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富兰克林自传】道德圆满计划

Spread the love

人们都不喜欢别人有虚荣心,其实他们自己也有一份的。我对于虚荣心,独采取公平态度,深信虚荣心常使人得到好处,并使他交往的人都受其益。所以,在不少的情况下,如果有人为他一生幸福中的虚荣心而感谢上帝,这完全是无可诽笑的。

我们很喜欢争辩,并极愿驳倒对方,这种好辩的脾气,很容易变成坏习惯。这种不需要拿到实际中来的辩论,在人面前往往使人极不愉快。因此,除了破坏清谈以外,你原本可以交朋友的地方,却成为使人憎嫌甚或是仇人的制造所。在阅读我父亲有关宗教的辩论书籍时,我就见到了这点。我久加观察,发现明白的人们很少陷入其中,除非那些律师、大学里的人和教养在爱丁堡的各种各样的人们。

我继续运用这种方法不多几年,就慢慢地扔开它了,只剩下用谦虚的话表示意见的习惯。当我提出任何可能引起辩驳的观点时,永远不用”确实的”、”无疑的”,或其他对于一个意见表示肯定语气的话,而宁愿说”我以为”或”我认为某事是如何如何”,”依我看来它似乎是”或”我认为它应该是如此如此”,”由于什么什么理由”或”我想象它是这样,如果我没弄错的话”。这个习惯对我有很大的益处,当我有机会述说我的主张时会得到大多数人的信服,因之我曾不断得到高升。并且,谈话的主要目的是”对别人说”或”听别人说”,”使人愉快”或”使人信服”,因此我谨劝那些善意的、明白事理的人们不要以固执傲慢的态度来降低他们为善的能力才好,这样就很少陷于被人厌憎的境地,从而引起反感,使那些谈话的目的都归于失败。别忘了,是为了那些目的我们才谈话的,那就是说,要交流见闻,互相愉悦。因此,你若想和人谈话,用一种抬高自己意见、固执独断的态度,会引起别人反感而不注意听你讲话。如果你希望获得和增进知识而向别人征求意见,而你同时还表现得固执己见,那么,谨慎、明晓事理的人因他们不喜争辩,或许会躲开你,让你坚持己见,依然故我。还有,用那样的态度,你会很难使你自己得到听的人们的欢心,或劝诱人们赞同你的观点。蒲柏明断地说过: 人们一定会受教,如果你没有教诲他们的样子, 对于他不知道的事情,便说是他忘记了。 他更进一步劝告我们: 说的虽然是确实的,也要用谦逊的词句。 他可以配上另外一句,而他却配上这样一句,我觉得不是很确切: 因为缺少谦虚就是缺乏见识。 假如你问,为什么不很确切?我必须重引这两句: 不谦虚的话没有辩解的余地, 因为缺少谦虚就是缺乏见识。 那么,”缺乏见识”(人如缺少了它是很不幸的)不正可作”缺少谦虚”的辩护词吗?而下面两句不是更确当吗? 不谦虚的话只能有这个辩解, 即缺少谦虚就是缺乏见识。 是否如此,我应该请求更高明的评断。

 
 

凡是存在的,都是对的。 但是半盲的人, 只看见链条的一部分, 只看见最近的一环。 他的眼睛达不到那在上天衡量一切的公平的秤杆上。

 
 

另外指出的一件事就是,每个人都应当等待时机在社会舞台上显露头角。我们的感觉往往凝结于现今,而常常忘掉有更多的时间是会跟着来的,因此一个人应该安排他的行为以适合其整个一生。你的德行看来曾经引用于你的生活中,过去的时刻曾因知足和愉快而有生气,并不以愚蠢的暴躁或懊丧使之苦恼。这样一种举止是使人的道德与实际行为容易效法个别真正伟人的例子,因为伟大的人的品格常是忍耐。

 
 

我慢慢地相信,”真实”、”诚恳”和”淳厚”在人与人的交往上是获得幸福最重要的东西。

 
 

