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知乎回答】毒瘾真相

Spread the love

关于毒瘾,经典的理论建立在直接的神经生物学上,认为毒瘾是毒品带来的生理反应。对此最著名的实验是给笼子里的老鼠两份水源,一份普通淡水,一份勾兑了海洛因,那么老鼠就会一遍遍跑去喝含有海洛因的水,连电击也不能阻止它们,最终把自己饿死、累死、撑死。

这是因为哺乳动物能对某种行为产生欲望,都来自大脑的”奖励系统”,一条从中脑-边缘系统通道(Mesolimbicpathway)抵达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的多巴胺通路。

一般情况下,抵达伏隔核的多巴胺都会被内啡肽受体抑制,使我们不至于太容易满足,


但而海洛因等鸦片类药物,以及烟草中的尼古丁,都能与内啡肽受体结合,解除抑制,促使多巴胺超量释放,给人带来强烈的成功感。类似的,可卡因和冰毒也能在奖励系统内作弊,给我们带来极致而廉价的愉悦。


另一方面,高水平的多巴胺又会促使伏隔核制造更多的ΔFosB因子,从内部削弱多巴胺的影响,使我们需要更强的刺激才能感到满足,这原本是敦促哺乳动物戒骄戒躁再创新高的天然机制,但药物作弊的多巴胺超量又快又强,一旦停用就会陷入生不如死的抑郁和痛苦——这就是”毒瘾”。


我们发现,性交、酗酒、暴食、赌博、奶头乐……一切能成瘾的事物都在伏隔核中唤起了高水平的ΔFosB因子——可以说,我们找到了成瘾现象的分子开关,毒瘾的经典理论得到了证明——但我们恐怕低估了事情的复杂程度。

在明确处方药之前的19世纪初到20世纪上半叶,吗啡和可卡因都被制成各种专利药,不治病但能掩盖病痛,患者不知不觉自行痊愈,大赞疗效显著。为此,德国拜尔制药在1897年给吗啡加了两个乙酰,增强了穿透血脑屏障的能力,大获成功,二乙酰吗啡能营造强烈的成功喜悦,因此被称作”英雄”,也就是海洛因。同时,日本的长井长义在1893年也给镇痛药麻黄碱脱去一个羟基,成为甲基苯丙胺,使其更容易穿透血脑屏障,又由绪方章在1919年制取了纯品,晶莹剔透,就是今天”冰毒”。

直到今天,复方甘草片仍然以吗啡为有效成分,抑制咳嗽反射,换来安宁的呼吸。同时,鸦片类药物也还是常见的临床镇痛药;甲基苯丙胺则谨慎地用于多动症和极端肥胖症的治疗。但奇怪的是,我们很少听说病人因为治疗上瘾,倒是很多健康人滥用这些药物缓解压力上了瘾。

另一方面,在越战期间,美军用2.25亿片振奋药物使20%的越战军人染上了毒瘾,一旦战争结束,几十万瘾君子必将成为巨大的社会隐患。然而诡异的是,战争真的结束后,95%以上的毒瘾自动消失了,归国军人平静地恢复了生活。

这给人们提供了反思的线索:士兵在地狱般的异国战场上滥用药物成瘾,然而一旦回到温暖的家庭和忙碌的工作中去,成瘾现象就自动终止了——生存环境这个重要变量竟然一直都被忽略了。

于是上世纪70年代,加拿大心理学家布鲁斯·亚历山大设计了一套著名的”老鼠乐园实验”:在占地开阔的饲养场里安排美味的食物、充分的照明保温、花样百出的玩具,还有温馨的交配空间,一处普通水源和一处加了吗啡的水源,然后统计老鼠在其中饮用吗啡的频率。

结果亚历山大发现,无论实验的老鼠此前有没有染上毒瘾,只要住进乐园,都不会刻意饮用吗啡,不会染上毒瘾——于是他综合这些现象,尖锐地指出:哺乳动物对药物产生强烈的依赖并不是简单的生理反应,而是对痛苦隔绝的环境的适应行为:当社会陷入崩溃、失业率暴增的时候,毒品总是会异常地泛滥,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而那些不得不服用止痛剂的患者知道家庭和工作都需要自己,渴望回归正轨,就很难产生药物依赖。

2000年,葡萄牙正面临着欧洲最严重的药物依赖问题,仅海洛因成瘾者就占据成年人的1%。当局在走投无路中根据这一理论采取了新的戒毒措施,将过去用于隔离的经费用于帮助吸毒者再就业,找到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结果功效显著,毒品依赖者已经减少了一半以上。


于是一系列事实让我们意识到,人类对毒瘾的认识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威慑、隔绝甚至羞辱的经典戒毒手段,应该受到深刻的反思;


同时,对于社会危机和的毒品泛滥的相互关系,我们也应该有更新的认识。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知乎回答】毒瘾真相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