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同学?同事?

Spread the love

今天喝酒了,喝得说不出的滋味。

阿海的大学同学晓亮是18标的总工,听说阿海也在这条线上干工程,今天特意过来,我和阿海做东。

我之前不认识晓亮,不过5年来我和阿海一直在同一个项目共事。干工程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同事之间遇到这样的情况也是不容易,何况我们是同届的。

不过比起来同学又是另外一种感情了,阿海和晓亮当年一起在内蒙念书,5年的同学关系。

02年到现在07年,算起来也有5年没有见面了,之前我就说阿海“他乡遇故知”,和“洞房花烛夜”都算人生四大喜事之一,今天应该多喝。结果今天阿海和晓亮喝最多。

晓亮带了个女的来,说是他们试验室主任,一开始我就有预感,但说不清楚是什么。酒过三巡,他终于说出今天来的另外一个用意,就是想要我们的无砂混凝土配合比。阿海当时只顾喝酒叙旧,哪里堤防到会有如此变故?当下目光开始转向对面的我,又不自然的转回去,以醉态掩饰,并不发话。

其实一边喝酒我也一边观察到了,论心计论酒量阿海根本不是他同学的对手,只是我没有想到5年后第一次见面,晓亮就会放这么一手。

阿海自是不敢当桌答应他,却又实在不好意思回绝。因为他是生产副经理,管干活但不管技术,特别是试验室配合比,就算是我,作为总工也没有权利说把自己项目试验室研究的配合比随便给邻近标段的同行去参考甚至效仿,因为那是试验室主任的劳动成果,是经过试验得来的数据,这个道理作为工程同行谁都应该明白,同一条线上干活,配合比怎么好随便要呢?他和阿海以前是好同学、好哥们,不过他所代表的项目和我所代表的项目却是同行,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竞争对手。我是武当派的,去你少林派要内功心法,你给么?

还好今天算是有点预感,加上这个项目的技术方案全是我搞的,原来碰到这样的情况多了,当下表了个态说“没问题!”,化解了阿海的尴尬。

其实在很短的时间内我就想清楚了,阿海对待这个问题上面是比较单纯的,你叫他给答案他今天怕是要出丑了。但是换个角度仔细想下,一个无砂混凝土配合比,算不得什么严重得不得了的机密,加上这样的事情,晓亮今天酒桌上不说,私下打个电话向阿海提出,阿海不可能不念旧交。所以这种情况下反不如成人之美,把今天这桌酒圆满点结束。只是这样一来,我总觉得今天这桌子酒的味道就完全不如一开始想的那么纯了。或许又是处女座的心理在作怪吧。

酒罢回到我们办公地点,晓亮就是喝吐了也没有忘记配合比的事情,再次当面要求那个女试验室主任和我要配合比,我当然是兑现承诺,连数据观摩带复印留底,全套服务,干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今天这个事情,换了我是晓亮,我大概不会这么做。虽然结果都会一样,不过我宁愿选择私下里和阿海沟通,如此一来,有没有照顾阿海心理的想法呢?往往工作过后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同事始终不如同学的感情醇厚点,因为同事之间会有利益纷争的问题,同学之间的感情大多在学校产生,那个时候通常是不会很现实的。所以工作以后往往会很想念同学,我自己也是如此。在我看来某种感情是一种资源,被我很小心的埋藏在内心深处,通常是不愿随意开采的,连挂在嘴上说都觉得没有必要,而却不知道是我的想法太天真还是晓亮的做法太现实,以此为记。我很早就想到和晓亮之间将来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合作,知道他是阿海的同学以后当然更加有把握,却没想到晓亮的心计远非阿海能比的,这样一来似乎我以前的很多想法就必须从长计议了……

————————————————2007年5月5日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同学?同事?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