 
 

在征求会员时我遇到了反对和勉强答应的情形,使我立刻觉得借个人名义为任何有效计划提出的建议是不适当的。当一个人需要人们的帮助以完成那个计划时,他们也许疑心这样会把个人的声誉提高到他们之上。于是我把我自己放在不被注目的地位,并且说明这是许多朋友的计划,他们是爱读书的人,请我来进行和设法实现这个计划。用了这个方法,我的事情进行得极为顺利。自从这一次取得成功,我以后在这种情形下总是用这个方法,并且还诚恳地介绍给别人。在现时,你在虚荣方面的小小牺牲,在以后将大大地得到回报。如果有件事在一时不能确定是谁的功劳,有些比你更爱虚荣的人便要以为是他个人的功劳,以后即使嫉妒也得还你公道,而把功绩交还给真正的所有者。

 
 

大约在这时,我想到一个达到道德圆满的勇敢而艰苦的计划。我愿意在无论何时过着没有错误行为的生活,我必得克服一切的自然倾向、恶习或交友不善的诱惑,如我所知道,或我自以为知道,什么是对的或是错的。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能常去做这一件事而避免另外一件,但是我立即觉得我已担当了一个任务,其艰难很出于我意料之外。当我的注意力是用于监视某一种过失时,常常又因别的过失使我惊骇了,习惯就利用轻忽,嗜好有时比理由还强硬。我终于得出结论:仅仅一个空洞的信念,认为完美道德是我们的利益,还不足以杜绝我们的过失。悖理的习惯必须破除,良好的习惯必须获得和确立,我们才能有把握做出牢固的、始终如一的正直举动。为了这个目的,我想出下面的方法。

 
 

我曾在书上读到各种道德细目,我看到这类目录因不同的作者在同样名词下包含的意思或多或少而详略不同。例如”节制”一词,有些人只限于饮食,而别人却把它扩大到节制各种别的娱乐、嗜好、癖性、肉体或精神的情欲,甚至扩大到我们的贪婪和野心。我对自己建议,为了使它们清楚,宁可多用名目,每一个名目只附着很少的意思。我的计划一共包含13个道德名目,当时我以为都是很需要或很合意的,每一个都附以短短的定义,充分地说明我所下的定义的范围。

 
 

这些道德名目和它的定义是:

 
 

