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开快车的人会开得更安全 — 意向性治疗谬误

Spread the love

开快车的人开车比所谓的“理智司机”更安全,这是为什么呢?从汉堡到汉诺威有50公里,我们将能在1个小时或更短时间内完成这段距离的司机划分到“开快车”的一组,因为他们的平均速度能达到每小时150公里或更快,余下的司机都归入“理智司机”这一组。那么哪一组发生的事故更少呢——开快车的一组还是理智司机的一组?很明显是开快车司机的那一组。他们都在1个小时之内行驶完这段路程,肯定没有司机卷入事故中,出事故的司机肯定都会减慢速度而被自动归入理智司机一组。这个例子出自很精彩的一本书《下蛋的狗》,这本书介绍了一个恶性的思维错误,即所谓的“意向性治疗谬误”,很遗憾对它没有更好的定义,也没有相应的德语的表达。

最近一位银行家向我介绍了一个有意思的研究。研究结果表明,有大量负债的公司要比没有负债的公司更能赚钱,银行家强烈建议每个公司应有限度地负债——当然这对他的银行也有利。然后我仔细地看了这个研究,确实如此!从1 000个随机选取的公司中,有大量负债的公司不仅在其自有资本上有更高的利润率,在其总资本上也有更高的利润率,大量负债的公司在各个方面都比没有负债的公司要成功。这究竟是为什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明白了:效益不好的公司不会得到贷款,所以会自动被归入没有负债的一类,换句话说,负债的公司会比未负债的公司更快破产,而只要一家公司无力支付贷款利息,就会被银行接管并被低价抛售——结果就是这家公司不会再出现在该研究中。留在研究中的有负债的公司是相对情况良好的,而没有负债的公司缓冲期较长,不会很快破产,所以不管情况有多么不稳定,也会列入该项研究。

如果你现在想:“好啦,我明白了!”那么请你注意,“意向性治疗谬误”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被认识的。举一个虚构的医学领域的例子:制药集团Novirus新研制了一种治疗心脏病的药片,一项研究“证明”,此药物显著降低了心脏病人的死亡率。这一点可以用数据说话:定期服用这一新药的病人5年中的死亡率是15%,还有一组病人服用了没有治疗效果的安慰剂,死亡率也是15%,但具有决定意义的是,未定期服用此药的病人的死亡率在30%——高了一倍!定期服药和不定期服药的差别很大,所以这一药物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或许不是这样?

这里的陷阱是:药片也许不是决定性的因素,病人的行为才是。也许病人由于药片的副作用过大而停止服药,于是被划进了“未定期服药”的类别;也许病人病得非常严重,无法定期服药。而且也许“定期服药”的病人本身的健康状况相对良好一些——所以这种有争议的药物看上去比实际更有效。

在严肃认真的研究中,最初打算进行治疗(意向性治疗)的所有病人的资料都会被提取——无论这些病人是否参加了实验。可惜很多研究者并未遵循这一规则——我们暂且不论其是因为故意还是粗心。因此你应该开始行动:你要立即检查研究对象——比如发生事故的司机、破产的公司、重病患者——是否以某些原因为由悄悄地避开了作为样品数据,如果真是这种情况,你可以把那项研究结果直接扔进垃圾筒。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开快车的人会开得更安全 — 意向性治疗谬误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