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我们要用好的换取新的 — 对新事物的狂热

Spread the love

50年之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那时候人们每一天的生活将会如何?你的身边会围绕哪些事物?在50年以前就提出这个问题的人们对于今天的情况有着很混乱的想象:天空中拥挤着飞行的汽车,城市像水晶世界一样,在玻璃摩天大楼之间,磁悬浮列车像意大利面一样轻捷灵活地穿梭其中,我们住在塑料制成的小舱里,在水下城市工作,在月亮上度过暑假,把药片当作食物养活自己。我们不再生育孩子,而是从一份清单中挑选孩子。我们最好的朋友是机器人,死神已经不复存在,而且我们已经把自行车换成了喷气式飞机。

请你看看你的周围,你坐在椅子上——这是埃及法老时代的发明。你穿的裤子是5000多年前发明的,大约在公元前750年为日耳曼人所接受。你穿的皮鞋是冰河世纪晚期的发明,你的书架(可能是宜家的Billy型号)不是用塑料做的,而是用木头,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建筑材料。你正在阅读的这篇文章是打印在纸上的,可能你还需要一副眼镜,就和你的曾祖父一样。你会坐着用餐,也像你的曾祖父那样,可能也还是在一张木制餐桌上,用着叉子,将一块块烹制的肉类和植物放入嘴里——一切都像之前那样。

那么50年之后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呢?哲学家纳西姆·塔勒布在他的新书《抵制脆弱》(Antifragile: Things That Gain from Disorder)中给了我们一个提示,他说:“你要这样想,大多数已经存在了至少50年的技术,还会再存在50年,而那些刚刚出现几年的技术,也许会在几年之后落伍。”为什么呢?其实看待技术可以像看待物种那样:谁能够在几个世纪的革新洪流中屹立不倒,谁就可以在未来坚守阵地。古老的事物是经得起考验的,这里面其实包含着一个逻辑——即使我们有时候不理解:如果一样东西能延续几百年,那一定有它的道理在里面。

每个想象着未来情形的社会,都把重点过于集中在当前最热门的发明创造上,每个社会都低估了传统技术的作用。60年代的热点是宇宙航行,于是我们便想象着和同学一起遨游火星;70年代塑料制品流行,于是我们就想象未来会住在塑料房屋里。我们习惯性地去高估新事物的作用。塔勒布认为这是一种思维错误:“对新事物的狂热”。最新的呐喊声会比我们以为“垂死”的事物要消失得更快。当你下次参加一个策略制定会议时,请记住这一点。50年之后的日常生活会与今天的日常生活大致一样,当然肯定到处流行着新的小工具,可能是所谓的魔力技术,但大多数的寿命会很短。“历史废物过滤器”(塔勒布语)会将其清除。“对新事物的狂热”还有另外一个方面:以前我对那些“最早使用者”——就是不用最新的苹果手机就活不下去的那一类人——还抱有同情心,我还觉得他们在赶超时代,但现在我认为他们就是没有理性的人,是得了某种疾病的人。对他们来说,一个新的发明有哪些具体的益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只有“新”这个特点

现在很明确的一点是,当你在对未来进行预测时,不要往窗外探得太远。这在马克思·弗里施1957年出版的小说《能干的法贝尔》(Homo Faber)中就能体现出来,弗里施描写了一位教授对未来电子网络世界的预言:“先生们,你会觉得好笑,但事情就是这样,旅行将成为一种返祖现象。终会有一天,世界上不再有交通,只有新婚夫妇会租车环游世界,其他人就不再旅行了。”我是在几个月前读到这句话的,在飞往纽约的飞机上。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我们要用好的换取新的 — 对新事物的狂热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