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团队协作的五大障碍】重磅出击

Spread the love

必要的纠正

大 家回到公司后,纳帕谷会议上取得的进展马上开始退却,而且速度快得连凯瑟琳都觉得出乎意料。

不过,在失望中还是浮现出了一些希望,卡洛斯和马丁那两个部门联合召开了一次客户满意度的讨论会,这使员工们惊叹不已。但在凯瑟琳看来,这支团队的成员们还在相互防范着,而且对她也有戒心。

凯瑟琳在办公室观察之后,发现他们已经完全忘记了在纳帕谷两天会议所取得的共识。他们之间没有交流,甚至都没有交流的欲望。他们似乎很后悔那两天过多地袒露了自己,所以现在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凯瑟琳对这种情况见得多了。虽然她很遗憾这支团队没有完全贯彻会议上的理念,但她知道这是很典型的表现。她明白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马上采取行动,让这些成员的血液重新沸腾起来。但她不太肯定是应该一击中的,还是应该循序渐进。

回到公司几天后的一个下午,凯瑟琳在她主持的第一次领导层会议上采取了行动。她把本来定在上午召开的会议改在了下午。

因为尼克组织开一个特殊会议,讨论怎样赢得潜在客户。他邀请所有感兴趣的同事参加,但明确表示希望凯瑟琳、马丁、JR和杰夫能够到场。事实上简和卡洛斯也来了。

会议开始之前,尼克问:”JR去哪儿了?”

“他还没到。”凯瑟琳说,”我们先开始吧。”

尼克耸耸肩,发给每个人一叠彩页宣传材料:”这家公司叫作绿香蕉公司。”大伙听到这个名字都笑了。

“我也觉得很好笑。这公司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不管怎样,这是波士顿的一家公司,和我们既有互补性,又可能成为我们的潜在对手,到底会怎样发展很难说。不论是哪种情况,我认为我们应该收购这家公司,他们目前需要现金,而我们现在手头还有些钱。”

杰夫是董事会的成员,因此他非常关心这件事情,他先问道:”如果我们收购他们的话,我们会得到什么呢?”

尼克认为这次收购非常有意义,马上回答说:”我们会得到他们的客户、员工和技术。”

“他们有多少客户?”凯瑟琳想知道这一点。

还没等尼克回答第一个问题,马丁又问了一个:”他们的技术行不行呀?我从来没听说过这家公司。”

尼克仍然很快地作出回答:”他们的客户数量大约是我们的一半。”他看了看笔记,”大概20家,他们的技术无疑能够满足这些客户的需求。”

马丁看起来将信将疑。

凯瑟琳皱了皱眉:”这家公司有多少名员工?都在波士顿吗?”

“是的,公司大约有75名员工,除了7个人之外其余的都在波士顿。”

在纳帕谷开会的时候,凯瑟琳非常谨慎地保留自己的观点,以便让大家锻炼讨论的技巧。但在实际工作中她需要作出正确的决策,因此必须表明自己的立场。她说道:”等等,尼克,我觉得现在不太适宜收购其他公司。如果我们进行收购的话,我们需要把公司的规模扩大50%,外加开发一整套的新产品。我想我们现在已经有很多困难要解决了,可能无法应付这些。”

尼克虽然早料到会有人反对,但还是显得很不耐烦:”如果我们不大胆地采取类似措施,我们与竞争对手之间的距离就会越来越大。我们现在必须为长远着想。”

这次轮到马丁翻起了白眼。

凯瑟琳对尼克说:”首先,米琪也应该来参加这次会议,我想知道她对市场定位和战略有什么看法。而且我……”

尼克打断说:”就算米琪来了也没有用,这和公关或者宣传没有任何关系,这是发展战略的问题。”

凯瑟琳想打断尼克,因为他不应该这样说一个不在场的人,大家都看出了这一点,但她决定缓一缓再提这件事。她先说道:”我还没说完,我认为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会因为收购而更加恶化。”

尼克深吸了一口气,好像在说:我怎么和这些鼠目寸光之辈打交道呀。没等他说出口,简先说话了:”我知道我们现金比任何竞争对手都多,而且比硅谷90%的科技公司都要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急于花掉这些钱,至少在行业气候没有好转的时候还不能这样贸然地花钱。”

“我很尊重你,凯瑟琳。在组织会议和促进团队协作的时候,你是一个很好的执行官,但也许你不了解我们的业务。在这类事情上,我想你应该听从杰夫和我的意见。”尼克说完就后悔了。

屋里陷入了僵局。凯瑟琳认为,有人会发表评论来打击尼克刚才的说法,但她猜错了。马丁沉着脸看了看表:”嗨,对不起,我还有一个会议。如果你们需要我的话,告诉我一声。”说完他就走了。

凯瑟琳本来准备一旦看到有碍集体观念的行为就指出来,但她没有想到第一个机会竟是以她为中心。她知道自己非常有必要纠正这种行为,但是应该在私下提出来,而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批评这种做法。

“尼克,你认为我们应该继续坐在这里一起讨论,还是一对一地探讨?”

尼克仔细想了想她的问题:”我也许应该更痛快一点,告诉你们’如果有什么意见就直接说出来’,但这次我们还是一对一地交流吧。”他笑了笑,但这笑容转瞬即逝。

于是,凯瑟琳请其他人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去,只留下尼克一个人。她对其他人说:”下午领导层会议上见。”大家很庆幸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们走后,凯瑟琳放松下来,语气也变得很直接。这一点尼克没有预料到。

“好吧。首先提醒你不要随便指责一个不在场的同事,我不管你怎样看待米琪,但她是这支团队里的一员,如果你对她有什么意见,必须直接告诉她,或者告诉我,你应该用适当的方式表达自己的看法。”

这时,身高约1.9米的尼克就像个七年级的学生在校长办公室里受训一样。但只过了一会儿,他的反抗精神占了上风,他开始回击凯瑟琳:”你看,我留在这儿做什么呢?我们公司现在要很快发展起来,有很多关于并购的工作要做,我不能坐在这里……”

凯瑟琳打断他:”这么说整件事情就是为了你自己?”

尼克好像没听清她的问题:”什么?”

“你坚持要收购那家公司,就是因为你想为自己找点事情做吗?”

尼克不想举手投降:”不是,我确实认为那是个好主意,我们那样做的话,在战略上会处于优势。”

凯瑟琳坐在那里听着,尼克看起来更像一个犯人在接受审问。这时他开始倒苦水:”我的能力在公司里根本没有得到充分发挥。我横穿了大半个国家把家搬到这儿来,就是想有一天能让这家公司真正运转起来,但我现在觉得很厌倦、很无助。我眼睁睁地看着同事们把公司弄得一团糟。”尼克看着地下,摇着头,显得极端自责,而又拒绝接受事实。

凯瑟琳平静地说:”你不认为你也部分地造成了这种局面吗?

