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在哪

Spread the love

突想起游宇,是因为刚刚在小摊陪毛豆买宵夜。
很多人围着在等炸鸡和烧烤。四散在浑浊夜色下的人们,三三两两静默的聚在这里,看着发光的手机屏幕,等着自己的点单。或者是食物加工的声音掩盖住所有其他的嘈杂,反倒让人产生安静的不像话的错觉。
我站的角度,眼中只有一个一身白色工作服的人煎炸着手里的铁板鱿鱼,鱿鱼偶尔发出滋滋的声音,剪刀将大块的鱿鱼片剪成更有层次的小辦,在加热的时候因微微烤焦而上弯,让人想到鱿鱼本身游动时触角的样子。
是游宇最爱的小吃来着。
明明是自己脑袋跳出的联想,却着实让自己一惊。

也是某个再平常不过的星期一早晨,升旗排队时的惯常闲聊,游宇忽然问起了我们后排的几个人有没有吃过鱿鱼。

“那种做法应该是叫板烧吧”

小学三年级的人,很多简单的词汇似乎都有点不太确定。我们有些诧异,表情大概是那种不大关心是什么东西想转移话题的样子。

可是游宇很坚持的想要把好吃的东西推荐给我们的样子,讲了几句,发现只有我好像同情他没听众,正试图认真听,他便直接对着我说

“是在夜市的时候有,那条街里面一点的那个摊铺,我一次吃了三串呢……”

“是吗,那我下次去尝尝好了。”

总算等到说这句结束性的话,他似乎对我的回答比较满意。接着就讨论起惯常话题网游了。

我自然是没有去过那家店铺的,只是记得他这样一个喜好和少见的略有兴奋的表情。这样一个瘦骨嶙峋玩起游戏会忘记吃饭的人,似乎也不是完全对生活没有兴趣呢。

三年级转校时,新学校好像在进行素质教育之类的事,取消了同桌的座位安排方式,六人拼成一个小组,方便讨论。

游宇那时坐在我对面。典型的慢热,而熟悉之后也只是对于喜欢的事物讲起来滔滔不绝,不大喜欢的东西就很沉默。

开始的时候他每门课都是考第一,即使有时我和他打了平手,那也只是因为满分只有100分吧。

他是典型聪明又骄傲的人,因为成绩好,上课很是随意,也有惹怒老师的时候。

比如数学老师当时就恶狠的朝他丢过粉笔,直接在课上对他破口大骂,站着上一节课的经历也不是没有。“以为自己很厉害吗,以为自己次次能拿满分吗,才几岁啊就这副德行,游宇我跟你说,下周期中,你要是没拿满分,就从我的数学课滚出去。”

男老师的话一点不像开玩笑,旁观的大家都觉得有些过分了。游宇没有什么表情,拿着书继续在罚站。正是老师满意的沉默,被打断的课继续进行了下去。

只不过下次考试,那家伙不出意外的又是100分。

严谨的说来是99.5分,因为在数学卷子上写错了一个汉字。但那次,分明是三年级以来最难的一次考试,很多人连90分都没有。不管怎样,还是留了一个漏洞给数学老师,但是因为在年级里面也为数学老师挣了面子,所以也只是再次言语上的警告,没有被赶出教室。

游宇自己当然是很高兴的,他从来不掩饰甚至带着炫耀,并且因为这样的分数又赚到了几张点卡和周五多一个小时在家光明正大打游戏的时间。

“真他妈贱。”

对我们这几个一起打网游的玩伴来说,听他骂哪个老师贱早就是司空见惯,只是他的语气不是那种恶狠赌气的样子,不是什么我要证明给你看的不服气的样子,只是简单的不屑,不放在眼里。

那种被谁说都不影响的好心态,大概也是他最让当时的我佩服的地方。

印象深的也有好几次。比如讲平均数概念的时候,书上有个实验是让学生尝试从教室前端走到后端,几个来回,得到的平均数是步长。几个同学都是走来回步数差两步到五步,游宇走了三个来回,六次都是标准的十三步。弄的老师想讲试验次数多越接近实际值都不好讲了,因为游宇的一直是定值,只好再找同学来试验。

不是最快不是最慢,那种匀速,真的好把握吗?至少一个班三年级的小孩只有他轻易办到了。

再比如一起打《梦幻西游》的时候,我们偶尔会约着五六个人同时在一个区上线,他一直是那种老大的感觉,很冷静,攻击很凶,判断上其实少失误,但是只要有失误,当然周一会被我们抓着话柄好好怪他一下。他也只是惯性的骂骂脏话,下次还是依旧带着我们一队人。他玩的比我们多,《梦幻》是那种需要人带的游戏,至于他是怎么找了个很靠谱的师傅,后来变成了我们的师傅也不得而知。

