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看人的艺术】私人印记会说话

Spread the love

这时我犯了一个错误,没有让观众先猜结果就揭示了答案。没有往常的惊讶反应,出席者对于结果一点都不惊讶。我再一次明白,有些东西是得出事实之后才觉得言之有理,但这并不意味着整个过程都是如此显而易见的。在接下来的章节里我将展示观察是如何以全新的方式阐释这些”明显”结论的。

我写此书的目的之一,就是和你分享我了解的”观察学”知识,并告诉你如何成为观察专家。这样下次你去某人的办公室拜访他的时候,或者面试一个求职者的时候,又或者观察约会对象的住所时,你便知道问自己这样一些问题:电脑显示器上的漂亮图片反映出主人的什么个性?为什么他们总是面向拜访者的座位?贴在镜子上的鼓励话语对照镜子者而言有怎样的故事?你将学习利用这些物件——不管是办公室的琐碎物品还是卧室的信件——来判断某个人是外向的还是内向的,友好的还是多疑的,自觉的还是意志薄弱的。

你可能也会像我一样惊奇地发现,线索和实际意义之间没有确切的关联。正如我们都知道,杂乱的桌子并不意味着思维也是凌乱无序的(你需要更多的线索来得出结论),壁炉上方的十字架也不能说明你的同伴是信徒。

观察者能从各种事物中提取线索,电子邮件用户名,运动器械,光盘集和汽车,但不是所有的领域都是相同的。如果你想了解约会对象的可信赖度 ,他的音乐集可能没什么作用,但这可能会是了解他的兴趣爱好和价值观的好地方。但如果你想要了解他的政治倾向,你进入他的公寓不到两分钟便能知晓,可是这有必要吗?

知道从哪里下手,如何寻找他人的个性线索对掌握观察术至关重要。其他人又是如何利用你留下的线索呢?你的工作空间会让你的老板明白你应该晋升,还是会成为永远禁锢你的立体地狱?你的汽车收音机预设是否流露出你音乐之外的其他品位?为什么你的约会对象看了一眼你的公寓之后迅速找借口离开?成为一个成功的观察者的同时也意味着学会成为一个聪明的被偷窥者。

 
 

检查房间时,我们开始注意到居住者的心理印记,瞥见个性的不同表达方式。三种广泛机制,身份标签(identity claims)、情感调节器(feeling regulators)和行为痕迹(behavioral residue), 似乎将人与生活的环境衔接起来。

 
 

我们对个人空间的装饰,虽然从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功用,但可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的确,《盖洛普管理期刊》(Gallup Management Journal)的一份关于员工舒适度和投入度的调查表明:在舒适环境中工作的员工可能更投入,也会对公司的盈利做出更加积极的贡献。该调查谨慎地指出,”舒适”已超出了物质条件,人为营造的心理环境同样至关重要。这与我们的观察结论相当一致。我们的观察对象在装饰和改变空间方面所做的各种持续不断的努力表明: 他们需要借这些改变来影响他们的心理环境。

 
 

身份标签要么针对他人,要么针对自己,两种情况都有各自的心理功能。人们使用针对他人的标签,如辛迪的啦啦队花球和女神保险杠贴纸,传达出她们想如何被看待。因为一个人的观众明白其想传达的意思至关重要,所以针对他人的标签依赖于有普遍含义的物品。保险杠贴纸传达出辛迪的性别自豪感,啦啦队花球肯定了她对大学的忠诚。

 
 

办公室外的海报(当然是指与悬挂在室内供所有者看的海报相对的海报)极为有趣,因为所有者很少看到。因此这些海报属于针对他人的标签。我们后边将看到,这些宣示主要是想传达物主的真实信息。但是这些信息的传达还是有策略性的,甚至还有欺骗性。用偶像如李小龙、图派克(Tupac)[2]和当红电影如《落水狗》等的海报来装饰房间的学生显然是想让来访者觉得他很酷。但是究竟他有多酷,我们还需要进一步了解。

 
 

针对其他人的身份标签可能会发生变化,这取决于你想要影响到谁。你为了赢得老板的好感而做的事情跟你想博得异性的欢心要做的事情也不尽相同。然而,正如自由电视制片人柯林·科鲁兹(Colleen Kluttz)发现的那样,我们越来越难将我们的观众区分开来。