他抬起头来:”我不这样认为,我一直负责业务发展、兼并和收购这些事。事实上这样的事我们一件也没做,因为董事会说……”

“尼克,我说的是大局方面的。你对这支团队起积极作用,还是带来消极影响?

“你认为呢?”

“我认为你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她停了一下,”不论你负责的是整体运营还是其他什么,你应该会有许多事可以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说没有你可做的事。”

尼克试着解释道:”我不是说我羡慕你的职位有很多事可以做,我只是发泄一下……”

凯瑟琳抬起手说:”别担心,你随时可以发泄。不过我要说,我没有看见你行动起来帮助别人。如果你确实做了什么事的话,你也是在打击他们。”

尼克没有反应过来,他问:”那么你认为我应该怎么做呢?”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刚才你对我说的话,告诉他们你为了工作举家搬到这里,但是能力没有得到发挥……”

“那和我们收购绿香蕉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提到这个有趣的名字,他俩都笑了。

尼克继续说道:”我是说如果他们不能理解我的做法,那么或许……”他犹豫了。

凯瑟琳帮他说完:”或许怎样?或许你应该离开?”

尼克激动起来:”你希望我那样做吗?如果是的话,我确实应该离开了。”

凯瑟琳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尼克陷入困惑,然后说道:”不是我希望不希望的问题,而是你自己决定。你必须判断怎样做对公司有利,怎样做对你的职业生涯有利。

凯瑟琳自己都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儿残酷,但她肯定这样说是有意义的。

“我认为这两件事并不矛盾。”尼克争论道。

这两件事是不矛盾,只是其中一件事要比另一件事更重要。

尼克看着墙壁,摇摇头,不知道应该对凯瑟琳发火,还是应该感谢她。”随便怎样吧。”他站起来走了。

 
 

希望之火

下午两点,大家都在主会议室里就座,等着领导层会议开始。除了尼克和JR之外,每个人都到了,凯瑟琳看了看表,决定开始:”好,今天我们把每个人的职责明确一下,然后为年内赢得18家新客户做准备工作。”

杰夫刚要问凯瑟琳”尼克和JR去哪儿了”,这时尼克走了进来。

“对不起,我来晚了。”桌子旁还有两个空座位,一个在凯瑟琳旁边,一个在桌子的另一头,他选择了离凯瑟琳较远的那个位子。

根据上午刚刚发生的一切来看,凯瑟琳不会批评尼克开会迟到,其他人也看出了这一点。她开始进入会议:”在我们开始之前,我要……”

这时尼克打断说:”我有话要说。”

大家都认为尼克有失礼貌,他这样打断凯瑟琳,而且在她第一次主持正式领导层会议上就来晚了,更显得胆大妄为。奇怪的是,凯瑟琳没有一点儿生气的样子。

尼克开始说:”听着,我有话想一吐为快。”

没有人说话,他们心里都迫不及待地想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首先关于今天上午的会议,我考虑得不周全,我应该请米琪到场,我那时对她的评价是不公平的。”

米琪愣住了,随后显得非常生气,但她什么也没有说。

尼克对米琪说:”别着急,米琪。我待会儿告诉你是怎么回事,不是什么大事。”

奇怪的是,尼克的直率和自信真的使米琪镇静了下来。

他继续说道:”其次,虽然我相信绿香蕉公司值得我们考虑,但我坚持收购主要是因为自己想找点事情做。你们知道吗?我开始后悔到这里工作,我只是想做成一些事情,但是我没法说清楚自己在过去的18个月到底都做了什么。”

在场的人除了凯瑟琳以外都很惊讶,因此简疑惑不解地看着凯瑟琳。

“现在我认为自己应该面对现实,作出决定。”尼克停了一下,继续道,”我需要改变,我需要为这支团队、这家公司作出更多贡献,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如果我做不到这些的话,我就离开这里,但我现在还不会那样做。”

凯瑟琳很想告诉大家,她早就知道尼克一定会想通的,但她后来不得不向她丈夫承认其实自己当时认为尼克会走。她估计错了,尼克留了下来,这使她很惊喜。

屋里一片寂静,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回应尼克,因为他的发言既不符合他平时的性格,也不符合这支团队的风格。凯瑟琳想祝贺尼克想通了,但她决定让事实说明一切。在确定大家已经认识到当前的大好局面,没有人作出补充的时候,她首先打破了沉寂:”我来宣布一件事。”

马丁认为凯瑟琳会和大家拥抱来相互祝贺,或做出其他感性的举动,但她的话出人意料:”JR昨天晚上宣布退出了。”

“什么?”马丁第一个作出反应,”为什么?”

“还不太清楚,”凯瑟琳解释说,”至少他还没向我解释。他回加权软件公司继续做他的副总裁去了。”凯瑟琳犹豫了一下,觉得下面的话说出来不太好,但还是说道:”他还告诉我,他不想再浪费时间开会解决个人性格问题了。

凯瑟琳停下来,紧张地看着大家有什么反应。

米琪先说道:”好吧。你们不认为所谓建立团队协作的事搞得太大了吗?我们这样做是使事情好转,还是更糟了呢?”

这次连卡洛斯都抬了抬眉毛,好像很赞同米琪的观点。屋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局势的发展似乎对凯瑟琳越来越不利了。

凯瑟琳在随后3秒内异常紧张,仿佛从未有过这样长的3秒钟。这时马丁发表了看法:”嗯,我想你们早就知道我不赞同做这些所谓建立团队协作的事,这在我看来就像饭碗中进了苍蝇一样讨厌。”

凯瑟琳不需要他这样的描述。

马丁继续说:”但JR真是可恶!我认为他根本就是担心自己卖不出东西。”

杰夫同意他的看法:”几个月以前我们在机场喝啤酒时,他就向我承认,他以前从来没有搞过这种人们一无所知的新产品的销售。他希望自己销售的东西已经具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他还说自己从来没有失败过,他不想在这家公司尝到失败的滋味。”

简补充道:”而且他不喜欢我们问他销售的事,他觉得我们是在给他施加压力。”

米琪也插话道:”我们已经销售出去的东西大部分是马丁和杰夫卖的,我觉得JR那个家伙根本不知道怎样……”

凯瑟琳刚要打断她,这时尼克说话了:”听着,虽然我个人最不赞同JR的做法,但我们现在不要这样,他已经走了,我们应该想想今后怎么办。”

