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自己做的菜吃起来更香 — 非我发明症候群

Spread the love

我的厨艺很一般,我妻子也知道这一点,但我偶尔还是能做出一道在别人看来可以吃的菜。几周前我买了两只鳎鱼,为了避开常见的单调的酱汁,我创造了一种新的酱汁——很大胆的组合,包括:白葡萄酒、榛子泥、蜂蜜、切碎的橘皮和少许黑葡萄醋。我妻子将我浇在鱼上的酱汁刮了下去,然后冲我抱歉地笑笑。可对我来说这酱汁并不难吃,我认真地告诉她这样是在错过一种独特的创造——但我妻子还是抱歉地冲着我笑。

两周之后我又买了鳎鱼,这次是我妻子下厨。她准备了两种酱汁,一种是她做的黄油酱,一种是“法国顶级厨师的配方”。我觉得第二种酱汁非常难吃。饭后她告诉我,第二种酱汁不是什么法国顶级厨师的配方,而是我在两周前创造的酱汁,她是想考考我。通过这个玩笑就验证了我的“非我发明症候群”,即认为所有不是“这里发明的”都是不好的。

这种“非我发明症候群”会使人陷入自己的想法中,不仅是鱼的酱汁,也包括解决方案、经营理念和发明创造。很多公司往往认为内部人士提出的想法比外部人士提供的解决方案更好更重要。不久之前我和一位软件公司的总经理共进午餐,他公司的专长是开发医疗保险公司的软件。他告诉我说,他的软件——以安全性和功能性的客观实际情况来看——要使潜在用户感兴趣非常困难,因为大多数保险公司坚信公司内部研发的软件是最好的。

如果一个团队坐在一起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并接着对方法进行评估,这时就可以明显地看到“非我发明症候群”现象,人们总会认为自己的想法是最好的。有意义的做法是将这一团队分成两组,一组提出新的方法,另一组进行评估——然后再交换过来。

我们会觉得自己的想法比其他人的想法更合适,不仅在兴旺的企业里有这一问题,在大部分利润率很低的新企业中也有这一问题。

在《怪诞行为学2:非理性的积极力量》(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The Unexpected Benefits of Defying Logic at Work and at Home)[1]一书中,心理学家丹·艾瑞里在《纽约时报》的博客中描述了他是如何对“非我发明症候群”进行测试的。他请读者回答6个问题,例如“在没有通过立法对用水量进行限制时,如何降低城市的用水量?”读者不仅要给出建议,还要对自己和其他人的建议进行评判,并说明愿意为每种建议投资多少时间和经费,读者只能从给出的50个词语里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这样做可以确保所有人给出的评判差别不会太大。尽管如此,大多数人仍认为自己的建议比其他人的建议更重要更适用(所有建议基本是一样的)。

从社会的角度来看,“非我发明症候群”会有很严重的影响。聪明的建议会因为文化差异而不被采纳。瑞士的阿彭策尔半州从未给予女性自主投票权(1990年以前由瑞士联邦法院来决定),是反映“非我发明症候群”的一个令人吃惊的例子。还有到今天我们仍认为是哥伦布“发现了美洲”,其实在他之前早有人类在那里生活居住了。

结论:我们会陶醉在自己的想法中。为了能够再次清醒,请你适时地保持一定的距离,回过头去审视你那些想法:在过去10年里有哪些想法是真的很超群?——你要这样问自己。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自己做的菜吃起来更香 — 非我发明症候群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