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如果没有什么可说的,就什么都别说 — 废话倾向

Spread the love

为什么五分之一的美国人无法在世界地图上找到自己的国家?当美国南部选美小姐卡罗琳娜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她还是高校毕业生——她对着摄像机说:“我个人认为,美国人无法在世界地图上找到美国的位置,是因为有一些人没有地图,而且我认为我们的教育,与南非和伊拉克……都一样而且……我认为他们应该……我们这里的教育……美国的教育应该帮助美国,应该帮助南非,应该帮助伊拉克和其他亚洲国家,这样我们才能建立起我们的未来。”这段视频在YouTube(世界上最大的视频分享网站)上传遍世界各地。
好吧,你可以说,不要和选美小姐斤斤计较,那下面的回答呢?“文化传统的自身发展过程,绝不是由于受到以主体为中心的理性和以未来为指向的历史意识的影响。在一定程度上,如我们所看到的主体间性的自由建构过程一样,个人主义的所有性现象表现为一种自我享有的自主性而瓦解。”你觉得熟悉吗?这是于尔根·哈贝马斯在《在事实与规范之间:关于法律和民主法治国的商谈理论》一书中写到的。
美国选美冠军和德国著名哲学家的例子都清楚地说明了同一个现象:废话倾向。不动脑筋、愚笨或无知会导致头脑糊涂,滔滔不绝貌似可以掩饰这种思想上的糊涂。有时候这种方法确实有效,但有时候却不行。选美小姐的烟幕弹效果就失败了,但哈贝马斯至少暂时是成功的。我们在掩饰时说得越多,其实越容易失败。再加上“权威偏误”(之前在《清醒思考的艺术》一书中介绍过),喋喋不休的内容有可能变成可怕的大杂烩。
我就经常会犯这种“废话倾向”的错误。年轻时我很喜欢雅克·德里达。我拼命地读他的著作,但在努力思考之后也没能理解,他的哲学对我来说成了神秘学的象征。这也使我的博士论文定向在这一方面。现在看来两者——德里达和我的论文——都是没用的废话。我就是把我的无知转化成了文字烟幕弹。
有“废话倾向”最明显的就是运动员。可怜的足球运动员被记者催促着作分析,其实他只想说:“我们输了比赛,就这么简单。”但记者必须要凑够直播时间,所以他要不断地提问,以便让球员和教练不停地说话。
在学术界,正如我们所见,“废话倾向”也在蔓延。一个学科获得的成果越少,这种现象就越严重。对“废话倾向”特别没有抵抗力的就是经济学家,这在很多评论和经济预测中不难看出。这种现象也出现在经济个体中,一个企业经营得越差,其总裁的废话就越多,而且废话之外还要加上多余的经营活动。这里值得称道的例外是通用电气公司的前董事长杰克·韦尔奇。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说:“你可能不相信保持简单明了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因为人们害怕自己被别人当成傻瓜,其实结果恰恰相反。”
结论:滔滔不绝可以掩饰无知。如果一些内容没有清楚地表达,其实是说话者自己不知道在说什么。语言表达是思想的镜子:清晰的思想会带来清楚的表达,糊涂的思想结果只会是废话连篇。很遗憾的是,我们只在很少情况下才有真正清晰的思路。世界是很复杂的,我们的大脑要思考很多内容才能理解世界的某一个方面。在你对整个世界顿悟之前,最好还是记住马克·吐温的话:“如果你没有什么可说的,就什么都别说。”简单是生活这条艰难长路的终结点,而不是起始点。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如果没有什么可说的,就什么都别说 — 废话倾向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