卡洛斯自告奋勇:”在找到别人之前,我可以接管销售的工作。”

简很高兴有卡洛斯帮助她,即使在大家面前她也忍不住喜形于色:”我们很感谢你愿意承担这个工作,我们这里还有另外两个人也有时间,而且有做销售的经验。”她看着杰夫和旁边的尼克,”就是你们两个。”

杰夫马上说:”别误会,你让我做什么事我都愿意,但我从来没有做过销售,一点儿都没接触过。但是如果旁边有人指导的话,我愿意试试向投资商和客户推销我们的产品。”

米琪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尼克,你在以前那家公司不就负责运营吗?你早些时候还领导过一支销售团队。”

尼克点点头。

马丁补充说:”我记得我们面试尼克的情况。”马丁总是习惯以第三人称说某个人,就好像那个人不在这间屋子里,虽然他并不是故意显得无礼,但是这种称谓显得不太亲切,”他说他想在职业生涯上有所突破,不想只坐办公室了,他想负责更综合的领导职务。”

尼克又点了点头,很惊讶马丁居然记得那么清楚:”对,我以前觉得自己被限制在销售上了。”

大家都不说话,于是尼克继续说道:”但是我要说我在销售上做得很好,而且我很愿意做销售。”

凯瑟琳抑制住想大力推荐尼克的冲动,但杰夫按捺不住了:”你已经和销售团队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而且你必须承认,你对我们没有获得更多生意感到很失望。”

卡洛斯开玩笑说:”来吧,尼克,你要是不做的话,他们就不得不依赖我了。”

凯瑟琳冲尼克耸耸肩,意思是说:他说得对。

“这样的话我就不敢推托了。”

正在这时,火灾警报响了。

简用手拍拍脑袋说:”呀,我忘了我们今天要进行消防演习。半月湾消防部说,以后每年要做两次这样的演习。”

大家开始慢悠悠地收拾东西。

马丁最后幽默地说:”上帝呀,刚才我以为我们要集体拥抱呢。”

 
 

泄密

几天后,凯瑟琳的笔记本电脑出问题了。她给IT部打电话,看看那里有没有人能帮她修理。IT部只有4个人,负责人叫布兰登,是简的直接下属。因为部门很小,所以接电话的就是布兰登本人,这一点儿都不奇怪。特别是来电话的是公司高管,而且还是CEO本人。

布兰登马上过来,找到了问题所在。他告诉凯瑟琳,他需要把笔记本电脑拿去修理,她同意了,但告诉他这个周末之前需要修好。

“哦,好的。你们要去开会,是吧。”

凯瑟琳一点儿都不奇怪布兰登知道开会的事。事实上她很高兴员工们知道管理层不在公司时都在做些什么。但是,他接下来说的话引起了凯瑟琳的注意。

“我希望我能变成一只苍蝇去看看你们的会议。”

凯瑟琳忍不住问道:”哦,是吗?为什么?”

布兰登技术很好,但缺乏社会交往的技巧,他想都没想就说:”大家即使花钱都想看看米琪怎样回答关于她的态度问题。”

虽然凯瑟琳知道公司里的人对米琪的态度很关注,这不是坏事,但她还是不太高兴,她不知道除了布兰登之外,还有多少人了解领导层会议的细节。

“哦,我想那并不是我们开会的主要目的。”

凯瑟琳知道没有理由责怪布兰登,所以转移了话题:”不管怎样,谢谢你帮我修理电脑。”

布兰登走了,凯瑟琳则考虑怎样处理简和其他一些人的问题。

 
 

第二次纳帕谷会议

下一个星期,也就是被称作”消防演习”的那次会议之后几天,第二次纳帕谷会议开始了。

凯瑟琳用上次那句话开始了会议:”较之竞争对手,我们拥有更多的资金、更好的技术、更有才华和经验的管理人员,但我们却落后于竞争对手。要记住,我们来这里的原因是要成为更高效的团队。”

然后她提出了一个很有挑战性的问题,不过她的语气并不显得唐突:”我有一个问题需要每个人回答。你们是怎样和下属描述我们上次会议的?”

尽管凯瑟琳努力控制自己,但这个问题还是造成了一丝紧张的气氛。于是她解释说:”我不是要责怪谁,我只是想让我们的行为更统一,更像一支团队。”

杰夫先说道:”我什么都没告诉他们,一点儿都没说。”

大家都笑了,因为杰夫已经没有直接下属了。

米琪接着说道:”我只是说我们进行了一次交心的谈话。”她说这话的时候想显得幽默些,但是大家都看出她说的是实话,所以没人笑。

马丁突然变得很不耐烦:”如果你对我们所做的有意见,就直说吧。我承认,我和我手下的工程师们真诚地谈了一次话。他们想知道我们有没有在白白浪费时间,我认为他们有权利听到我们的解释。如果这违反了什么保密性原则的话,我感到抱歉。”

马丁的话与他平时的性格很不相符,大家都愣住了,因为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带有感情地说这么多话。

凯瑟琳几乎笑了出来:”噢,我没有生任何人的气,我没有说过我们不能告诉下属开会的事。事实上,上次我就应该明确表示我们可以告诉他们。”

马丁看上去松了一口气,显得有点尴尬。

这时简说话了:”我告诉下属的可能比别人要多些。我想可能有人跟你说了什么吧。”

凯瑟琳觉得被简看出自己的意图了:”嗯,我问这个问题确实是受你一个下属的启发。”

米琪似乎很高兴简暴露了出来,这样就没人追究她了。

凯瑟琳继续说:”这并不是针对你或者其他什么人。我只是想看看当涉及保密和义气的时候,大家是怎样做的。”

“你说的义气是什么意思?”尼克想知道。

“我是说你们认为自己的首选团队是哪个?”

