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转】就算再有才华,徐志摩也绝对称得上渣男—评论更精彩

Spread the love

若要评选中国近代史上最多情的诗人,徐志摩一定榜上有名。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我唯一之灵魂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他不愧是情诗圣手。文采斐然,下笔深情,几句就勾画出一个追寻真爱的孤独灵魂。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甘愿为爱献身的翩翩君子,却对结发妻子鄙视而冷漠。

他婚后疯狂追求林徽因,甚至不惜让妻子堕胎。

追求林徽因无果后,他又夺走好友之妻陆小曼。

与陆小曼成婚当天,他的老师梁启超在婚礼上当场大骂:“不道德至极!”

放到今天,徐志摩就算再有才华,也绝对称得上渣男。

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怎样一种体验?

徐志摩的结发妻子张幼仪,非常有资格回答这个问题。

这一切,都要从1915年的隆冬说起。

那一年,徐志摩与张幼仪结了婚。然而,本该浪漫温情的洞房花烛夜,徐志摩却冷漠至极,敷衍了事地行使了作为丈夫的义务。

他们之间的沉默,就是从那一夜开始的。

张幼仪后来才知道,早在定亲前,徐志摩第一次看到她照片时,就用嫌弃的口吻说了一句:“乡下土包子。”

张幼仪其实是名门望族之后,见过她的人都评论说“线条甚美,雅爱淡妆,沉默寡言,秀外慧中”。

但到了他眼里,她的沉稳踏实却成了僵硬乏味,呆板无趣。

受父母之命娶了张幼仪的徐志摩,对她百般挑剔。

有了儿子后,他认为自己已经完成了传宗接代的任务,再一次提出要远渡重洋。

这一次,他的父母没有阻拦。

结婚四年,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却只有四个月。

婚后生活之惨烈,让张幼仪痛苦又不解。

丈夫的鄙视,甚至让她怀疑起自己的价值:自己就这么不堪?这么让他想逃离?

后来她才明白,徐志摩不是不想谈恋爱,只是不想跟她谈恋爱。

在张幼仪前往伦敦与丈夫相聚时,就迎面撞上了这个可悲的事实——对她冷若冰霜的徐志摩,对别的女人居然有那么大的热情。

这个别的女人,就是林徽因。

在国际联盟的一次演讲会上,林徽因的父亲林长民在会场演说。演说结束后,徐志摩一眼便看到了跟在林长民身后的林徽因。

林徽因比张幼仪年轻四岁,出身好,又是新女性,讲得一口地道英文。在徐志摩看来,比起 “刻板”的张幼仪,林徽因对社会的看法,对感情的追求,对诗情的理解,都与他不谋而合。

他随即对林徽因展开了狂热的追求。

徐志摩似乎忘了,他还有一个家庭。

1920年,张幼仪坐船抵达伦敦。

然而,徐志摩见到她后,做的一件事就是带她去买了一身新衣服,因为她穿的中式服装太土,让他在朋友面前丢脸。

他和林徽因的联系,也一直没有断。

1921年春,徐志摩取得了剑桥大学皇家学院特别生的资格,和张幼仪一起搬到了沙士顿乡下居住。

她负责买东西,打扫内外,料理二餐。

他却每天早上都以导师喊他帮忙为借口急匆匆地出门,然后跑到伦敦与林徽因见面。

张幼仪知道自己是旧式女子,也愿意改变。但徐志摩却像堵坚硬的墙,让她用尽全力也无法改善局面。

“我毕竟人在西方,我可以读书求学,想办法变成饱学之士,可是我没法子让徐志摩了解我是谁,他根本不和我说话。”

过了不久,张幼仪又怀孕了。

知道消息后的徐志摩立刻说:“把孩子打掉。”

她非常震惊。在她看来,只有濒临绝境的女人,比如有了外遇,或者快要饿死喂不饱孩子的人才会冒险打胎。

徐志摩冷冰冰地回:“坐火车也会死人,难道就不坐火车了?”