除了向别人说明我们希望如何被看待,我们还可以出于自己的利益做象征性说明。这些针对自己的身份标签强化了我们如何看待自己这个问题

与许多文化符号一样,马丁·路德·金显然很清晰明了,但是针对自己的身份标签也可以是手工艺品,它们的意义对他人而言会晦涩难懂。只要这些物品有私人意义,它们就有意义。去摩洛哥度假的时候在海边收集的鹅卵石能将某人与他的摩洛哥之行留下的记忆联系起来;高中科技博览会上奖励的一支钢笔可能表明获奖者现有的化学家身份。私人物品能给观察者传递大量信息,即便确切意义并不清晰。与其他物品相结合,鹅卵石或者钢笔就能传达出收藏者对其人生的某个时期的喜爱

 
 

一个简单的衡量身份的试验方法——一个陈述测试,此测试包括20个句子,每句都以”我是……”开始,后边是空格。参与者要在12分钟内尽可能地填满空格(想一下你可能想出来的事物)。一般情况下,人们能在给定时间内回答17个问题。20个答案很宽泛,包含一个女孩、一名运动员、金发、已婚、来自芝加哥等等。一些人简单地说自己有宗教信仰或是一个学生;其他人把自己描述得更具体,如基督徒、佛教徒或者一个可怜的基督徒、医学预科生、正在学习工程或者一个好学生。即便是这样,小组的回答也让我们感到此种方法可以显示他们的潜在身份范围。

我们考虑身份标签的时候,注意其位置是非常重要的。位置决定了线索所起的心理作用

 
 

实践中,很难区分一个身份标签是针对自己的还是针对他人的。贴马丁·路德·金的海报可能会同时强化你对自我的认识并让别人了解你的价值观。但是将这两种标签区别对待很有必要,因为它们反映的是不同的动机。例如,这种区分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的差别。在一个人的家中,是什么把玄关、餐厅、客厅和次卫等他人肯定能看得见的地方,与卧室、书房和主卫等需要高度安全感的地方区分开来呢?可能有宗教标志的图像,例如十字架或犹太教灯台,是放在公共空间的,而一些家庭物品则放在私人空间。又或者,如果主人不太在意家庭隐私,反而把精神层面的身份看成是私密的,那么他可能就会将宗教图像藏起来,把家庭照片拿出来给大家看。

对观察者而言,发现这些不同很有价值。因为它们暗示着对自我的潜在分解。几年前,我的一个科学家朋友吉纳维芙来城里参加一个干细胞研究会议,我和她在酒吧相遇,当时她正同一个参会的神经生物学家聊天。这不是我的研究领域,会议上也没有我认识的人,所以在选择聊天话题的时候我显得有点傲慢,不像我在自己的专业圈子里谈话时那样有礼貌。一时兴起,我把聊天的内容转到道德和宗教上去了。但是我很快就意识到吉纳维芙的同伴变得异常安静。从一些无意间的谈话中我们得知,他和绝大多数的生物学家相反,有着虔诚的宗教信仰,却对此一直保持缄默。鉴于我的嗜好,我开始情不自禁地想象这种不自在的分裂感是如何在他的一亩三分地里表现的。我可以确定,他的研究室和实验室并没有明文禁止拥有宗教信仰,但是他的秘密被发现之后他很震撼。我怀疑,他家的公共区域中几乎没有精神象征;我们可能只会在他感到真正安全的地方发现这些象征,如在他的卧室或者书房里。

所以作为一个观察者,你需要注意人们给自己和他人的信号之间的差异,但是也要准备好留意差异不存在的情况。伪装的外表可能符合主人的自我认知,因为这可能不会反映出内在自我和外在自我之间的博弈。有时候,刚开始就表现为公共空间的场合也会涵盖私人空间。许多办公室就是如此。剧场将管弦乐队的位置设在舞台前方,从心理上就把舞台与后台分开来。你可以在一个空间内用这种公共空间和私人空间之间的区别来观察身份标签。在一间办公室里,工作人员和来访者被一张桌子隔开,查看一下桌子上物品的朝向。这个人的配偶和孩子的照片是面向他吗(”我因自己是这样美好的家庭的一员而自豪”)?或者照片是朝外的,主要是想让他人看(”看看我漂亮的另一半和我的孩子”)?

