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志愿工作只对明星适用 — 志愿者的愚蠢

Spread the love

摄影师雅克从周一到周五都在忙碌地工作着。应时尚杂志的委托,他辗转在米兰、巴黎和纽约之间——不停地寻找着最漂亮的女孩、最独特的时装设计以及最完美的灯光。人们知道他工作的价值,付给了他高额报酬,一小时500欧元。“就和律师一样多,”他在同事面前吹嘘着,“但是我能欣赏到的可比一个律师要好很多。”

雅克的生活令人羡慕,但最近他开始有了更多的思考,似乎他与时尚界有了些隔阂。这个行业的自私自利让他厌恶,有时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渴望做一份有意义的工作。他想变得无私,能为“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做些贡献,哪怕是很小的贡献。

一天,雅克的手机响起,是他的小学同学帕里克打来的,现在帕克里是地方鸟类保护协会的主席。帕里克说:“这个周六是我们每年一次的鸟舍日。我们找志愿者来帮忙,为濒危鸟类制作特殊的鸟舍,然后放到树林里去。我们周六早上8点集合,午后应该就可以完成。”

雅克该如何回答?如果他“使世界变得更美好”的愿望是认真的,那他的正确选择是拒绝这一请求。理由是:雅克每小时能挣500欧元,木匠每小时能挣50欧元。明智的做法是雅克多做一个小时的摄影工作,然后雇一个专业的木匠,让木匠工作6小时来制作比雅克亲手制作的质量好很多的鸟舍,然后雅克可以将剩下的200欧元捐献给鸟类保护协会(我们暂且不考虑交税的问题)。这样一来,比起亲自动手,雅克为“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做了更多的贡献。

但雅克答应去亲手制作鸟舍的可能性是很高的。经济学家称这种现象为“志愿者的愚蠢”。这种现象很普遍,例如在德国就有三分之一的人在无偿工作。不应该去做志愿者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如果雅克自己制作鸟舍而没有雇用一位木匠,他就夺走了一名木匠的工作——这肯定不会对“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做出贡献。

这里我们就碰上了利他主义中的一个棘手问题:存在完全的无私吗?不是志愿工作与个人利益无关吗?德国联邦政府所谓的志愿者调查清楚地表明:志愿者最强烈的动机是共同塑造社会的民主诉求,其次是与社会接触、从中得到乐趣、获得新的经验等等。这不是无私忘我,相反严格地讲,每个在志愿工作中能获得满足感的人,都不是纯粹的利他主义者。

我们已经看到:在本职工作上付出更多,然后捐赠一部分钱是雅克能提供的最有效的帮助。只有当他可以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时,志愿工作才是有意义的。如果鸟类协会要制作比如附上照片的捐赠信,而照片只能由顶级摄影师完成,那雅克既可以自己拍摄照片,也可以额外工作1小时,将钱捐赠给鸟类保护协会,让他们去雇用一个顶级摄影师。

如果雅克同意去制作鸟舍,那他就很愚蠢吗?也不一定。对于“志愿者的愚蠢”还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真正的名人。如果是博诺·沃克斯、凯特·温斯莱特或者马克·扎克伯格拍了照片,展示他们如何制作鸟舍,清洁有油污的河滩,或是营救地震受难者,那么这是拥有很大影响力的无偿的宣传。雅克必须清醒地判断,他是不是个名人。这也同样适用于你和我:只要大街上的人不是频频地转过身来注视你,那么你就不应该去参加志愿活动,而是去捐一些钱。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明智行动的艺术】为什么志愿工作只对明星适用 — 志愿者的愚蠢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