接着又补了一句:“这种事在西方是家常便饭。”

后来,他甚至抛下怀孕的妻子消失了几周,走时连行李都没带。

她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她的丈夫,或许从来都不曾爱过她。

孤立无援的她只好投奔兄长,在德国生下了次子彼得。

后来,林徽因也选择与徐志摩不辞而别,决然回国。

林徽因在写给徐志摩的分手信中写道:

“我忘不了,也受不了那双眼睛。上次您和幼仪去德国,我、爸爸、西滢兄在送别你们时,火车启动的那一瞬间,您和幼仪把头伸出窗外,在您的面孔旁边,她张着一双哀怨、绝望、祈求和嫉意的眼睛定定地望着我。我颤抖了。那目光直透我心灵的底蕴,那里藏着我知晓的秘密,她全看见了。

直到此时,久无音讯的徐志摩才亲自去德国见了张幼仪,目的只有一个——离婚。

他拒绝了妻子“离婚要通过父母做主”的请求,嘴上不停说着:“不行,不行,你晓得,我没时间等了,你一定要现在签字……林徽因要回国了,我非现在离婚不可。”

他终于对她显出了哀求之色,目的却是为了追回另一个女人。

她终于签了字,说:“你去给自己找个更好的太太吧!”

离婚后的张幼仪,终于活成了现代女人眼里的励志楷模。

她在东吴大学教授德文;

接管经营上海女子商业储蓄银行,并在短时间内使其转亏为盈,被誉为中国第一位女银行家;

开办云裳服装公司引入新潮时装式样;

同时,她也进行股票交易操作;

参与策划编纂台湾版《徐志摩全集》

……

她曾说“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找到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成长。他使我得到解脱,变成另外一个人。”

离婚后,徐志摩立即回国,试图追回林徽因。

然而,当他一跨进林家大门,赫然就是这样一副楹联——“长者有女年十八,游学欧洲高志行。君言新会梁氏子,已许为婚但未聘”。林徽因已经被许配给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成。

徐志摩备受打击,但因林徽因与梁思成还没正式定婚,所以他没有放弃。

他邀林徽因夜游香山,向她倾诉,甚至当着梁思成的面来找林徽因。

后来,连梁启超都坐不住了,给他写了一封长信。大意便是:“你就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上了,你这种做法,不论你未来是否能够与徽因在一起,现在就已经给人带来痛苦了。

徐志摩对此视而不见,坚定不移地挖墙角。

尽管徐志摩是梁启超的学生,但次数多了,还是被梁思成给轰了出去。

最后,还是林徽因亲手断了他的念想,说她马上就要和梁思成去美国了,他们必须“离别”。

徐志摩这才无可奈何地意识到,他的女神已经决然离去。

几年后,徐志摩在北平交际场找到了另一位灵魂伴侣。

19岁的陆小曼,正是“京城一道不可忽视的风景”。

不过,当时的她早已罗敷有夫。她的丈夫王赓,与徐志摩是故友。

日防夜防,兄弟难防。

王赓为了让陆小曼过上更好的生活,把精力都花费在了读书、工作和学问上。这让喜欢交际的陆小曼倍感寂寞。

王赓被调去哈尔滨后,交待徐志摩多多帮忙照顾在京的妻子,没能想到,好友却毫不掩饰地对陆小曼展开了攻势。

徐志摩在信中写道:

“不要成为一只洁白美丽的稚羊,让那满面横肉的屠夫擎着利刀向着它刀刀见血的蹂躏谋杀。”

其中“屠夫”,指的是陆小曼的丈夫王赓,而“稚羊”,指的便是陆小曼。

他不断鼓动陆小曼离开她那“残忍”的丈夫,也不要管那“庸俗”的父母,和他走就对了。

两年不到,双方已经相爱得不能自拔。

在他的猛攻下,陆小曼决心开始新生活,甚至堕胎打掉了王庚的孩子。

王庚无奈,只得同意离婚。

次年,两人在北海公园举行了结婚仪式。

结婚时,徐志摩请来了老师梁启超来当证婚人。

梁启超当众喝骂道:“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以至于学无所成,做学问不成,做人更是失败,你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的证明!陆小曼,你和徐志摩都是过来人,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恪遵妇道,检讨自己的个性和行为,离婚再婚都是你们性格的过失所造成的,希望你们不要一错再错自误误人!”

