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与焦虑作战

Spread the love

与焦虑作战

约翰·D. 惠特曼

焦虑是好的,一定程度上甚至是健康的。从进化论角度看,可能正是人类焦虑的本能才使我们能够活到今天。远古时候,人类一般无法跑赢或者打败更大、更快、更凶猛的动物,因此随时保持焦虑,或者能够预期可能发生的危险的能力,有助于人类作为一个种族存活下来。

不幸的是,时代变了,我们的本能却没有改变。大多数人已经不再像祖先一样面临那么多直接的人身威胁和担忧。(此刻,你们中有多少人在时刻担心自己会被洞熊吃掉?)但是调查发现,美国人的平均焦虑水平在提高。这种慢性的焦虑严重时会发展成为焦虑症。在研究者将这种症状命名为GAD (General Anxiety Disorder),即广泛性焦虑症。研究表明,每二十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在某个阶段会受到焦虑症的折磨。为什么有的人容易忧虑,而有的人却能轻松哼唱:“不要忧虑,只要快乐”?科学家认为这涉及很多因素。

很显然,有的人天生容易焦虑。弗吉尼亚医学院的研究者认为焦虑很大程度上来自遗传。后天容易焦虑的人在童年时期就会发展出这种趋势,有的是因为童年发生的令人不安的事件,有的来源于保护过度的父母,他们给孩子一种什么事情都会导致焦虑的印象。

一个相关因素是生命早期被赋予承担责任的任务。一项调查发现,三分之二的焦虑症患者提到,童年时期他们被要求承担成年人的责任,比如,照顾年幼的弟弟或妹妹。他们认识到,为了获得父母的爱,他们需要留意任何想象的或者真实的危险。

焦虑症的后果就是你越来越焦虑。大脑越焦虑,就越失去了区分真实存在的问题和虚构的问题的能力。

如何打破焦虑这一怪圈呢?临床医生会帮助焦虑患者来找出令他们焦虑的时刻。例如,一位患者在手腕上戴了个橡皮筋,每次她发现自己焦虑的时候,都会弄断它。帮助患者提高自我意识,认识到自己的精神状态,可以使患者更好地区分自己是在为真正的问题而焦虑,还是为了焦虑而焦虑。

医生不会告诉你,治疗焦虑症轻而易举,但是这一有效的治疗方案给我们带来了希望,让我们知道,焦虑症并不是需要为之焦虑的事情。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与焦虑作战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