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如果你有敌人,那就给他提供大量信息 — 信息偏倚

Spread the love

在短篇小说《精确性科学》中,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描述了一个国家,在那里地图学发展成熟,有着极为详细的比例尺为1∶1的地图,和这个国家本身一样大。这样的地图让人学不到知识,因为它只是完全复制现有事物。博尔赫斯的地图是“信息偏倚”这种思维错误的极端例子:即错误地认为掌握的信息越多,做出的决定就越好。
我有一次搜索柏林的酒店,找到5家备选酒店,然后选了其中一个一下子就吸引到我的。但我又不太相信自己的直觉,还想再比较一下这5家酒店,于是我收集了很多的信息,努力地浏览大量的关于各个酒店的照片、评价、评估和博客文章,点击观看了无数的视频,两个小时之后我还是选择了自己一开始决定的酒店。额外信息的大量堆加并不能使人们做出更好的决定。相反,如果把为了寻找酒店而消耗的时间折算成钱,我应该都可以去住凯宾斯基(欧洲十大酒店之一,始建于1897年的柏林)了。
研究人员乔纳森·巴伦曾向医生提出如下问题:患者生了一种病,从症状上看有80%的可能是疾病A,但如果不是疾病A的话,就会是疾病B或C,这三种疾病的治疗方法不同,每种病的严重程度相当,而且每种治疗方法的副作用程度相近。作为医生你会建议按照哪种疾病给患者治疗?按照逻辑你应该会按照疾病A给患者治疗。
假如这时有一种诊断测试,对于疾病B测试结果显示阳性,对疾病C测试结果显示阴性,如果是疾病A则测试结果为阳性或阴性的概率各占50%。你作为医生会向患者推荐这个测试吗?被问到这个问题的大多数医生都会推荐这一测试,尽管从测试中得到的结果没什么意义。假设测试结果为阳性,那也只能知道患疾病A的可能性比患疾病B的可能性大。这一通过测试得到的额外信息对于作决定完全没有帮助。
不仅医生们有收集更多的信息的渴望,经理人和股民也渴望更多的信息,即使是不重要的信息。他们经常进行一个又一个的委托研究调查,尽管事实早已明了。
更多的信息不仅是多余的,有时甚至是有害的。圣迭戈和圣安东尼奥两个城市哪个人口更多?马克斯·普朗克学会的格尔德·盖格瑞泽向芝加哥大学和慕尼黑大学的学生们提出了这个问题。有62%的美国学生选择了正确的答案:圣迭戈,但德国学生则是100%全部答对,原因是所有德国学生都听说过圣迭戈这个城市,但没几个人听说过圣安东尼奥,所以德国学生就选择了他们熟悉的名字。而美国学生听说过这两个城市,他们有着更多的信息,反而容易出错。
想象一下有10万名经济学家——在银行、咨询机构和政府工作,再想象一下这些人在2005年至2007年所使用的纸张——用于研究报告和数学模型、所有经济评论、修改的演示文稿,以及彭博资讯和路透社的百万兆信息,仿佛是对“信息”表示敬意的狂欢的舞蹈,但所有这些都是空话,经济危机爆发弄垮了全世界,却没有人预料到它的发生。
结论:请你试着用最少的信息来生活,这样你可以做出更好的决定。很多信息其实是没有价值的——即使人们知道。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如果你有敌人,那就给他提供大量信息 — 信息偏倚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