徐志摩可从没想过恩师会来这么一出,顿时面红耳赤。

他只得小声地说:“请老师不要再讲下去了,给学生一点面子吧。”梁启超这才住口。

最后,梁启超还补了一句,“我希望这是你们两个人这一辈子最后一次结婚。”

后来,徐志摩的笔名“云中鹤”被表兄金庸,安在《天龙八部》里一个淫贼身上。

连鲁迅也批他是“流氓”。

两人当时惹来的争议,由此可见一斑。

众所周知,徐陆两人的婚后生活也并不顺利。

陆小曼染上了毒瘾,终日吸食鸦片,徐志摩为了让她继续过奢侈生活,不得不在多个工作中奔波。

梁实秋曾说:志摩临死前几年的生活,确是濒临腐烂的边缘,不是一个敏感的诗人所能忍受的。

1931年11月18日,徐志摩在南京会见故友后,搭上了邮机。

第二天,这架邮机在一片大雾中撞山炸毁。

这位浪漫多情的诗人,终于如来时一般轻轻地离开,死时34岁。

徐志摩曾说,爱情是他甘愿为之献身的宗教。

然而,他那激情燃烧的爱却经常灼伤旁人。

从张幼仪到陆小曼,在他的传奇情史里,他有时冷漠得像块石头,有时又偏激得像个小孩子。

其实,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激情,也许只是一种极致的浪漫主义。

真正的爱不该蓄意刺伤旁人,也远远不该这么自私。

=======================================================================

二楼回答

(1)徐志摩跟张幼仪的婚姻到底问题出在哪儿?

很多不读书的人一提徐志摩,就是两个字“渣男”,但是忽略了他对林徽因并不渣(当然本身他们没有真正开始过),忽略了他对陆小曼真心“不渣”。

徐志摩陆小曼婚后,陆挥霍,徐家断了经济资源。

很多富家子弟,爱起来都轰烈,但是给生活一逼,都是要丢了女人认错回去的。

徐志摩这样看起来天真兮兮的却没有,四处辗转上课,同时打几份工好不好?身体力行,养活陆小曼。

陆的情绪常年不好。

徐跟她说,受苦的人是没有悲观的资格的,不要让自己沉沦。

这跟普罗大众对徐的想象其实已经很不同。

他只是对张幼仪“渣”而已。

对这门婚姻开始就是一副死相表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后常取笑她是”土包子”,对她说的那些恶毒话,这些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作为徐志摩“渣”的证据,很多人都能背下来!)但是很多人自行略过了后期徐志摩遭遇贫寒困窘,在张幼仪手上借钱,跟朋友写信说,她现在真的变得什么都不怕。

这句评价,你不能说是“爱”,见了活鬼的,徐志摩就没有一分钟爱过张幼仪,但是我以为比以前徐志摩对她的态度是有转变的,至少这句话里带了一点点是敬意甚至是敬畏的东西。

从这个角度去看,才知道徐志摩跟张幼仪这段婚姻悲剧的根源到底在哪儿?

“爱情”的选择是由一个人对于“实用性”和“审美性”的需求决定的。

张幼仪这个人是很得到大众赞赏的,因为这是个强悍的女人,也因为她是个“实用”的女人,梁实秋说她是一个对社会对子女对丈夫尽到责任的女人,值得尊敬。

从这个角度看,张幼仪不要比陆小曼强太多,张幼仪跟徐志摩离婚后,抚养他的儿子,赡养他的父母,打理他的丧事,甚至还给陆小曼寄钱用。

但是张幼仪是个什么人呢?

是个徐志摩死后多年,守寡多年的张打算再嫁,首先问二哥和四哥自己能不能嫁?没得到确切回复,又改问自己的长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是徐志摩不搭理她),老来从儿,这是标准的张幼仪。

后人问她爱不爱徐志摩,她有些茫然,说,我不知道什么叫做爱,假如说爱是为他做了多少事的话,我怀疑我是这些人中最爱他的了。

张幼仪这样规矩务实的人,时时刻刻像一篇标准范文的人,徐志摩怎么会爱?