1.节制。食不过饱;饮不过量。

2.沉默。除非于人于己有利之言不谈;避免琐屑的谈话。

3.秩序。你的一切东西该有它们自己的位置;你的工作何时干、何时完,该有它们的时间。

4.决断。决定做你该做的事;做好你决定做的事。

5.俭朴。除非于人于己有益者不去花费,否则即为浪费。

6.勤劳。勿浪费时间;时间要常常用之于有用的事;弃掉一切不需要的举动。

7.诚恳。勿为有害之欺诈;勿思邪恶,唯念正义;如有言,言必诚。

8.正直。不要施行有害行为,也不要忽略你所应给的利益来损害任何人。

9.中庸。勿趋极端,制止因受到应得的损害而发怒。

10.清洁。身体、衣服与习惯,不许不洁。

11.宁静。勿为琐事或普通和不可避免的事件而自扰。

12.贞洁。除非为了健康和后嗣不行房事;行房事的时候,不要做到无味、衰弱或者损害你的或别人的安宁或名誉。

13.谦逊。效法耶稣与苏格拉底。

我很想奉行这一切道德的习惯。我认为,最好不要同时试行一切,以免分散了注意力,而应每次只抓住一条去实行。当我已掌握这一条,然后再进而实行另一条,这样下去,等到我把13条完全做到,而以前几条的获得可以使另外的更容易获得。上面的排列法我是依据这么一个观点定的:”节制”第一,因为它有助于获得冷静清晰的头脑,这是为保持经常警惕所必需的,并且可以警惕旧习惯不停的吸引,是抵制不断诱惑的力量。这一条做到和建立了,”沉默”就要容易一点。而我要获得知识,同时也培植道德,想到在谈话中用耳比用舌多,所以想矫正我正在养成的只使我取悦于游戏伙伴的空谈、诙谐和说笑话的习惯,所以我列”沉默”为第二;其次是”秩序”,我希望能允许我多一点时间去用于我的计划和研习;”决断”,如果成为习惯,将使我能保持坚决的努力来获得一切上列诸德行;”俭朴”和”勤劳”可以使我从剩余的债务中解放出来,才能致富与独立,而使”诚恳”和”正直”更容易实践等。我又想起,依照毕达哥拉斯所著的《黄金诗》,日常考查是必需的,我想出下面的方法用以考查。

 
 

我做了一本小册子,在里面每一种德行占一页。每页我用红墨水画了直线,共计7行,每星期的一天占一行,上面写着曜日。7行之中又横画了13行红线,每行之首记着一种德行的第一个字母,在纵横线之中,用小黑点记着由考查而知道的在这一日的过失。

我决定每星期对于德行中的一项特别注意。因此,在第一个星期,我最关心的是避免与”节制”有任何小的冲突,把别的德行抛开,以待他日,只在每页记这一天的过失而已。如果在第一个星期内我能够做到第一行——注明是”节制”的那行,毫无黑点,那我猜想那一项德行的习惯已大为巩固了,否则便是无力。于是我才敢扩大我的注意力包括到第二项,而在下一星期保持两行都要没有黑点。这样进行到最末一项,我在13星期内把本期的条目完全做到(13星期为一期,每年4期)。正像一个人有个园地要除去莠草,不要企图一次就把莠草除光,这将超过他的范围和体力,但是如果同时只在一个苗床里工作,等到第一个做完了,再进而做第二个。所以我希望我会有使我鼓舞的快乐来从陆续消灭每行的黑点上看到在我每篇上我的德行的进步,直到末了,经过了几期,在13星期中按日检查后,我将因看到一本清白的册子而快活了。

 
 

我这本小册子曾引几行爱迪生的《卡托》作格言:

我相信如有一个权威凌驾于我们之上(那是有的,万物高声宣告),

他必喜爱美德,

他所喜爱的具有美德的人一定快乐。

 
 

又有西塞罗的格言:

人生的前导就是哲理,信从劝人为善的神,

为善虽死亦光荣,吾又何求长生不死而蒙受恶名。

另外又从所罗门的格言中引来,讲到智慧和道德的:

她右手有长寿,左手有富贵。她的道是安乐,她的路是和平。

 
 

相信上帝是智慧的源泉,我以为为了得到智慧,既正当又需要恳求他的帮助,为了这个目的,我撰写了下面的简短祷告文,这篇置于我日常所用的考查表之前:

 
 

啊,全能的至善!宽仁的父亲!慈爱的引导者!增加我的智慧,它将发现我真诚的兴趣。加强我对于去实行智慧所指挥的事业的决心。领受我对于你另外的孩子的仁慈服务,以此为我力所能及的对于你给我的不断恩惠的唯一报答。

 
 

我有时也引用汤姆森的诗作为祈祷文,诗是:

 
 

光明与生命的父亲,你至高的上帝!

啊,教导我什么是善的,你自己来教导我吧!

救我出来,从愚蠢、虚荣和罪恶中,

从各种卑劣的追求中;

充实我的灵魂

以知识、自觉的安静和道德的洁净;

神圣,实质,永无止息之天福!

