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会绕着箭画箭靶子 — “挑葡萄干现象”

Spread the love

酒店在其网站上往往都会展示自己最好的形象。照片要经过精心挑选,只有看上去美丽又高贵的照片才会被放到网上。不美观的角度、房间里滴水的管道以及布置风格不协调的早餐厅等等这类的照片会被排除在外。当然你是了解这种情况的,所以当你在破旧的酒店大厅登记入住时,最多也只会耸耸肩,因为你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酒店的这种行为被称为“挑葡萄干”,英文是“cherry picking”。这种踏入酒店不要抱有太大希望的心理,也会出现在你研究汽车广告册、房地产宣传册以及律师事务所的宣传册时。你了解这种模式,所以不会上当受骗。

但你对待公司、基金会和政府机构的业务报告就是另一种态度了,对于这些报告你期望的是客观表述。但这是错误的,因为这些机构也在“挑葡萄干”:把完成的目标夸大渲染,未完成的绝口不提。

假设你是位部门负责人。管理层请你介绍一下部门的现状,你会怎样介绍呢?你会用大部分演示文稿介绍成功的业绩,剩余部分描述现有的“挑战”,对于没完成的目标当然要掩饰。

“挑葡萄干现象”中一个相当棘手的情况是轶事传闻。假设你是一家生产技术设备公司的经理,一个具有代表性的调查显示,大多数用户不会操作你的产品,因为太过复杂。然后人力资源经理说:“我岳父昨天拿到这个产品后马上就会用了。”你认为这一“葡萄干”有多重要呢?重要程度应该为零。忽略这种轶事也不是容易的事,因为它就是一个很小的故事——而且我们知道大脑对于故事的抵抗力很弱。老练的管理者会在其事业发展中训练出对轶事的敏感,并对于要讲这种故事的请求直接枪毙。

领域越高端,就越容易掉入“挑葡萄干现象”的陷阱。纳西姆·塔勒布在他的著作《抵制脆弱》中描述了所有研究领域——从哲学到医学再到经济学——是如何来吹嘘自身的成果:“大学的研究擅长于告诉我们,他们为我们做了什么,而不擅长说出他们没能为我们做什么。”这就是纯粹的“挑葡萄干现象”。但我们对于学术机构太过尊敬,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这种现象。让我们以医学界为例:告诫人们不应该吸烟是近60年医学界的最大贡献——比从“二战”结束起所有研究和所有医学进步加在一起的贡献还要大。医生德吕恩·布奇在他的著作《医药的真相:别让药品害了你》(Taking the Medicine)中对此进行了证明。有些“葡萄干”(抗生素)就是在欺骗病人。可事实是:人们只会赞扬医学研究者而不会赞扬反对吸烟的人。

大型公司的决策者或者管理层会像酒店经理那样来吹嘘自己,他们是展示自己取得了哪些成就的大师,但他们却不会展示他们没有取得哪些成绩。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呢?第一,如果你是这些公司监事会的成员,你一定要去询问那些没有挑出来的“葡萄干”,即询问失败的项目或未实现的目标。你能从这些情况而非成功业绩里了解更多。可令人吃惊的是很少有人会去问这样的问题。第二,与其聘请一大群财务审计将成本精确到几分钱,不如你自己来审查企业设定的目标。你会诧异地发现企业最初设定的目标都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不见了,人们在中途无声无息地换上了自己的目标——当然都是能实现的目标。所以当你听到“自己设定的目标”这样的话时,就应该在心中响起警钟。这就好比有人把箭射到一块木板上,然后绕着箭画出个箭靶子来。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会绕着箭画箭靶子 — “挑葡萄干现象”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