说到游戏,我水平一直不怎样,所以上不了瘾吧,某种程度来说我在现实生活中更能得到成就感,当时只是因为玩伴都开始打网游才跟了风。只要是一群人一起玩,我都乐意,再说当时有技术超烂的包子帮我垫底,也无大碍。五年级转班之后就没有再玩网游了,所以现在想起来第一群估计也是唯一一群总一起打游戏的伙伴还是很怀念:游宇,浩子,菜包,嘉哥,维妈。而我们的共同点,最多也就是打游戏和个子相对高排队站后面吧。

不过只是这样,就足够了。

 

五年级转班之后,和这一群死党也断了联系。不打游戏了,不站在一起了,很自然就没有再多说话打招呼,当时或许还觉得潇洒了呢,也都记不清了。只是因为游宇成绩好,六年级小升初的时候还是又在年级重组的熊猫班见面了。还是老样子的听他说说游戏,那时他似乎缺钱买点卡还想卖号给我,我自然没要。只是五六年级时各种网游井喷,发现他还在玩梦幻西游,而且其他号很久没碰,只练逍遥生了,还是有点惊讶。

考外校前一两个月,他家里也是管得严了,没有再听到他怎么提游戏,似乎还讨论过几次数学问题。但是他是那种不怎么容易遭老师喜欢的性格吧,更重要的是,他也失去貌似唯一的资本——最聪明的头衔(小学老师对于给学生的智力划等级似乎有执念)。 况且走读班的人总是被认为比七七制低一等,觉得他们前五年花在学习的时间比七七少,水平自然差之类。诸此种种,游宇受到的关注并不多。

不过他一直是那种在哪都无所谓的态度,就这样顺其自然的走到外校选拔考试那一天。

他的落榜大概也不算意外,不过比我这个“很有希望”的人也没低几分。用那样的外校成绩,很轻松的进入了直升高中的最好班。而我因为父亲的坚持,和自己觉得考的差不想见熟人,喜欢新环境的种种理由,去到了另一个区的学校。也算是较彻底的和小学认识的所有人说再见。

因为都是药业,初中我妈妈和游宇妈妈还有些联系,后来才知道游宇母亲是很负责关心他的那种,只是很早就觉得管不住他。初一时,每次统考完,他母亲都会打给我妈问问我的成绩,进行比较。后来渐渐就没了联系,我妈也当是人之常情,没有主动联系过。

直至我初二快念完时,相隔大概一年,母亲又接到了游宇妈妈的电话。寒暄过后,我妈主动关心起游宇的成绩,电话那头却陷入了短暂尴尬的沉默。

“休学快一年了吧,昨天刚劝好他,下周一去一天学校试试。”

语气那样平淡又似乎每个字都是咬出来的,电话这头的我妈愕然无言。

没想过会有人这么喜欢游戏。

听她妈妈说,初一下最开始是因成绩下降,减少他玩游戏,结果他就去网吧了。后来矛盾激化,他直接逃学,呆在网吧连家都不想回。

最开始游宇爸爸也采取过极端措施——断了他的生活费,心想就该停止了,但这样固执的人,又上瘾,就是到处借钱也会继续。

后来他妈妈还是心软了,她怕孩子在网吧出事,说如果真的必须玩就回家玩吧。

最后的结果,就变成母亲天天在家照顾他三餐,而他除了吃饭就是关在房间里没日没夜的打游戏。整整一年。这样的故事,只是听着就能感到他母亲内心受过多大的折磨。

总是有人义正言辞批评网游少年的家长吧,自己没管好孩子,确实是有责任,确实是溺爱了,可是那一刻,怎么也怪不起他的母亲来。

下周一,游宇应该在学校了吧。

挂了电话,妈妈还在絮絮叨叨的时候,我躺在沙发上静静想。

但那是他妈妈打来的最后一通电话,那之后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这样之后,想起游宇只有两次。

一次是高二看见《电子竞技》上有关游戏选手的采访,突然想到,游宇没有回学校,做一个职业选手会怎么样呢。但那样竞争激烈的领域,强于我们的他,究竟能否走到那么远呢。

第二次,就是今天。完全失去联系六年多了吧。

现在突然在想,很少和人交流游戏以外事物的他,自尊心很强也很脆弱的他,走在哪条路上了呢。

现在突然很想再打一遍,再打一遍那时对话框里说得最多,为了恶心他所以大家一直坚持加上称谓说的那句:

在哪,逍遥游?

注:尝试申请谷歌广告,不得不想点办法,得罪作者的地方先在这里道歉下,谁让你们的文章号称原创呢?:D

先借用下,任务完成就卸下来。

看原文请搜索 公众号 “海滩的旁边是大海”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在哪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