大家都很困惑,这在凯瑟琳的意料之中,她解释说:”我说的不是保密的问题,至少不是我的重点,我说的是更重要的事。”

凯瑟琳很恼火自己无法解释清楚,于是直截了当地说:”我是想问你们,你们认为我们这支团队和你们领导的部门哪一个更重要。”

这一下所有人似乎都明白了,他们心里的答案让他们感到很不安。

简问道:”所以你怀疑我们和下属说了应该只有我们这里的人才知道的事情。”

凯瑟琳点点头。

米琪第一个回答说:”我和我自己的团队比和这里的人更亲近一些,我很抱歉这么说,但这是事实。”

尼克点了点头:”我想对于我来说也是如此,除了我刚接管的JR的销售团队之外,我和自己的团队比和这里的人要亲近。”他想了想,”而且我肯定再过几个星期,我和销售团队的亲密程度肯定比和这支团队要高了。”

虽然尼克的话像个玩笑,大家也确实笑了,但这其中隐含的事实使屋里的气氛一下子消沉了很多。

简接着发言:”我想我们所有人都承认,我们认为自己的团队比这支团队更重要。”她停了停,继续说:”我自己更是如此。”

这句话引起了每个人的注意。

“你能说具体些吗?”凯瑟琳轻声问。

“好。大家都知道,我和我的下属关系很密切,8个直接下属中有5个以前在其他公司时就一直跟随我。我对他们就像父母对孩子一样。”

卡洛斯开玩笑说:”她是一个很细心的妈妈。”

大家都笑了。

简笑着点点头:”是的,我承认。并不是我特别感性或者别的什么,只是他们习惯了我为他们准备好一切。”

凯瑟琳点点头,似乎完全理解了她的话。

马丁替简说话:”那不是坏事。我手下的工程师们也知道我会维护他们,为他们解决问题,所以他们很卖力地为我做事。”

简补充说:”而且事情不顺利的时候他们不会撒手不管,我的人对我非常忠诚。”

凯瑟琳只是听着,但尼克觉察出她要提出相反的意见:”你能说这不是好事儿吗?你也希望我们都是好的主管呀。”

“我当然希望你们都是好主管。”凯瑟琳告诉他们,”我很高兴听到你们对自己的下属这样有信心,这和我先前做的’民意调查’非常吻合。”

大家都等着她说下去,好像在说: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

凯瑟琳继续说道:”但是如果公司的经理们不能真正成为一支团队,这就会使他们自己和公司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你们看,麻烦来了,到底哪支团队是自己的第一团队呢?”

杰夫疑惑地问道:”第一团队?”

是的,更重要的团队。而且这与团队的最后一种障碍紧密相关,在你们的第一团队中,大家必须把团队的利益摆在个人利益之上“她环视在场的人,让他们知道这话是很重要的。

即使我们对自己的下属很有感情,他们也很感激这一点,但是你们不能丢掉对我们这支团队的忠诚和责任。

大家回味着她这句话的含义。

简第一个开口:”这不太容易,凯瑟琳。我是说我很容易装作赞同你的说法,违心地向你保证这支团队是我的第一团队,但是我不可能放弃自己苦心经营的团队。”

卡洛斯想找一个两全其美的说法:”我认为你不需要放弃。”他看着凯瑟琳,希望得到她的确认。

凯瑟琳犹豫不决,好像不太同意他的话:”嗯,你不需要放弃你自己的团队,但你必须愿意把这支团队放在第二位。对你们很多人来说,那样做可能和放弃差不多。

大家有点失望地斟酌这个残酷的要求。

杰夫想带动大家的情绪:”这对我来说多糟呀,你们本来就是我的第一团队,我没别人可以去倾诉或者抱怨。”包括米琪在内的所有人都笑了。虽然杰夫在开玩笑,但他们知道他说的是实话,都很同情他。

凯瑟琳觉得有必要说得更清楚:”我不知道怎样说你们能好受些,但我想说建立一支团队是很不容易的。”

没人说话,凯瑟琳看到他们脸上的疑惑表情,她没有受影响,因为他们不是疑惑团队的重要性,而是疑惑怎样去建立团队,凯瑟琳始终很欢迎大家有这种积极的疑惑。

 
 

艰难前进

凯瑟琳继续说道:”听我说,我们不是要在今天就完全解决这个问题。这是一个过程,我们不用太担心。我们只要决定建立一支团队,以后再把它放在第一位就不会那样为难了。

大家看起来不那么沮丧了,于是凯瑟琳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们到现在为止进展如何呢?”

杰夫先发言:”我想我们不能否认上次会议之后发生的事情。我是说,如果你当时告诉我JR会退出,我们将让尼克接管他的工作,我一定会批评你所做的这些。”

尼克表示同意:”是的,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做这项工作,而且会喜欢做这个。但是我想我们应该保持良好的状态,所以我接管了这项工作。我们需要做的事还很多。”

凯瑟琳重新调整讨论的方向:”但是我们作为一支团队表现得怎么样呢?

简回答:”我觉得我们做得还可以。我们看起来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所以才会产生一些无法避免的矛盾。”

大家都笑了。

“我不清楚,我已经开始怀疑了。”通常在讨论过程中的这个节点上,凯瑟琳听到这样的评论都不会感到意外,但是说这话的人竟是卡洛斯。

“为什么?”她问。

卡洛斯皱了皱眉:”我不知道。我好像还是觉得我们讨论的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也许我只是缺乏耐心罢了。”

“你认为什么是要紧的事?”简奇怪地问道。

“我不想在这儿引起争论……”

凯瑟琳打断他:”我希望你说出来。”

卡洛斯笑了:”好吧。我怀疑我们的投入没有很好地定位。

马丁觉察出卡洛斯可能是在说他,他的感觉确实很准:”你说的投入是指什么?”

卡洛斯结巴着说:”我也不清楚。我想现在我们的工程部门过于庞大了,几乎占公司员工总数的1/3。我们或许应该在销售、市场和咨询上多投入一些。

马丁面不改色,他选择了一种他称作苏格拉底式的反击——那是苏格拉底问答法的讽刺版本。在他正要巧妙地回击卡洛斯的时候,米琪插话进来:”我同意卡洛斯的说法。老实说,至少有一半的工程师我都不清楚他们在做什么,我赞同把更多的钱投入到市场和宣传上。”

马丁叹了口气,好像在说”又来了”。在场的每个人都看出了他的不满。

凯瑟琳阻止谈论继续进行下去:”好吧,这件事先放在一边。我们不要装作一切都很顺利的样子,我们要对董事会和员工负责,找出资金的最佳投入方式。这不是碰运气,要讲究战略才行。”

气氛有所缓和之后,凯瑟琳开始调动情绪,她直接问马丁:”我想你对别人质疑公司在工程上的投资力度感到很厌倦是吧?”

马丁很平静,但很认真地说:”你说得太对了。他们不明白的是,其实我们没有把钱投在工程上,而是投在技术上。我们是一家生产产品的公司,我没有把钱花在带工程师打高尔夫球的活动上。”

“马丁,”尼克说,”工程师通常不打高尔夫球。”幽默之后,这位新的销售主管继续说道:”我们不是说你不负责任,而是说你可能有点偏见。”

马丁不肯让步:”偏见?听着,我接听的销售电话不比你们任何人少,而且我还和分析人员谈过……”

简插话进来说:”马丁,等等。我们不是质疑你对公司的贡献,只是你对工程了解得比别人多,这使得你希望把钱投在产品上。”简最终说出了问题所在:”为什么一有人对工程发表评论,你就急呢?”

