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攻坚非洲猪瘟疫苗

比斯凯诺是国际上研究非洲猪瘟的权威专家,已经跟非洲猪瘟打了40多年的交道,他笑称:“40年前,我头发很厚很密,但今天我都秃顶了,这就是为什么非洲猪瘟病毒非常厉害的原因。”他介绍,在非洲猪瘟病毒可编码的蛋白中,科学家已经大致了解了至少100种核心蛋白的功能,其中一些诱导产生了大量的抗体,它们都具有很强的抗原性,但没有发生中和反应。一般来说,当动物感染上病毒,即使动物死亡也会诱发中和反应,但ASF病猪身上却从来没有发生过中和反应。“所以我们在想,是否ASF不是由蛋白来诱发中和反应?但我们还未能证明这一点。”
比斯凯诺介绍,在自然界中,所有的疫苗被发现都是因为有被感染的动物或人存活下来并完全康复,感染非洲猪瘟的猪也有幸存下来的,但过程都是慢性的,意味着它们体内仍有病毒,很难完全康复。“至今我们没有找到慢性康复和完全康复的猪在基因上的差别,这需要花很长的时间去找。”
疫苗研制一直是非洲猪瘟研究者的一大目标,但比斯凯诺表示,在欧洲,因为疫苗研发曾经遭受多次挫折,其实这个目标一度淡化。2018年,在养猪业规模更庞大的亚洲爆发非洲猪瘟后,欧洲的疫苗研发又重新热起来。
“每个人都‘哇哦’一声,我们得去帮助亚洲人造出疫苗。但疫苗并非惟一解决方案。”比斯凯诺说,其他解决方案包括切断病毒传播的多种路径,不让病毒有可乘之机,“这可能是最佳选项”。但他也承认,疫苗总是有价值的,疫苗更容易终结一种传染病。
据2018年10月西班牙动物卫生研究中心科学总监费尔南多·罗德里格斯(Fernando Rodríguez)博士的总结,全世界关于非洲猪瘟的研究只有1454篇,其中关于非洲猪瘟疫苗的仅有167篇,他的这篇文章发表于国外猪业网站pig333.com上。
罗德里格斯指出,“即使是非洲猪瘟在欧洲最盛行的时候,对疫苗感兴趣的课题组也不超过一打(12个)。”他表示,2000年前后,欧洲科学家们一度认为该病不会再带来什么隐患了。2000年年初,当时最好的一个非洲猪瘟疫苗实验室宣告关闭,紧密、协作式的全球疫苗研究已不再可行。
直到2007年,非洲猪瘟病毒卷土重来,进入东欧,2018年进入中国后,今年2月非洲猪瘟又在越南确诊,短短两月已暴疫情超百起。“现在我们必须抓紧了。”罗德里格斯近期写道。
据介绍,欧盟近期发起了针对非洲猪瘟疫苗的创新科研计划,制作了疫苗开发的潜在策略和可能的研究步骤等蓝图及路线图。“这是欧盟第一次开放此类研究,我不知道有多少实验室已经申请了这个项目,但有很多人很感兴趣,中国爆发疫情后,疫苗研发资金猛增。”据比斯凯诺所知,有几个非洲猪瘟原型疫苗(指在实验室中接受测试尚未达到商用标准的疫苗)正在不同的实验室进行稳定性、安全性和有效性三方面的评估。
《财新周刊》 4月15日 攻坚非洲猪瘟疫苗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实践与操练 » 攻坚非洲猪瘟疫苗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公路造价算量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