而反观陆小曼有什么用呢?常年写信都是黑夜要吞噬我啊,不快乐啊,身体不好啊,空虚啊,奢侈挥霍啊,各种巴拉巴拉。她只是好看,好看还不够,闲着发慌还要无病呻吟那种。

陆这种女人让我想起有人评价昆曲名家华文漪,说只有她演《牡丹亭》的杜丽娘才有天然风韵,因为她生来就有一种非劳动人民气质,没事闲的发慌思春的“气质”。

张幼仪是“实用性的”,而陆小曼是“审美性的”。

徐志摩这只花瓶呢,就只能插陆小曼这支花儿,张幼仪他嫌弃她笨拙。

而到了张幼仪的第二次婚姻,嫁了个医生,这回就找对了花瓶。

为什么呢?

因为张幼仪的优点,徐志摩根本不稀罕,因为不稀罕,所以也看不到。

虽然张家有钱,但是尼玛徐志摩自己出身也不差好不好?

徐志摩是徐家的长孙独子,自小过着舒适优裕的公子哥的生活,接受新式教育,出国留学,这种人,他对“实用性”根本没啥概念好不好?

再想下,这样的人,往往都是对“实用性”不会太感兴趣的,试问胡适对张幼仪感兴趣吗?没兴趣,只对陆小曼有兴趣。梁实秋自己夸奖张幼仪,你给她一个张幼仪,他未必肯要….

文人都是“审美性”的,尼玛穷书生YY的狐狸精都好看又性感,当然还要帮他做家务。(所以穷书生最过分,审美性和实用性都要!)

反而徐这种本身家境有钱的,就只要求“审美”了,只是徐志摩的性情表现的特别偏激,诗人行径,所以张幼仪看起来特别悲剧而已。

到了后期,他家里断了他的经济来源,自己一天打几份工养陆小曼,四处讲课后,徐志摩才对张幼仪稍有改观,因为他妈的,原来挣点钱这么难啊!看不出啊,这乡下土包子,也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而张幼仪再次改嫁的那个医生,是个同样务实的人,一个人离异带着几个孩子,又是这把年纪了,这种人对“实用性”的需求就远高于30多岁就挂掉的徐志摩啊。

从这儿,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残酷的结论:

一样东西,一旦特别实用却不美观,就会让人觉得档次不高,女人同理。

对“实用性”有要求的男人,一般属于比较初级的生活阶段。

(2)张幼仪是不是真的有情感营销号吹捧的那样值得女生学习?

看完她的传记《小脚与西服:张幼仪与徐志摩的家变》,我一方面觉得,这个女人强悍,但是一方面我觉得她挺惨。

张幼仪凭着她的一股“硬气”,在徐志摩的冷眼下活了下来(怀着孕,在异国,没有钱,徐志摩一声不吭的抛弃她跑了),这是她强悍的一面,这股硬气恐怕连徐志摩都得怕。回国后打理生意,这些确实是值得女性学习的一面。

我觉得她爱徐志摩,虽然她在回忆录里说她不知道爱是什么,也虽然徐志摩从来没对她有过半分好脸色。

她想“挣赢”,光凭这一点,她就输了。

这种“挣赢”是她不能忍受在火车上听到对面两个女性谈话。

张幼仪一定很丑吧,不然徐志摩会不要她?

这种“挣赢”还体现在她在回忆录中说陆小曼和林徽因的地方。

虽然她说她对陆小曼本人毫无意见,陆跟徐结婚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婚了。但是在回忆录里,她所回忆到的陆小曼,一些是来自于听说徐志摩母亲和父亲多不喜欢陆小曼,一些来自于她亲眼见过徐志摩有多爱陆小曼。

徐母痛恨陆小曼,说她吃饭都吃半碗,剩下的就当着徐家父母面说,摩,你帮我吃完它吧。张幼仪书里补充说,我的长子阿欢还很小,也知道一碗饭不吃完是不礼貌的。徐母又说,陆小曼上老家的楼梯,要徐志摩抱上去,张幼仪又在书中补充说,这在父母面前怎么能做出这种行为,而那楼梯多长啊。

她后期赡养徐家父母,似乎自己不是徐志摩的妻子,却是徐家的媳妇。徐志摩母亲去世,让她去主事,她说我已经离婚了,让陆小曼去,徐志摩说陆小曼弄不了,最后张幼仪说,那我去了,凡事得我拿主意,陆小曼只能听着。

这里面未必没有一种潜意识,那就是,你陆小曼“挣”的赢徐家的全部吗?

