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我们会说后起之秀的坏话 — 竞争偏见

Spread the love

当我的书位于畅销书榜第一位时,出版社请我帮一个忙。我的一个同事写的书刚刚进入畅销书榜,出版社觉得如果我为他的书写推荐语,就能使其排到更靠前的位置。这里的推荐语指的是印在书封底的赞许性评语。我一直都不理解短短的几句评语究竟能起到什么作用,因为一般情况下,封底上的评语都是正面的,所以一个明智的读者应该会忽略这种鼓吹文字,或者至少也应该以怀疑的态度去比较一下其他书籍上是不是也有这样的评语(是不是在其他地方也读到过)。但不管怎样,出版社坚持要我写几句正面的评语。我有些犹豫,为什么要去做这件会使我自身受到影响的事情呢?我为什么要去帮助可能会威胁到自己的书在畅销书榜排名的人呢?我也为很多人的书写过推荐语,但那些人都不会和我形成竞争。在这里就是所谓的“竞争偏见”起了作用,它指的是不替有可能超过自己的人作推荐的倾向,即便拒绝帮助对方会使自己在长时间内很尴尬。

写图书推荐语是一个无害的“竞争偏见”的例子,但在科学界这种偏见往往是怀有恶意的。每个科学家的目标都是尽可能多地在著名专业期刊上发表论文,获得“专家”的声望。期刊编辑部会请这样的专家评估其他科学家的论文。通常只有两三位专家来决定哪些论文可以发表,哪些不行。如果一位年轻的学者寄来了一篇具有重大意义的论文,这篇论文将使整个专业领域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并会动摇这一领域权威人士的地位,这些专家会怎么做呢?他们会苛刻地对待这篇论文——这就是恶意的“竞争偏见”。

心理学家斯蒂芬·加西亚和他的同事举了关于一位诺贝尔奖得主的例子。这位诺贝尔奖得主阻止了一位很有前途的年轻人在其所在的大学获得教职。短期来看,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从长远角度来看这是不明智的。这位诺贝尔奖得主很可能使那位年轻人加入另一研究团队并发挥其才华。加西亚推测没有一个研究团队可以连续多年保持领先水平的原因,有可能就是“竞争偏见”。

“竞争偏见”也是很多创业者容易犯的错误。盖伊·川崎在苹果公司做了4年的首席宣传官。如今他是风险投资家,为创业者提供咨询。川崎说:“A级人才会雇用A+级人才,也就是比管理者自身还优秀的人才;B级人才相反只会雇用C级人才,C级人才雇用D级人才,D级人才雇用E级人才,以此类推,直到短短几年之后企业只剩下Z级人才。”他的建议是:请你雇用比自己优秀的人,否则你很快就会拥有一公司的废物。这里也体现了“邓宁-克鲁格效应”,即无能的人往往无法认识到自己的无能。

艾萨克·牛顿在25岁的时候向伊萨克·巴罗教授展示了自己在业余时间的研究成果,然后巴罗便将其教授的职位让给了牛顿,毫不迟疑。有几位教授会将自己的职位让给学生?有几位总裁会让出自己的位置,只因为他发现两万名员工中有一名员工比他工作得更好?我想不出其他类似的例子。

结论:请对比你有才华的人予以支持,短时间内你会使自己的地位陷入危机,但你绝对是可以从中获益的,因为无论如何总会有人在某一时间超过你,等他们超过你时,你会更容易赢得他们的好感,更方便向他们学习。所以我还是为那位同事写一下书的推荐语吧。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我们会说后起之秀的坏话 — 竞争偏见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