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白帽思考

Spread the love

想象有一张白纸,可在其上面进行电脑打印。白帽与信息有关。使用白帽时,每个人直接且仅仅关注信息。

现有哪些信息?

还需要什么信息?

漏掉了哪些信息?

需要提问的问题有哪些?

应该如何获得所需要的信息?

信息包括确切的事实和数据,可以被检验,也包括意见和情感之类的模糊信息。表达自己的情感属于红帽思考,但报告他人所表达的某种情感就是白帽思考

如果两个人提供的信息有出入,没有必要在这一节点展开争论。可以将两套信息并行排列。待将来必须从中二选一时,再做选择也不迟

白帽通常在思考会议开始之前使用,从而为即将进行的思考提供背景。白帽还可以在会议快要结束时用作评估:大家的提议是否与当前的信息相符

白帽是中立的,它提供关于现实世界的信息。白帽的目的不是生成创意,不过报告正在使用或已被提出的创意则是可以的。

白帽的一个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是定义当前漏掉的和所需的信息。白帽定义了需要提出的问题,还列出了获得所需信息的手段(例如调查和问卷)。

白帽思考的目的是集中精力寻找并列举出信息

 
 

白帽思考:事实和数据

你可以暂时扮演一台电脑吗?

以中立客观的方式给出事实即可。

不要诠释:请只讲事实。

关于这一事项的事实有哪些?

 
 

人们往往会在争论中嵌入事实和数据,这时,事实不会被真实呈现,而是用于某种目的。当我们把事实和数据作为辩论的一部分列举出来时,绝不可能客观地对待它们。

所以我们亟须”请只讲事实——不要辩论”的转变。

遗憾的是,西方思维方式习惯于辩论,因而偏爱先给出结论,继而列举出事实来证明该结论。相反,在我倡导的制图式思考中,必须先绘制地图,然后再选择路线。那就意味着必须先列举出全部的事实和数据。

因此,白帽思考就提供了一种很方便的方式,请人们以中立客观的方式摆出事实和数据。

人们可能会以极大的信息量来应对事实和数据要求,连提出要求的人都被这样的信息量吓坏了。

……如果你想要事实和数据,我可以(此处删掉了不雅语气词)给你,全都给你。

这样的反应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任何简化事实的企图都可能被看作为了支持某一特定观点而对事实进行选择。

为避免陷入信息的巨浪中,提议进行白帽思考的人可以将要求的范围缩小,只需要提出所需的信息

……说说你对失业问题所做的笼统的白帽思考吧。

……请给我一些数据,说明离校者在离开学校六个月之后的情况。

提出适当聚焦的问题是询问信息的一般过程的一部分,熟谙交叉询问之道的律师们都能做到这一点。理想的情况是证人戴上白色思考帽,如实回答问题。法官和庭上的律师们很可能会觉得白帽用语是最方便的方式。

……如我所述,他是在早上6点30分回到公寓的,因为他整晚都在赌博。

……琼斯先生,你真的看见被告在6月30日晚间进行赌博了吗,还是他告诉你他一直在赌博?

……没有,法官阁下。但他几乎每晚都去赌博。

……琼斯先生,如果你现在戴着白色思考帽,你会怎么说?

……我看到被告在7月1日早上6点30分回到公寓。

……谢谢。你可以离席了。

必须说,法庭上的律师总是在试图证明某个论点。因此,他们在设计问题时就是为了支持自己的论点或者击溃对方的论点。这当然与白帽思考背道而驰。法官的角色就变得很有意思了。

荷兰的法律体系中没有陪审团。三位法官或顾问为了找出案件的真相,试图使用纯粹的白帽思考。他们的任务是绘制出”地图”并继而做出判断。英美法系似乎不是这样,那里的法官维持证据规则,或直接或通过陪审团间接对律师提取的证据做出反应。

因此任何设计问题以便提取信息的人都需要确保其本人正在使用白色思考帽。你是真的在寻找事实,还是在为自己脑子里形成的观点积累证据

……由于对节食的兴趣和对健康的关注,去年美国的火鸡肉销量上升了25%。火鸡肉被认为是”更清淡”的肉类。

……菲茨勒先生,我跟您说过要戴上白色思考帽。事实是销量增加了25%,其他的都是您的解读。

……不,先生。市场调查清楚地显示了人们给出的购买火鸡肉的原因是他们认为其胆固醇含量较低。

……哦,那么你在这里就陈述了两个事实。事实一:去年的火鸡肉销量上升了25%。事实二:某些市场调查显示,人们声称之所以购买火鸡肉,是因为他们担心其他肉类胆固醇含量较高的问题。

白色思考帽指向处理信息方面。我们完全可以非常出色地完成白帽思考,这就意味着要以获得纯粹的信息为宗旨。显然,白色思考帽的角色需要一些技巧——或许要比其他思考帽所需的技巧更多

……女性抽烟的人数有上升趋势。

……那不是事实。

……是事实。我这里有数据支持该观点。

……你的数据显示的是在过去三年中的每一年,女性吸烟的人数都上升到高于前一年的水平。

……那难道还不是上升趋势吗?