至于亲自见到陆小曼的那一次,是胡适邀她参加的,她去了,见到她叫他摩啊摩,他则叫她龙龙。张幼仪对胡适的邀请表示,不知道他为什么也叫我去,也许只是为了让我看看他们已经西化到什么程度了?很显然这里张幼仪不认为胡适有多善意。

又说她在当场看到陆徐二人的情态,她很硬气,看到这一幕,只说我是记得当年徐志摩怎么对我的。又说,陆小曼是很讨男人喜欢,我承认我没有她会这些。

这个认知,我以为对张幼仪来说,是很痛苦的。

等到她的儿子长大后,喜欢的女人跟父亲一样,就是喜欢漂亮的有女人味的,于是,她给儿子找了个好看的,而且为了避免当年徐志摩看不起她的事情发生,她让那姑娘出国留学,往“才女”这条路上培养,也就是培养成“懂情趣”的陆小曼林徽因一派,而不是培养成自己这派。

张幼仪的困扰就是,在她的视角看来,陆小曼真是事儿没我会干,钱没我会挣,对徐志摩也实在是不怎么样,但是就能让徐志摩要死要活,而且张最终自己还不得不让步,我认为这种困扰,对张幼仪是非常残忍的。

某种意义上就是承认自己“输”。你自己引以为傲的那一套,男人根本不在乎。

而这种困扰,我想很多“正派硬气”的女人都有,包括现在的女人。

我们觉得男人们的品位实在太差了,他们喜欢的女人,我们都匪夷所思,但是我们并没有任何办法。除了表示我们不稀罕这些男人外,但是很少有女人是真正不稀罕男人的。

比如张幼仪。

徐志摩死后多年,她不说也不评,但是这不等于她不在乎。

在嫁给徐志摩前,她幻想的是夫妻和美的生活,他跟她的哥哥们一样有学识,又不失责任心。

嫁给他后,遭遇冷淡,她想的是,为什么他对外人都这么热情温暖,唯独对她冷若冰霜,她不会的那些东西,只要他给机会,她也可以学,但是他不给机会。

甚至离婚后,有一回徐志摩问她,他们的儿子见到陆小曼应该叫什么?她心里不舒服书,原因是徐志摩以前根本不会想到这些琐碎事,现在却想到了。

40年代,她见到了林徽因,她不要见她,是林徽因要见她,张说她只觉得林徽因的样子看起来命不长了。。。她说林徽因一定爱徐志摩,不然这么多年后怎么想见她张幼仪呢?她却没有想到,假如她自己不再爱徐志摩了,那么也不会不要见林徽因了。一切都无所谓了。

徐志摩死后,陆小曼很崩溃,不肯主持丧礼。张幼仪表示,这是她第一次对他们之间所谓的“爱情”再也不信了。

但是后来她又疑惑的说,她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假如爱情是为谁做得多,她应该是三个女人中最爱徐志摩的。

张幼仪一定会爱徐志摩的。

第一,徐志摩讨女人喜欢。他的儿子回忆起自己的父亲,说他父亲死的太早了,他后来见到胡适他们老了一个个都带一堆女朋友,假如父亲在世,只会带更多,因为他生来就讨女人喜欢。

第二,因为她跟他生活在一起7年,在她年轻的岁月里,她的身体只对他一个人开放过,她自己说过,即使徐志摩对她不理不睬,但是从不影响他们的夫妻生活。等她再嫁已经是50多岁了,“爱情”这个东西多半已经消亡了。