这话就像在马丁的头上浇了一桶冷水,并且溅到了在场的每个人身上。

米琪接下来说话了,但她的语气比平时要温和得多:”她说得对,你的反应就好像我们在质疑你的才能。”

马丁现在镇定多了,他坚持说:”难道你们没有吗?你们实际上在说我用太多的钱来开发和维护我们的产品。”

简比米琪更婉转:”不是,我们说的比那个范围要广。马丁,我们在说我们的产品需要好到什么程度才能在市场上取胜。我们讨论未来在技术上要投入多少努力,因为如果以后在技术上投入过多,现有的产品缺少宣传,市场不能充分认可我们的产品,代价就太大了。”

凯瑟琳停止了旁观,也加入简富有远见的评论中:”而且你个人无法估算出这些。我认为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可以独立估算出来,我们需要倾听大家的意见和展望。”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大家的解释越合理,马丁就越显得烦躁。他本来想要指责米琪,但被简和凯瑟琳说得无言以对。

“听着,我们投入了那么多时间开发产品,我不想有人说我们公司垮掉是因为产品不好。”还没来得及有人告诉他这正是团队协作第五大障碍的表现,马丁先说了:”我知道这听起来好像是我在逃避责任,而不是去推动公司获得成功,但是……”他好像找不出什么更好的解释。

这时简给了他一个台阶:”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关心财务的事吗?”这是个设问句,因此她自己回答说:”我可不想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我们公司因为没有管理好资金而倒闭。卡洛斯不想让客户服务上的问题给我们抹黑,米琪则不想公司因为不能树立品牌而垮台。”

即使是这种大家都有一份的批评,米琪也不愿承担自己的那部分,她看了看简,好像在说:我可没那么想。

简没有理会她,对其他人说:”听起来好像我们在’泰坦尼克’号上拼命抓救生艇。”

“我觉得情况没有那么严重。”尼克反对道。

凯瑟琳肯定了她的首席财务官简的比喻:”嗯,我们设法离救生艇近一些,以防万一。”

尼克点点头,好像说:好吧,我同意。凯瑟琳把话题拉回来,直接问马丁:”我们说到哪儿了?”

马丁深吸了一口气,摇摇头,似乎对刚刚发生的所有事表示不满,然后出乎大家意料地说道:”好吧,我们来计算一下投入吧。”

他走到记录板前,在上面标出他整个部门的情况,说明每个人所负责的工作以及如何相互协调。他的同事们确实感到惊讶,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工程板块有如此多的工作,而且那样环环相扣。

马丁结束后,凯瑟琳给大家两个小时的时间讨论到底应该加大还是减少在工程方面的投入,如果减少的话,怎样把资源更好地用在其他工作上。在讨论过程中,大家时不时地激烈辩论,相互交换意见,在各自主张的基础上作出让步,随后发现似乎也说不清哪个主张是绝对正确的。

最重要的是,包括凯瑟琳在内的所有人都至少有一次拿起记录笔走到记录板跟前向大家解释。如果有人打呵欠,也是因为争论得筋疲力尽了,而不是因为觉得枯燥乏味。

最后,杰夫提出了一个解决办法,他建议取消一项尚未开始研发的产品,再将另一项拖后至少半年。尼克随后提出重新安排负责那些产品的工程师,培训他们帮助销售代表进行产品宣传。

大家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意见,制定出一个紧凑的时间表,随后都惊讶地盯着记录板上的那些复杂而有效的建议。

接下来凯瑟琳让大家去吃午餐,并补充说:”我们回来后要讨论克服人际交往时的尴尬以及共担责任。

“我等不到吃完饭了。”马丁的话并不是要表达什么不满,大家知道他确实对讨论感兴趣了。

 
 

共担责任

午饭过后,为了让大家保持上午讨论时的动力,凯瑟琳决定制胜的法宝就是讨论实际问题。

于是,她让尼克带领大家回顾了那18家新客户的进展情况。尼克走到记录板前面,写下上次会议时大家制定的4个工作重点:产品演示、竞争分析、销售培训和产品手册。尼克从第一个开始说起。

“好,马丁,你的产品演示项目进展如何?”

“我们比计划的要快,事情比我们事先预料的要容易一些,所以我们可能提前1~2个星期完成。卡洛斯帮了我们很多忙。”

尼克不愿意浪费时间,很快往下进行:”很好。卡洛斯,竞争分析怎么样了?”

卡洛斯看着面前桌上的一打稿纸:”我带来一份最新的总结报告,但我现在找不到了。”于是他不找了,”不管怎样,我们还没有真正开始,我连开个部门会议的时间都没有。”

“为什么?”尼克比凯瑟琳预想的要耐心。

“嗯,老实说因为你的人没有到位,我一直忙着帮马丁做产品演示。”

屋里一片寂静。

尼克希望能明确提出问题:”好吧,我的人有谁没有到位?”

卡洛斯不想直说:”我不是抱怨他们,只是……”

尼克打断他:”没关系,卡洛斯,告诉我谁应该多参与一些。”

“嗯,我想主要是杰克应该帮忙,然后是肯,我想如果可能……”

这时凯瑟琳打断说:”有没有人注意到有什么问题?

尼克率先回答说:”是的,我需要和我的员工沟通一下,确认他们准备好了帮卡洛斯的忙。”

凯瑟琳承认确实是这样,但是她指的是另外的事:”但是卡洛斯呢,你不觉得他应该早些找你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等到今天吗?他没有开始竞争分析,但是你们谁也没提出来。”

屋里又陷入了令人不快的沉寂。

卡洛斯并没有因为老板的问题而不高兴,他似乎很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马丁插进来:”要提醒一个总是很忙的人不太容易。”

凯瑟琳点点头,随后坚定地补充道:”你说得对,但这不能作为理由。事实上卡洛斯是公司的主管,他应该更好地实施我们的决策,我们还应该提醒那些没有听他安排的人。”

凯瑟琳注意到卡洛斯这时有点儿成为众矢之的了,所以她明确地告诉他:”卡洛斯,我只是拿你举个例子,因为你更容易犯这样的错误,其他人也是如此。有的人很难共担责任,因为他们太重要了,很多工作都要管一些。有的人不愿意负责,还有人过于斤斤计较。我想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对一件事情负责,甚至是对自己的孩子。”

这个说法得到了在场的一些人的赞同。凯瑟琳继续说道:”我希望你们能相互督促,看看都做了些什么,怎样安排时间,有没有取得进展等。”

米琪提出反对意见:”但是那样的话似乎就缺乏信任了。”

凯瑟琳摇摇头说:”不会的。信任并不是认为别人和自己一样,不需要改进;信任是指当你的同事督促你前进的时候,你能够认识到他们这样做是因为他们关心这支团队。

尼克澄清说:”但是我们要讲究方法,不能打击别人。”

他的话听起来更像一个问题,于是凯瑟琳回答说:”正是如此。要礼貌地指出来,要使人觉得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不管怎样,一定要指出来,不能保留不说。

大家看起来充分理解了这句话,等了一会儿,凯瑟琳示意让尼克继续说。

尼克很高兴地继续说道:”好的。我们说到第三个任务了,这一点是关于销售培训计划,是由我自己负责的。我们刚刚开始,我为我的销售员们拟订了两天的培训计划,我认为在座的各位到时候都应该参加。”

米琪疑惑地说:”为什么?”