另一个能看到差异的地方就是前院和后院,后院多数是供娱乐和休息的地方,前院是多数人向外界发表”声明”的地方。如果你想挂一面旗子,将旗子挂在前院才会有意义,而不是挂在后院。前院的空间可以被任何一个经过的人看到,也会提供房主的个性线索。

 
 

情感调节器

心理学家很早就知道最佳表现与最佳激励有关,想把一件事情做好,你必须保持警觉全情投入,而不是兴奋得不能专注于手头上的事情。激励条件因人而异,一些人在没有视觉和听觉刺激的环境下,如图书馆或者安静且装饰素雅的房间工作起来更高效;另外一些人则喜欢周围有事情发生的环境。我喜欢在吵闹的咖啡馆工作,放着音乐,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周围有人在闲谈,但是我的同事在这种环境下连一份报纸都读不下去。

我们收集的关于自己的东西以及我们创造的环境并不是要表明我们的身份,而是用来控制我们的感情和想法。”情感调节器”——家庭照、纪念品、音响里的光盘,甚至是墙上的颜色——能帮助一个人追忆往昔快乐时光,帮助一个人专注于重要工作,或者为一个人在城里过夜打气。

人也会用音乐来控制或维持所思所想,他们的选择是判断个性的有用线索。当我看到一张光盘音乐集收录了很多舒缓的爵士乐时,这就暗示着主人维持着一种平静的情绪;那些吹捧斯坦·盖茨(Stan Getz)、艾灵顿公爵(Duke Ellington)和比莉·荷莉戴(Billie Holiday)的人,一般比不喜欢爵士的人更乐观一点。音乐是控制情绪的一种广泛传播并且高度灵活的方式。音乐如此强大,有时被用于心理实验来影响研究对象的心情。

有时也会有一两个例外(例如爵士乐)。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居住空间里关于人们焦虑程度的线索少之又少。然而,有一条有趣的线索:鼓舞人的海报。显然,高度神经质的焦虑者使用传达自我肯定和鼓舞人心的信息的海报来控制自己对事物的担忧和忧郁情绪。海报是视觉形式的自我调节。

 
 

行为痕迹

我使用”行为痕迹”这个术语来指代我们每天的行为给环境留下的物理痕迹,有时是没有行为留下的痕迹,书桌上的脏空咖啡杯是你不愿意洗涮留下的痕迹。并不是所有的行为都会留下物理痕迹,微笑就不会,走路、说话也不会。但是确实会留下痕迹的行为能够告诉我们一个人的特点、价值观和目标等信息。

吉迪恩留下的痕迹,就是那些物品以及物品的放置(或无序),表明行为是偶然发生的。公平起见,堆积物的摆放并不是完全随意的。除了短袜,物品似乎多多少少放在房间的某个特定位置。例如书架,90%全是书,其余是一些便签、软件光盘、索引卡和金考快递信封。回收箱中,上边是一个塑料袋,几页纸下边是一个未打开的麦片盒子,其余大部分全是纸。

和其他观察对象一样,我们给吉迪恩做了个性测试,也从他的熟人中做了调查。测试和他的朋友都证实他的行为痕迹说明:他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规划,组织能力并不出色。

行为痕迹分析是遵循不打扰他人的传统方法。此类方法的重点是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评估他们的想法、感觉以及所做之事。

 
 

行为痕迹是一种不会打扰人的研究方式,但它不是用来评估行为的一般类型(是不是参观博物馆者喜欢埃及木乃伊甚于内战期间的信件)。我的研究主要关注一个人的重复行为(阿尔菲是否一直在叠衣服)。调查者要寻找的是特定个体影响世界的明显证据,最好是人们待上一段时间的地方(因此有许多机会留下证据),在这些地方,我们的调查者能合理地将痕迹和留下痕迹者对号入座。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开始研究个人环境,如卧室、办公室,各种表达方式,如音乐爱好和着装风格。

要理解为何行为痕迹对我们的工作如此重要,就得看一下个性的一个有用定义:个性是属于一贯的思想感情和行为。如果你按照字母顺序整理过一次书籍,这并不能表明你是一个有条理的人。如果你只尝试过一次新菜肴,这也不能印证你是一个胸怀宽广之人。因为一个行为若属于你个性的一部分,它应该是你不断重复去做的事。想要真正变得有条理,你必须系统放置书籍,并把它们放回该放的位置。此外,你还应该整理光盘,给电子邮件做文件夹,把开瓶器放到指定的抽屉里。

要想胸怀宽广,你应该经常尝试新菜,不能只把它作为典型保守菜单的小插曲。你还应该喜欢非传统节日多于传统节日。你应该喜欢在一场名不见经传的舞蹈表演中冒险,而不是年复一年地看《胡桃夹子》(The Nutcracker[6]显然,重复行为会比偶然越轨更能留下痕迹。卧室和办公室通常是这些重复性行为证据的藏身之处。我相信,这也就使它们成为发现人们个性的好地方。卧室里积累的痕迹比通过面谈记录或几场会议更能揭示一个人的行为。

 
 

垃圾研究是一个严肃且科学的研究方法,用于鉴定人们消费和丢弃的东西。该项目不是为了了解特定的人群,而是为记录消耗和丢弃的一般趋势。例如,研究人员通过查看特定地区丢弃的快餐盒来追踪社交形式。