第三,她全家都爱他,热烈的爱他。她崇拜的哥哥弟弟们全部爱徐志摩,她敬爱的二哥四哥听闻徐志摩同她离婚,都如丧考妣,她八弟说自己死了,丧礼上要念徐志摩的诗。

第四点是最重要的,假若张幼仪从来没有看过“炙热”爱情的样子,她可能就像普通的我们一样,一辈子好像“也没什么爱不爱”就过去了,但是张幼仪是亲眼见过这个人曾经怎么疯魔的爱别人的,这种“疯魔”却从来不针对自己发生,哪怕自己曾经有最大的几率得到。

对张幼仪来说,她可能不知道徐志摩式的“激烈爱情”究竟是什么,但是她想要。只是因为得不到,所以才后遗症一样“有志气的不在乎”,就跟今天很多不讨男人喜欢的女人自我暗示,反正老娘也不稀罕你。

事实上,我认为男人的“爱情”是世界上绝大多数女人都会想要的,只要有那样的机会。

(3)林徽因是陆小曼的“皮”,张幼仪的“骨”。

有个女朋友很苦恼,说她的男朋友很肯定她的性格和能力,但是对她的外貌总是负面评价,比如腿短,比如嘴不好看等,她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一看就知道你没看我之前公众号更新的关于徐志摩的文,你苦恼,你男朋友也很苦恼,为啥呢?因为他在女人的“实用性”和“审美性”之间苦恼,你对他是没有性吸引力的(一般来说,情侣间“亲昵”也会说对方丑,但是这种多半表现抽象,多半是“小丑鬼”“丑宝宝”这种亲昵,而不是一本正经的理性具象分析你到底哪儿丑…),但是你有用处,而他又处在需要女人实际用处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就好比你是张幼仪,他理想中的女性是陆小曼,但是他又不是徐志摩,家里有钱,外头有名,还有诗人的天真。

陆小曼这种女人,是男人在“审美上”大概都喜欢的。

看她著名的几段情史:

王赓养着她,天天吃喝玩乐,王庚抛弃她没?没,是她自己跟徐志摩好了,要跟王离婚。

跟徐之后呢,徐志摩为了满足她挥霍,天天四处教书,坐免费飞机,最后出事都算是为省钱省死的。

尼玛人比人气死人啊,徐志摩让张幼仪打胎,跟她说,打胎危险?人家坐火车还死人呢?没见过人家就不坐火车了?但是徐跟朋友写信,说经济困窘,故而托朋友带一些廉价的纱巾给小曼用,陆小曼用了纱巾非常高兴,徐志摩在信里写道,小曼得纱巾,犹如幼儿得糖般开心,令人心酸。(自己都快被陆小曼磨死了,还要心疼她,爱意跃然纸上)

徐志摩挂了后呢,她跟翁端午鬼混,陆小曼那时候抽大烟,一副烟鬼样,但是翁端午就养着她,而且正是因为翁养着她,张幼仪才停止代表徐家的供养,给她送钱。

所以像陆小曼这种讨男人喜欢的特征,本身就是一种天赋,而且非常值钱。

王是武将,徐是标准诗人,翁是浪荡公子哥儿,三个根本不太像的人,个个都拿钱给她用,这就是牛逼。

而且这种天赋无法学习,是所谓的“好嫁风”也包装不了的。甚至也不是简单的一个“好看”两个字,有很多好看但是老实的女人一样男人缘缺乏(就像有些人说张幼仪还比她好看些一样),依我看,主要是“风情”两个字。

但是呢,一般的男人谁敢惹陆小曼?

不敢的。

像王赓徐志摩翁端午那都不是一般居家的普通男人。

“陆小曼”类型的女人是男人心中的理想型,就是好看,有性吸引力,但是到手成本高,圈养成本也高,而“张幼仪”是正妻类型,能用就好,但是太过板正,比较无趣。

男人们心里想的是,假如有个中和版就好了。

于是,林徽因就登场了。

….徐志摩的运气真是没法说了。

林徽因呢?有着陆小曼的“皮”,张幼仪的“骨”,很知道讨男人喜欢是怎样的,但是私下的性格其实非常强势和实用。

她的太太客厅巴拉巴拉,月夜对镜自鉴自己多美巴拉巴拉,徐志摩死了搞块飞机残骸挂在家里天天看,这是“陆小曼”浪漫做派,但跟徐志摩交往后,回国一转脸又跟梁思成结婚,婚后跟梁思成能熬那么多苦日子,包括在李庄的艰苦跋涉,研究建筑学,这又是“张幼仪”的实用作风。