“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该把自己当成销售人员,尤其是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赢得那18家新客户。”

凯瑟琳确认说:”对。”

尼克继续说:”那么我们都要参加,我们需要弄清楚怎样做才能对销售人员有所帮助。”尼克把培训时间告诉大家,他们都记在了各自的日程表中。

米琪还是显得有些烦躁。

“有什么问题吗,米琪?”尼克问。

“没有,继续吧。”

尼克不想继续,因为米琪明明有不满的地方,他继续催促她说:”不,如果你认为自己有理由不参加销售培训,我很愿意听一听。”他停下来看着她会不会作出反应,但她没有那样做。于是,他继续说:”老实说,我认为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了。”

这时,米琪嘲讽地说道:”好吧,那样的话,我也希望大家下周都能参加我召开的产品市场会议。”

尼克认真地说:”真的吗?如果你认为我们都到场会有所帮助,那么我们就都去。”

米琪冲口而出道:”不用了,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我会去参加你的销售培训。除了马丁之外,我不需要别人参加我的产品市场会议。”

这时凯瑟琳清楚地意识到米琪必须离开这支团队。不幸的是,接下来的5分钟比凯瑟琳预想的还要糟。

 
 

个人成绩

现在尼克进行到列表中的第四项:”好,我们的产品手册做得怎么样了?”他这个问题是问米琪的。

“我们已经完成了。”米琪想尽量不显得扬扬自得,但是大家还是都看出她确实非常得意。

尼克有点惊讶:”真的吗?”

米琪觉得同事们不太相信她,她伸手从电脑包中取出一叠散页纸,把它们传发给每个人:”这个计划下星期就可以拿去印刷。”

大家仔细查看着手册的设计和内容,屋里寂静无声。凯瑟琳能够感觉到大多数人对这份材料的质量感到满意。

但是尼克看上去不那么高兴:”你是不是能跟我说说这事?我们的销售人员为这些手册出去做了客户调研,现在他们肯定会有点儿恼火,因为他们会发现自己的投入并没有……”

米琪打断说:”我的员工比公司里任何人都了解这项工作。如果你想让你部门的人补充一些内容,我没意见。”她虽然这样说,但显然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尼克看上去有点儿气愤,不仅因为对眼前这份东西大感意外,而且因为米琪向他呈现这份东西的方式竟如此无礼。随后米琪说道:”好吧,我会给你一份名单,在我们拿去印刷之前这些人需要看一下手册。”

米琪的进步就因为她对尼克的态度而被抹杀了。

杰夫想打个圆场:”好吧,不管怎样,你和你的员工做得很好。”

米琪听到这个肯定,又有点儿得意忘形起来:”嗯,我投入了很多精力,这是我做得最成功的宣传品。”

大家看着这位同事如此缺乏谦逊的品质,都很不舒服。

这时凯瑟琳觉得应该到此为止了。她告诉大家中午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到下午6点吃饭的时候再回来。她让大家回去,只留下米琪。

 
 

辞退

大家都离开了会议室,门一关上,凯瑟琳就感到一丝疲惫,很想独自出去散步。我什么时候能够做完这些事呀,她想着,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米琪并不清楚凯瑟琳让她留下的目的。凯瑟琳不知道这对米琪来说是解脱还是痛苦,但她马上就会知道答案了。

“我们要谈的可能你会觉得不太好受,米琪,你要有心理准备。”

这位市场部主管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醒悟,但她很快就恢复了常态:”是吗?”

凯瑟琳深吸了一口气,直截了当地说:”我认为你不适合这支团队,我知道你也不愿意待在这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米琪非常吃惊,这让凯瑟琳很难受,不过她告诉自己必须面对这一切。

米琪简直无法相信:”我?你开玩笑吧!在所有人中,你认为我……”她没有说完,紧紧盯着凯瑟琳,”我?”

奇怪的是,事情摆在桌面上,此时凯瑟琳反而觉得轻松多了。她见过很多主管在这种场合下能够保持镇定,而且米琪比一般的人更聪明。

“这是为什么?”米琪问。

凯瑟琳平静地解释说:”米琪,你不太尊重你的同事,不愿意向他们敞开心扉。在会议上,你给其他所有人包括我,造成了消极影响。”虽然凯瑟琳知道自己所说的一点儿没错,但还是觉得对于一个没有思想准备的人来说,这种指责似乎太直接了。

“你认为我不尊重同事?问题是他们不尊重我。”米琪话一出口,就意识到这话其实出卖了自己。她略显疲惫,试图解释说:”他们无视我的才干和经验,而且他们根本不知道怎样宣传软件产品。”

凯瑟琳静静地听着米琪的话,这些话更加坚定了凯瑟琳的决心。

米琪觉察到了这一点。她很平静,但开始怨恨,向凯瑟琳进攻:”凯瑟琳,你知道如果我走的话,董事会会有什么反应吗?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你已经失去了销售主管和市场部主管。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担心自己的饭碗了。”

“非常感谢你的关心,米琪。”凯瑟琳的回答稍稍带一点讽刺意味,”但我的工作不是取悦董事会,而是建立一支能使这家公司顺利运转起来的管理团队。”她用同情的语气说:”我只是想你不会喜欢在这种处境下继续留在公司。”

米琪这时吸了一口气:”你认为只要我走,公司就可以好起来了吗?”

凯瑟琳点头说:”是的,我是这样认为的。而且说实话,我相信那样对你个人也是有好处的。”

“你怎么知道?”

凯瑟琳真诚而温和地告诉她:”你也许会找到更欣赏你的才干和风格的公司。”下边的话凯瑟琳本不想说,但她觉得米琪应该听听这话,于是继续说道:”但如果你不反省自己的话,恐怕一切没那么容易。”

“什么意思?”