“秩序”格言要求我事业的每一部分都要有它应分得的时间,我的小册子的一页含有一日24小时的时间分配计划。

 
 

我执行这个自己检查的计划,偶尔中断,但随即接续上了。我惊愕地发现自身充满着远出于我意料之外的这么多的过失,但是我也满意地看到它的减少。为了避免时时调换小册子的麻烦,我遂擦掉记着旧过失的纸上的记号,以便记录下一期的新过失,以后还到处充满着黑洞,我把我的表和格言易以象牙册页,在其上面用红墨水画了直格,那就能久耐污染,而在那些格子上我用黑铅笔记着我的过失,这种记号我可以很容易地用湿海绵擦去。过了几时,我一年中只经过一次的检查,后来几年检查一次,直到最后我完全废止了,因为在航行与因事出外时,有许多的事情侵扰,但是我总是带着我的小册子。

 
 

实践”秩序”计划最使我感到困难。我觉得,虽然在个人他有支配他时间的场合,例如,一个印刷工人,这个计划可能是合于实际的,但是要使商人准确地遵守时间是不可能的,他必得同客户交往,常要按照商人自己的钟点接见他们。关于安置东西、纸张等的”秩序”,我觉得极难做到。我以前没有做这个的习惯,又因为我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好记忆力,所以并不觉得缺乏方法而带来的不方便。这个条目费去了我那么多的深切注意,而我的这种过失也大大使我烦恼,稍加改正,又重蹈覆辙,于是差不多预备放弃这个企图了,在这一点上我将以有缺点的品格知足了。正像一个人,他向我邻居的一位铁匠买一把斧子,他要把斧面全部弄得跟斧刃边上一样的光亮。铁匠答应为他擦亮,如果他肯旋转那个机轮,他就去旋转了,铁匠把宽阔的斧面重重地压在矿石上,却使它的旋转很为吃力。这个人时时从机轮那面跑过来看这件工作进行得怎样了,到了后来他想就这样拿走了,不要再磨了。铁匠说:”不,转下去,转下去,我们将渐渐地把它弄得光亮,现在还有几个斑点。”这个人说:”是的,但是我想我最喜欢有斑点的斧子呢。”而我相信也许有许多事也是这样的情形,他们为了缺乏一些什么和我所用的方法一样,等到觉得这好习惯和破坏恶习惯的困难,就抛弃了善与恶的斗争,而结论说是”一把有斑点的斧子是最好的斧子”。因为某种自命为理性的东西,时常指示我说,像我对自己要求的极端严格也许是道德上的蠢事,如果人家知道了,会使我成为可笑的人了。而一个完美的人格必将受到妒忌和憎厌的骚扰,所以有善心的人必得在身上留下一些缺点,以留作他朋友指摘的余地。

 
 

其实,我知道对于”秩序”难以矫正。现在我慢慢地老了,我的记忆力也坏了,我才显然地感觉到需要它了。但是,虽然我曾妄想获得的完全人格永不曾达到,”秩序”两字尚未做到,但是我由此计划,成为一个比无此企图时较为良好和快乐的人,正像志在学书法而临帖的人,虽然他绝不能达到他的本愿,写得像那些帖一样高妙,他却由于临帖而有长进,如果继续写下去,也可以写得既清秀漂亮又清楚可读了。

 
 

我想把那个小计划告诉我的子孙也许是好的。谢谢上帝,他们的祖先一生有不断的幸福,直到他79岁,在这一年写他的自传。也许我在残年有什么逆运,唯有上帝知道。但是,如果逆运来到,过去快乐的映象应该能帮助他愉快地以更大的忍耐来承担它们。他以为他长期持续着的健康应归功于”节制”,直到现在仍旧留给他一个强壮的体格;早年境遇的顺适,财富的获得,应归功于”勤俭”,而以一切的知识使他能成为一个有用的公民,并且在学者中间得到相当的声誉;本国人对他的信仰应归功于”诚恳”和”公平”,因此给他尊贵的位置,而所有一切美德结合起来的影响,就算在他所能得

到的那种不完全的状况下,在一切态度温和、谈话愉快的情况下,使人乐于同他打交道,甚至他的青年相识也欢迎同他在一起,我因此希望我的子孙能仿效这个例子而获得有益的效果。

 
 

