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回煮一锅汤

Spread the love

说起湖北人记忆里的味道,少不了的一个便是排骨藕汤。在寒冷的冬天,一碗热腾腾的排骨藕汤,总能带来一些温暖和享受。记忆中每家每户都会做这道菜,或是家里改善生活,或是过年待客,每家都有每家的味道。有的胡椒放得多点,味道重些,有的水放得多点,味道清甜些。但总有一个共有的经验,也就是老人们常说的那句:慢慢煨的才好喝。

去年曾写了一个系列的几篇文章,关于翻山。好友评论了一句,翻完这座就回来吧。那时我也以为翻过之后会是一片潮平海阔,后来才知道一山放过一山拦。以至于如今的我想要动手去续写那些山,竟一时间不知如何下笔了。

登革热住院时,因为没有护士,自己发着高烧举着打完的药瓶,一边看着血倒流回针管里,一边跑上楼去找另一层的护士。半夜发着高烧起来去洗手间,在晕过去之前及时扶上了病床。医生说血象情况严重,建议联系转院,一边强忍着心里的害怕,一边四处联系朋友求助。每天的抽血,抽到护士姐姐扎了好多针眼,都还是抽不出血来。针打太多了,留置针用了两天就不行了,药瓶一挂上去,胳膊就肿成了土豆。出院后走几步路都觉得气喘吁吁,护肝的药吃了好几个月。时至今日,每被蚊子咬一个包,我都不自觉地会细数14天,然后在每个潜伏期过去,包消退的日子,庆幸自己又躲过一劫。

金银潭医院的那个名牌上写着小仙女的护士姐姐,在妈妈帮我排队做检查,我体力不支躺在病床上时,主动跑来和我聊天,帮我转移注意力。我还记得她有个特别帅但是很直男的老公,她一边吐槽一边幸福地笑。协和感染科的护士姐姐和医生阿姨,每次来到我病床前都笑着问声,小姑娘今天怎么样,让二十多岁的我,竟也有了些十几岁的错觉。

藕汤是需要熬的,熬得越久越入味。

 

My answer:

人生在世,两万多天,一场修炼和旅行。

生如夏花,逝如冬雪。

不念过往,无惧将来 。

汤已下锅,越熬越香…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回煮一锅汤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