“我是说你不容易相处,米琪,也许是因为决策科技有限公司的问题……”

米琪没等凯瑟琳说完就打断了她:”当然是决策科技有限公司的问题,我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凯瑟琳不相信这一点,但她不想在米琪的伤口上撒盐:”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在别的公司肯定会更愉快的。”

米琪盯着面前的桌子,凯瑟琳认为她已经清楚当前的局势,甚至可能接受事实了,但她想错了。

 
 

离开或改变

米琪离开了会议室,以便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几分钟之后她又回来了,看上去比刚才更情绪化,而且更坚定。

“好吧,首先我不会辞职,你要我走的话就得解雇我。我的丈夫是一名律师,我想你和我打官司的时候不会好过。”

凯瑟琳没有畏缩,反而充满真诚和同情地回答:”我不会解雇你,你并不是非走不可。”

米琪看起来很困惑。

“但是你的行为必须彻底改变,而且要很快改变。”凯瑟琳停了停,让米琪考虑她所说的话,”说实话,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做这些改变。”

米琪的表情表明她肯定不愿意作出改变,她辩解说:”我不觉得我的行为有什么问题。”

凯瑟琳说:”当然你的行为不是这里唯一的问题,但却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你根本不参与你部门之外的事情,你不接受同事的意见,或者当你做错的时候也不道歉。”

“当我做错的时候?”米琪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凯瑟琳不敢肯定米琪是假装还是真的没有意识到。不管是哪种情况,她必须明确地告诉米琪,于是平静地说:”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总是翻白眼,对别人作出失礼的评论,比如指责马丁是自大狂。你不喜欢参加销售培训,而那是公司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我必须说所有这些行为都很出格。”

米琪站在那里发愣。在铁的事实面前,她似乎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尴尬的处境。但是在她缴械认输之前,她还剩一些弹药没有发射出来:”听着,我受够了别人指责我。我不会改变自己去适应这样一支差劲的团队,但我也不会按你的意思离开,这是原则性的问题。”

凯瑟琳充满信心地问:”什么原则?”

米琪一时答不上来。凯瑟琳不急于打破沉寂,她想让米琪充分意识到自己的话是不能成立的。最后,米琪说道:”我要3个月的工资赔偿,还有我的股权必须兑现,正式文件上必须表明是我自己主动提出辞职。”

凯瑟琳很愿意满足米琪的这些要求,但她知道不能表现得过于欣喜:”我不知道能不能满足你提出的这些条件,但我会尽力去做。”

又过了几分钟。

“那么你想让我现在就走吗?我是说都不能等到我吃完饭?”

凯瑟琳点点头:”下星期你来公司收拾你的东西,到人力资源部办理离职手续,我尽量为你提供你刚才所要求的东西。”

“你知道你们其实已经不行了,不是吗?”米琪想要惩罚凯瑟琳,”我是说你们没有销售主管和市场部主管了,而且这样的话我手下也会有一些人离开。”

凯瑟琳以前经历过不少这种情况,而且她已经同米琪的下属接触过,知道他们和别人一样也了解自己主管的缺点。但她觉得最好装出很关注这件事的样子:”如果那样的话,我当然能够理解,但我希望不会那样。”

米琪摇了摇头,似乎又要开始长篇大论,但她最后拿起电脑包就走了。

 
 

沉重一击

在剩余的午休时间,凯瑟琳在葡萄园里散步。当大家重新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她觉得精力很充沛,但是完全没有预料到随后发生的事情。

还没等凯瑟琳提出这个话题,尼克就问:”米琪去哪儿了?”

凯瑟琳遗憾地告诉他们:”米琪不会回来了,她要离开公司了。”

凯瑟琳没有想到在座的人会如此惊讶。

“这怎么可能呢?”简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我在这里说的必须保密,因为这涉及离职员工的法律权利。”大家都点点头。

凯瑟琳于是开门见山:”我认为米琪不愿意改变自己的言行,而她的行为对团队造成了伤害,所以我请她离开公司。”

没有人说话,他们只是互相看着对方以及面前桌子上的宣传手册。

终于,卡洛斯开口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怎么对待这件事的?我们的市场工作怎么办?”

尼克也问道:”我们怎么对员工解释,怎样告诉媒体?”

虽然凯瑟琳对他们的反应感到吃惊,但马上给出了答案:”关于米琪的反应我不想说得太多,她有点意外,有点恼火,不过这并不奇怪。”

大家等着凯瑟琳回答另外几个问题。

她继续说道:”我们要继续做市场工作,我们会再找一个人来担任市场部主管。不过,我们公司现在有很多值得一用的人可以暂时接管这些工作,我一点儿都不担心。”

大家似乎都理解并且同意凯瑟琳的解释。

“我们可以告诉员工和媒体,米琪到别处继续发展了,在这种问题上我们没有更多的解释余地,但是我们不要被别人的反应吓倒。只要我们齐心协力,取得进步,员工和那些评论家就不会说什么了。而且我认为大多数人,尤其是员工,不会觉得太意外。”

虽然凯瑟琳很自信,她的话也很符合逻辑,但屋里的气氛还是趋于消沉。凯瑟琳知道她应该把重点放在实际问题上,这样才可以督促他们振作精神,但她不清楚自己要抛出多少话题才能让大家不去想米琪的事情。

 
 

打消疑虑

从当天晚上到第二天下午,他们主要讨论业务的细节问题,讨论重点放在销售上。虽然团队明显地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凯瑟琳无法否认米琪的离去仍然影响着会议的气氛。她决定冒险一试。

午饭过后,凯瑟琳对全体人员说:”我想花几分钟时间说一些题外话,我想知道你们对于米琪离开公司有什么看法。因为在下周向公司的员工说明之前,我们这里的人需要确保意见一致。”凯瑟琳知道,即使表现最差的员工离开,同事们也会对他充满同情,同时对自己的职位感到担心。

大家环视四周,看看有没有人第一个发言。尼克先说话了:”我想我现在很担心管理层再失去一名成员。”

凯瑟琳点头表示理解,她其实很想说:不过米琪从来就没有真正成为这其中的一员。

简补充道:”我知道她很难相处,但她的工作质量还是很高的,而且当前市场工作非常关键,也许我们应该对她更宽容一些。”

凯瑟琳点点头说:”还有吗?”