我还要在这里说明,虽然我的计划并非完全没有宗教成分,里面却绝对没有任何教派特有教义的记号。我有意避免这些。因为,既已完全相信我的方法有用又卓越,有时也相信可能对信仰各种宗教的人会有好处(有时颇想刊行它),在其中,我必将避免足以引起宗教教派偏执的任何东西。我想为每种德行写一点注解,在里面我将说明有这种德行的好处,与此相反的恶行的害处。我想我的书名应该叫《道德的艺术》,因为它将说明得到美德的方法和态度,这将和仅限于劝人为善的书大有分别,那些书是不教导和说明为善的方法的,只是像口头施恩的信徒,对受冻挨饿的人不说怎样或在哪里可以得到衣服或粮食,却告诫他们必得吃饭和穿衣(《新约》,雅各书第二章第15、16节)。

 
 

不过我写作和刊行这个注解的志愿绝没有达到过。确实地,我时时写下这种感觉、理由等的短短摘录,以备他日之用,有些东西仍在我旁边,但是在我早年时需要严密地关注我的个人事业,而以后又从事公众事务,使我延搁至今。因为,它在我的脑中是与需要一个人的全副精力去实行的庞大计划相连的,却有一连串不能预料的事情使我不能从事它,至今还留在那里没有完成。

 
 

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解释并强调这个学说,那种不良的行为不是因为它们被禁而有害,而是因为它们有害而加以禁止,单以人的本质而论,那么人人的兴趣都是有美德的,他们都希望在世界上得到快乐,而我将从这个环境中,企图说服青年,说没有一种品质能够像正直忠厚那样使一个穷人致富。

 
 

我的德行表起先只包含12项,但是一位教友会的朋友亲切地告诉我,说我大概看来是骄傲的,而我的骄傲常常在谈话中流露。当我讨论问题时,如果我是对的,我不是以谦逊的态度来讨论,而是又自大又傲慢,对于这点他提出几个例证来劝服我。我决定尽力想法自行治疗这种恶德行,所以我把”谦逊”加入我的表中,而给此字以广义。

 
 

我不敢自夸我已获得这种德行的实质,但是关于这种德行的外表方面,我却有了很多改进。我制止一切对于别人的意见当面抢白的反驳,也不作盛气凌人的正面肯定的论断。甚至我按照我们俱乐部的老规矩,禁止自己在言辞中遽下断语,例如不用”确定的”、”无疑的”等词,而采用”我猜想”、”我揣测”或”我猜度某事是如此如此”,或用”在现在,这件事据我看来是如此”。当别人肯定某种事情,而我以为错误时,我自己制止以粗暴的方式攻击他或立即表示对于他的建议认为可笑,而只回答他:据我的观察,在某种情形与环境中,他的意见是对的,但是在现在的情形下,据我看来(或我以为好像)有点不同,等。我立即感受到我的态度转变的利益,我所参加的谈话进行得都很愉快。这种有礼貌的方法在我提建议意见时使他们易于赞成而反对减少,当我讲得错误时也可减少耻辱,而当我恰是讲得对时也更易于使人抛弃他们的错误而和我一致。

 
 

这个方法,起初运用时是违反自然倾向的,到了后来就变得那么容易,也成为我的习惯了。经过50年之久,没有人曾听得一句独断的表示从我的口中冲出。至于这种习惯(及我正直的品格),当我有新的建议或去旧更新时,公民们都很看重我的主张,我以为这是主要的原因。因此,当我成为议员时在议会里有很大的影响。我不长于演讲,发言不流利,措辞也常有错误,言语上不尽正确,但是人们仍能曲谅。

 
 

其实,我们各种习气中再没有一种像克服骄傲那么难的了。虽极力藏匿它,克服它,消灭它,但无论如何,它在不知不觉之间,仍旧显露。你将常在这本书中看到,我是自以为完全克服了骄矜习气的,但是我恐怕又以我的谦逊而自骄了。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富兰克林自传】道德圆满计划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