林徽因根本不会选择徐志摩,哪怕她爱徐志摩。

只要看看林徽因出身环境就知道了她跟陆小曼根本不是一路人,她的母亲没有读过书,给她父亲生了几个孩子,最后死的只剩了林徽因一个人,接着呢,她父亲找了二娘,这个二娘抢走了她父亲,她跟母亲被孤零零的扔在后院,听着二娘与父亲那一家人的其乐融融。

林徽因因为聪慧机敏而越过了母亲的不幸,得到父亲的宠爱,类似于探春在贾府的地位,探春好欺负吗?

当然不。

林徽因也是。

这样的人,一定是务实的。

因为自我保护机制会随时启动。

林徽因在有妇之夫浪漫的徐志摩,以及门第高家学渊源深厚青梅竹马的梁思成中间选择,哪怕当时她父亲没死,情急之下投入梁启超的庇护之下,她最终也不会选徐志摩的。

当然,也因为她没有选徐志摩,所以她成了他心里的“人间四月天”。

徐志摩是真实的爱陆小曼的,只是到后期,徐对她已经心如死灰了。陆小曼日夜抽大烟,跟翁端午躺在炕上,徐志摩也不去说她,回去也爬到炕上乱睡一通。

徐是赶着去看林徽因讲座的飞机上失事的,从康桥遇到林徽因决定离婚,又在飞机上结束了与陆小曼的婚姻,徐与林,也算有始有终。

“距离”这个东西也是爱情中很神奇的一样东西。

很大程度上,林在徐心中的美好,是因为没有真正得到过。

所谓,金风玉露一相逢,千万别朝朝暮暮。

毕竟梁思成在跟林洙开启第二段婚姻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原来婚姻生活可以是这样轻松的。(这句话是林洙转述,是否说过存疑,但是以林徽因平日性格推测也属正常)。

由此不难想象,跟林徽因过日子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轻松,跟一个个性非常强势(强势到得了肺结核,不许家人跟她分开吃饭,不能嫌弃她,最后梁思成还感染了),自恋,追求者甚多,浪漫的女人的日子,肯定不如跟第二任没有文化以他为主导的妻子生活轻松。

但是有人据这句话得出结论,梁思成爱第二任妻子林洙多于林徽因,是个负心汉,这又是不够了解我之前所说的“实用性”与“审美性”了。

梁思成找林洙的时候,不惜跟家人翻脸,那不是源于爱,而是源于“实用”。

一个人老了,就知道儿女再好,也起不了多少作用了,最后还是要靠伴侣的,假如这个伴侣能干,会照顾人,比自己年轻健康,就非常合格了,哪里还顾得上是不是灵魂相通。

“衰老”是“审美”拯救不了的,只有“实用”能支持,所以梁思成坚决要娶林洙,虽然在不相干的旁人看来,选了林徽因再后选林洙,尼玛就是护肤用过海蓝之谜再换玉兰油,但是假如手中只有玉兰油呢,那也先用用。

但是你非得说他就是觉得玉兰油比海蓝之谜高档,这就不客观了。

梁思成临死要跟林徽因合葬,到死还交代林洙照顾林徽因的寡母,各位,这才是爱情啊,是林洙把再多梁思成写给她的私人信件放出来都无法比拟的“爱情”啊!

梁上君子,林下美人。

这种爱情,是林洙永远无法拥有的。

这种“爱情”是生理的审美(一见如故,互相爱慕)与真切陪伴的实用性(终身的陪伴)一起衍生的磕磕碰碰有缺陷的“爱情”啊!

有人说徐志摩渣,那真的不至于,因为上天给予他的那两段婚姻,都不是这种“爱情”的产物,前一段,他不屑努力,后一段他其实努力了,但是陆小曼没配合好,但是陆在徐死后,也醒悟到了,徐死后,一代名媛陆小曼,从此深居简出,1965年低调死去。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转】就算再有才华,徐志摩也绝对称得上渣男—评论更精彩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