马丁举起手,无可奈何地说:”我只是想下一个该轮到谁了。”

过了一会儿,凯瑟琳说道:”我来简短地告诉你们一个关于我个人的故事,一个不太光彩的故事。”

这引起了每个人的注意。

凯瑟琳皱皱眉,似乎一提起这件事就很不舒服:”我在商学院念书的最后半年,在旧金山一家著名的零售公司找到了一份负责人的工作,主管一个财务分析的小部门。那是我第一次真正负责管理工作,而且当时我希望毕业以后能一直在那家公司工作。”

尽管凯瑟琳不太善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讲话,但她有时很会讲故事:”我接管了一个很不错的团队,他们工作都很努力。其中有一个人尤其如此,他提交的绝大部分报告,都比别人的要出色。我叫他弗莱德。弗莱德完成了所有分配给他的任务,成为我最信赖的员工。

“听起来不错呀。”尼克说。

凯瑟琳抬了抬眉毛:”我还没说完呢——但是部门里的其他人都受不了弗莱德,说实话他也很让我头疼。他从来不帮助别人,还非得让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工作做得有多么好,事实上他确实做得好,即使是痛恨他的人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其他员工多次来我这里提意见。我很关注这件事,而且有一次我半正式地和弗莱德谈了一次,希望他改进自己的做法。不过绝大部分时间我还是容忍了他,因为我觉得别人可能出于嫉妒他的才干,才会对他有那么大的意见。更重要的是,我不能开除表现最好的员工。”

大家看上去很理解她的做法。

凯瑟琳继续说道:”后来部门的效益开始下滑,于是我给弗莱德分配更多的工作,他虽然有点儿抱怨,但还是完成了所有任务。在我心里,他是部门里扛大梁的人物。很快部门的士气迅速低落,大家的表现更不尽如人意了。又有很多分析师到我这里抱怨弗莱德的问题,很明显他对部门的负面影响比我想象的要大。我一夜没睡,仔细考虑这个问题,然后做了一个决定。”

杰夫提问说:”你解雇他了?”

凯瑟琳不好意思地笑了:”没有,我提升了他。”

大家都低下了头。

凯瑟琳点点头:”不错,他是我提升的第一个主管。第二个星期,我的7个分析师中有3个走了,部门内部一片混乱。我们的工作落后了,我的上司把我叫去谈谈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说了弗莱德的事,以及为什么我失去了3个分析师。第二天,我的头儿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杰夫又问道:”他解雇了弗莱德?”

凯瑟琳苦笑着说:”不,他解雇了我。”

大家看起来很惊讶。简想让凯瑟琳好受一点:”但是公司不应该随便解雇负责人的。”

凯瑟琳自嘲地说:”是这样。但实际情况是突然间雇佣关系不存在了,他们再也不会打扰我了。”

尼克和马丁差点儿笑出声来。凯瑟琳说出了他们心中所想的:”那和解雇不是一样嘛。”

大家都笑了。

“那弗莱德后来怎样了呢?”杰夫很想知道。

“我听说他几个星期后离开了,他们另外找人管理那个部门。他离开不到一个星期,部门的效益就急剧攀升,而且是在少了3个分析师的情况下。”

“你是说弗莱德的做法导致了整个团队的效益下降了50% 吗?”

“不,不是弗莱德的做法。”

他们看起来一头雾水。

“是我对他的容忍导致了这些。他们解雇我是对了。”

没有人说话。他们把她所讲的和当前的情况联系起来,在体会老板的伤痛。

过了一会儿,凯瑟琳把话题拉回来:”我不想失去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所以我让米琪离开。”

这时,在场的所有人终于理解了她的做法。

 
 

重整旗鼓

回到公司后,凯瑟琳召开了一次全体员工大会,讨论米琪的离职以及其他一些事情。虽然她很巧妙而镇静地公布了这个消息,但这还是在员工中间引起了超出主管们意料的反应。虽然主管们承认这种反应大多不是因为失去米琪造成的,而是因为这件事情的引申含义,但这确实降低了大家的工作热情。

于是在下一个领导层会议上,凯瑟琳让大家用一个小时的时间讨论安排市场部主管人选的问题。大家激烈地讨论是否应该提升米琪的直接下属。

凯瑟琳说:”好,刚才这个讨论很好,我听到了所有人的意见,还有谁有什么补充吗?”

没有人出声,于是凯瑟琳继续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找一个能够帮助市场部发展、树立品牌的人。虽然我很想在公司内部找一个人选,但我现在还没有看到有谁完全具备这个条件,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出去寻找一个合适的市场部主管。”

大家都点头表示同意,包括那些刚才持反对意见的人。

“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们会找到合适的人选。在座的所有人都需要面试求职者,直到找到合适的人为止。这个人应该能够信任别人,正确处理矛盾,参与集体决策,对同事负责,把精力放在团队的成绩而不是个人表现上。”

凯瑟琳发现她的成员们已经开始接受她的理论了。她请杰夫组织选拔新市场部主管的工作,然后把话题转向成本预算。

尼克汇报说他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但是美国国内一些地区的情况了解起来有些困难:”我认为我们需要安排更多的人出去做调研。”

简知道尼克是想申请更多的经费,所以想马上打消他的念头:”我不想增加更多的花销,因为那样做只能使你的工作定额增高,我们不能陷入这种恶性循环。”

尼克猛吸了一口气,恼怒地摇摇头,好像说:你又来了。别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尼克和简就开始激烈地争论起来,试图说服对方和其他人同意自己的观点。

过了一会儿,争论停了下来,简靠在椅子上恼火地说:”这里的情况一点也没变,也许我们的问题所在根本不是米琪。”

这使得大家更沉默了。

凯瑟琳笑着插话进来:”没关系,没关系,我看没有什么不对的。这样的争论正是我们上个月刚谈到的,很好呀。”

简想解释一下:”我可不这样认为,简直像吵架一样。”

“你们是在吵呀,但你们是为了工作而吵嘛,这是你们的职责。不这样的话,你们就会把问题留给你们的员工了,而他们可能根本解决不了这些问题,他们希望你们能解决,这样他们工作的时候目标就更明确了。

简看起来很疲惫:”但愿我做的这些都值得。”

凯瑟琳又笑了:”相信我,比你想象的还要值得。”

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凯瑟琳开始更严格地要求大家的言行。她指责马丁在会议上显得过于自大而破坏了大家的相互信任;她还要求卡洛斯在会议上直接批评大家对客户服务问题缺乏责任心;她花了好几个晚上和简及尼克探讨关于预算的分歧,因为她知道这个问题是不可避免的。

更重要的是,大家的反应越来越好。虽然他们有时有点儿抵触情绪,但没有人怀疑凯瑟琳的做法,他们似乎培养出了真正的集体观念。

凯瑟琳现在关心的唯一问题,就是让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大家看到成果。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团队协作的五大障碍】重磅出击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