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检验清单使人盲目 — 正面效应

Spread the love

有两列数列,数列A为:724,947,421,843,394,411,054,646,这一数列的共同点是什么?在你找到它们的共同点之前请先不要往下阅读。没错,这列的每个数字都包含数字4。数列B为:349,851,274,905,772,032,854,113,这列数字的共同点又是什么呢?在你找到它们的共同点之前也请先不要往下阅读。你会发现找第二列数字的共同点更难,答案是数列B的数字里都没有数字6。你从这个例子中认识到了什么呢?找到“不存在”要比找到“存在”难很多,换句话说,“在这里的”要比“不在这里的”更重要。

上周我在散步时,有个想法突然闪现:我几乎没有在经历着什么痛苦。我有点吃惊,因为这本来是个普通且显而易见的事实,于是我感到片刻的喜悦。从想起到再次忘记这种“不存在”是需要人们费一点精力的。

在琉森音乐节的一次音乐会上,乐团在演奏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大厅里人们的情绪都很激动,到了第四乐章时,一些人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当时我想,这首乐曲能存世是件多么幸运的事情。但真是这样的吗?如果没有第九交响曲我们会更不幸?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第九交响曲从没有被谱写出来,不会有任何人去怀念它,也不会有人对剧院经理生气地喊着:“请你将这个交响曲立即谱写出来并演奏!”总之,存在的事物比不存在的事物对我们来说意义更大,科学上称这种现象为“正面效应”,可惜对此效应还没有相应的德语翻译。

疾病预防宣传就利用了这一效应。“吸烟会导致肺癌”比“不吸烟可以拥有没有肺癌的生活”能给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使用检验清单的会计师和其他专业人员容易受到“正面效应”的影响,一个缺少增值税的计算会被立刻发现,因为它是检验清单上的一项,但复杂的欺诈行为却很难被发现(例如安然公司、麦道夫、欺骗了巴林银行的尼克·李森和欺骗了法国兴业银行的热罗姆·凯维埃尔等“魔鬼交易员”)。从这些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这类金融骗局在检验清单上很难被发现。当然有时候也不一定是犯罪活动:房地产抵押贷款银行可以很精准地发现信贷风险有多大,因为检验清单上有这一项,却不会发现由于在附近建立垃圾焚烧装置而导致的房地产贬值。

假设你是一种不大可靠的产品——比如一种含有过量胆固醇的沙拉酱——的制造商,那么你会做什么呢?在包装上列出酱汁所含的20种维生素并且绝口不提胆固醇的含量。这种“不存在”不会引起消费者的注意,而正面的——存在的——特征确保了给人以可靠感。

在科学领域我们不断会遇到“正面效应”。对假设进行了求证可以发表著作,如果是卓越的成就还能获得诺贝尔奖,相反证明假设是错误的文章则不能在任何科学杂志上发表,而且据我所知也从未有人因此获得诺贝尔奖。但对科学假设的否定证明和肯定证明一样,都是有科学价值的成果。可由于“正面效应”,我们对于正面的推荐(你要做甲)比负面的推荐(你要放弃乙)更容易接受——而不论它们是否有意义。

结论:我们很少去考虑没有发生的事情,对于不存在的事物我们是盲目的。当战争的乌云笼罩时,我们会意识到它,但在和平年代,我们不会去想目前是没有战争的;当我们健康的时候,我们很少去想自己也可能会生病;我们走下飞机登上马略卡岛,决不会因为没有发生坠机而吃惊。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偶尔考虑下没有发生的情况,那我们会感到更满意,但这是种费力气的思考工作。这里最大的哲学问题是:“为什么是有什么,而不是没有什么?”你应该期待着快速的“不回答”,但其实这一问题是抵制“正面效应”的有效工具。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检验清单使人盲目 — 正面效应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