垃圾项目的原理和方法可以用来研究特定人群,但比较遗憾的是在我们进行卧室和办公室研究时,不允许动任何东西。因此,虽然我们很想将垃圾桶翻个底朝天,却不可以这样做。当然,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们的解密专家偷看垃圾桶。如果你有机会(正当)观察别人的垃圾桶,千万不要错过机会。它可能不是物主的灵魂之窗,但它确实能告诉你一些你意想不到的信息。你可能会找到个人作品,告知你此人是怎么想的,又在想什么。五张丢弃的信纸,虽然没能看到最终版,但每一张都闪耀着水晶般的光芒,充满着能量,不仅透露出他的新世纪信仰,也透露出他注意维护社会关系。揉搓成团的购物单和商店收据不仅能让你知道他买了什么,而且能告诉你他是如何购买的。冲动的购物者会买购物清单上没有列出来的物件,但是一个有计划的购物者会在有需要之前就考虑购买大量物品。丢弃的艺术品能证明创造性的鉴赏能力。空药瓶——抗抑郁、抗焦虑及类似药物——可能会揭示一些我们在其他地方发现不了的潜在倾向。

 
 

丢弃在垃圾桶的物品很有价值,有两个原因可以解释。第一,物主已经不在乎这些被丢弃的物品了,所以它们便不再像那些可以继续用来维护形象的物品一样受到重视; 第二,垃圾桶里的物品能够反映真实发生的事情,不仅仅是那些我们认为在哪天会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做过的事情和将来计划做的事情之间的区别带我们认识了一种新的行为痕迹:你不仅可以在物质空间发现过去的行为,也可以找到关于预期行为的线索。在一个房间中,我看到一瓶未开封的酒和一些围成圆圈的地垫,这些物件表明主人正打算款待客人; 在另外一个房间,我们看见一本新剪贴簿、一把剪刀和一瓶胶水,这些物件则表明住在这里的女人开始关注情感需求了

 
 

行为痕迹的说法打断了一些尚待完成的活动,但一般的推理过程是相同的。一个空间的物品以及这些物品的布置方式反映了潜在的行为。正如了解私人空间和公共空间中痕迹的区别是有指导性的一样,寻找预期行为和已发生行为之间的差异也是有用的。根据茶壶、茶杯和数不尽的茶包来判断,这个人是希望邀请朋友来喝茶吗?但是他是不是并没有这么做,因为茶壶和茶杯上没有茶渍,未开封的茶包上是陈旧的最迟消费日期——这些线索只有高级的观察者才能发现。

 
 

我谈到你可能把照片和符号——一张你和伴侣与孩子的照片或者是印有哈佛大学标志的咖啡杯——作为自我的身份标签。这些自我的身份标签之所以能起作用是因为它们肯定并支持你的自我形象;它们使你心安并且感觉良好。也就是说,事物同时可以是身份标签和情感调节器。所以当你翻阅这本书时,当你观察他人的空间时,问问你自己,这个人拥有何种独特的个性,问问这个人这样做有何所思所想;他展示出来的照片是否反映了工作取得了成功(开着崭新的捷豹参加高中同学聚会),是否反映出在自然奇观面前感到渺小(阿特拉斯山上的营地),是否反映出交往能力(与比尔·克林顿握手),是否反映出与伴侣的浪漫关系(照片中的主角正拥抱着伴侣),或者是否反映了有爱宠的陪伴(你和鲁夫坐在码头上向湖面看去)?

我们在本章中了解了人们是如何通过身份标签、情感调节器和行为痕迹将我们的行为留在私人空间里。这些原理并不相互排斥,解释线索的原理也并不总是明确的。靠在卧室墙上的滑雪板也确实能反映追求刺激的行为,但是滑雪板主人把它放在可以看得到的地方,而不是收藏在壁橱里,这可能表示她想让别人知道她过着积极的生活。形成印象时,你需要将这些区别记在心间。在培养观察技巧的时候,停下来,四处看看。无论你是坐在家里、火车上、汽车上或者咖啡屋里,我们很容易就能看到这些明显的证据和无意间的表达。当你考虑这些物件为什么会摆放在这些位置时,你就开始构造其主人的故事了。

根据卧室、办公室和网站而形成的猜测与日常生活中我们对个性的猜测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我们依靠的是新形式的信息。作为观察者,你的工作就是学习如何解读。为了完成这项工作,我们需要了解一些古代雅典人的聚会,找出”大五”人格模式(”Big Five” model of personality)。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学习何种研究能告诉我们人们区分彼此的多种方式。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看人的艺术】私人印记会说话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