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我们的知识不能延伸 — 依赖域现象

Spread the love

我之前写了本关于思维错误的书,这给我自己带来了很多好处。企业家和投资者以丰厚的报酬邀请我去传授清醒思考的艺术(顺便说一下这本身就是个思维错误,因为如果自己去看书肯定更便宜)。在一次为医生们进行讲授的讨论会上,发生了以下这件事。我讲解了“基础概率忽略现象”,并用医学领域的例子进行解释:一个40岁的男人胸口有刺痛感,可能是因为心脏有问题,也可能是因为压力过大。因为压力过大的情况出现得更多(较大的基础概率),所以医生建议首先针对压力过大的病因进行治疗,这是明智的做法。对于这个例子每个参加讨论的医生都能理解,但当我又举一个发生在经济领域的相似的例子时,大多数医生都被绕晕了。

同样,如果我给投资者们讲课,用发生在金融领域的例子来说明思维错误,他们也会立刻明白,但如果我举出发生在医学领域的例子,很多投资者都会迷惑不解。由此得出的结论是:知识很难从一个领域延伸到另一个领域。这种现象被称为“依赖域现象”。哲学家纳西姆·塔勒布是这样描述“依赖域现象”的:“棋手擅长解决棋局的问题,但仅限于这个领域。我们相信自己可以将能力从一个领域延伸到另一个领域,但实际上是不行的。”

哈里·马科维茨因其“现代资产组合理论”获得199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其中他描述了有关投资的优化组合——在考虑风险和收益前景的前提下。但当马科维茨面对自己的投资——也就是如何将自己的积蓄在股票和债券之间分配时,他只是对半分了,一半投资股票,一半投资债券。我们这位诺贝尔奖得主也不能将自己绞尽脑汁想出的方法用在私人事务上。这是“依赖域现象”很典型的例子,马科维茨无法将知识从学术领域延伸到私人生活中。

我有一位朋友,大家都知道他在业余时间喜欢极限运动,他曾经只用绳索系住腰部,穿着滑翔衣就从山顶跳下。他上周和我讨论为什么创立公司是风险很大的事情,因为很难避免破产。我对他说:“我宁可破产也不愿去死。”但他没能理解我这话的逻辑。

身为作家,我早就已经体会到把能力延伸到新的领域是多么困难的事情。虚构情节和人物性格对我来说易如反掌,对着一张空白的书页我不会有任何恐慌,但对其他事情就不行了,比如对着一间空屋子,如果要我进行布置,我会在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站几个小时,手插在裤兜里,没有任何有创意的想法。

在经济领域充斥着“依赖域现象”。一个成功的消费品售货员会被软件公司辞退,因为在新的岗位他无法发挥他的优势,他的推销能力无法延伸到科技领域;一个优秀的小组主持人在100人的大聚会前会感到不知如何是好;一个有创意的市场营销人员升职为总裁,却提不出任何决策层面上的独到见解。

从马科维茨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将知识从职业领域延伸到私人生活中是尤其困难的。我认识一些首席执行官,他们在公司里都是独具魅力的管理者,但在家庭生活中却做不到这一点。几乎没有一种职业比我们健康的预言家——医生——有更高比例的吸烟者,职业的秩序守护者——警察——在家庭中的暴力行为比非警察人员高一倍。文学评论家肯定只能写出内容最贫乏的小说,而几乎人人皆知的是,婚姻治疗师自己的婚姻比他们客户的还脆弱。

结论:如果人们很擅长某个领域,其能力是很难延伸到另外一个领域的。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也是如此,请你想想当时你班上学习最好的学生,我敢打赌你现在已经比他更成功了。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我们的知识不能延伸 — 依赖域现象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