……可能是,但这属于解读。在我看来,趋势是正在发生和仍将继续发生的事。数据是事实。女性抽烟更多的原因可能是她们本来就抽得更多了——或许是由于她们更加焦虑。也可能是在过去三年香烟制造商们花费了巨资说服女性抽烟。第一个趋势可能会意味着机遇,第二个就很难说是机遇了。

……我只是用趋势一词表示数字有所上升。

……趋势一词在这里或许用对了,但这个词还有其他用法,暗示某一种持续的过程。因此,最好还是使用纯粹的白色思考帽,只陈述事实:”过去三年的数字显示女性吸烟的人数增加了。”然后再来讨论这意味着什么,以及其原因是什么。

在这个意义上,白帽思考就成了一种纪律,鼓励思考者在自己的头脑中泾渭分明地对事实和自己的推断或解读加以区分。我们或许可以想象,政客们一定很难进行白帽思考

 
 

白帽思考:这是谁的事实?

这是事实还是可能性?

这是事实还是看法?

到底有没有事实?

 
 

很多被认为是事实的东西,其实不过是人们认定的评价,或者根本就是当时当地的个人观点。生活始终在继续,我们不可能以科学实验一般的严谨态度去核查每一件事,因此在实际生活中,需要建立一种两层结构体系:认为的事实与核实的事实

当然可以在白帽思考中提出自己认为的事实,但我们必须十分清楚,它们只是二级事实

……我觉得关于俄罗斯商船带动了很大一部分世界贸易这个陈述没有错。

……我曾读过资料,说日本高管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支出账目,是因为他们把全部薪水都交给妻子了。

……我觉得我说新型的波音757飞机要比前一代飞机更安静是有道理的。

恼火的读者也许会指出这些短语都是”万金油”,人们可以利用这些短语说出任何话而丝毫不用负责。

……有人曾跟我说过,他从一个朋友那里听说,丘吉尔私下里很崇拜希特勒。

如此一来,必定会产生很多断言、八卦和道听途说的消息。的确是这样,然而我们必须有一种方式来提出自己认为的事实。

要点是我们要这些事实做什么用。在就事实做出判断并据此决策之前,的确需要核查。但我们需要评估哪些认为的事实是有用的,并继续努力证明其真实性。例如,如果认定波音757飞机很安静对于机场选址至关重要,那么当然需要将该事实从”认为”状态转变为”核实”状态。

白帽思考的关键规则是,不应平白无故地将一件事情提高一个层次。只要陈述被恰当地看作一种看法,提出它就是被允许的。切记,我们采用的是一个两层结构体系。

再重复一遍,我们无疑需要看法层面,因为尝试、猜想和启发性的评论都是思考最基本的组成部分。它们提出的框架先于事实。

接下来就是更难的部分了。”看法”何时成为”观点”?我可以”认为”波音757飞机更安静。我也可以”认为”女人抽烟更多是因为她们现在承受的压力更大(观点)。

这里要赶快补充一句,在白色思考帽模式下,你不能提出自己的意见。那会破坏白帽思考的基本宗旨。当然,你可以报告他人的真实意见

……施密特教授认为人力飞机根本不可能实现。

要非常小心地注意一点,事实的认为层面仅指那些你认为是事实,但尚未被彻底核实的信息。你或许更喜欢这样来定义两层结构体系:

1.已经核查的事实,以及

2.未经核查的事实(看法)。

说到底,态度决定一切。头戴白色思考帽时,思考者提出的是中立的”成分”类陈述,它们只是被提出以供审议。绝对不能利用这些陈述推进某种特定的观点。一旦陈述看似被用来支持某种观点,它就不再可信了:也就滥用了白色思考帽的角色

白帽规则会适时变成第二属性。思考者不再试图悄无声息地提出陈述来赢得辩论。人们开始培养那种科学观察或探索式的中立客观态度,谨慎记录不同动植物的情况,绝口不提如何进一步利用它们。制图者的任务就是绘制地图

白帽思考只是将”标本”罗列出来——像一个刚刚放学的小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硬币、几块口香糖和一只青蛙。

 
 

白帽思考:日式输入

讨论、争论和达成共识

如果没人提出观点,那些观点从哪儿来?

先制图。

 
 

日本人从未养成西式的辩论习惯。究其原因,可能是在一个封建社会,提出异议太无礼也太冒险了;可能是因为互相尊重和给彼此留面子非常重要,没有辩论抨击的空间;可能是因为日本文化不像西方文化这样自大:辩论往往都是自大的表现。最有可能的解释是,日本文化没有受到那些希腊式思维用语的影响,后者被中世纪的僧侣们以证明异教徒的谬误为目的进行了美化和发展。我们觉得日本人不辩论很奇怪,他们倒觉得西方人如此喜欢辩论才是古怪。

在一场西式会议上,与会人员带着各自的观点前来开会,甚至在很多情况下他们事先就已经有了结论,希望大家都同意自己的结论。这样一来,会议就变成了不同观点之间的辩论,看看哪一种观点能经得起批判,哪一种能吸引数目最多的拥护者。

人们当然会对最初的观点进行一些修正和改善。但这往往是一个”大理石雕塑”的问题,也就是说,先有大理石块,然后精雕细琢成最终的成品。

西式共识会议就没有那么剑拔弩张,因为这些会议不会最终决出个是非胜负。这类会议的结果是每个人参与达成的,因而每个人都接受这个结果。这更像是”陶土雕塑”:在核心的周围添加陶土,塑造成最终的成品。

日本的会议不是共识会议。

西方人很难理解日本人坐在会议桌前开会时,脑子里根本没有现成的观点。会议的目的是倾听,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们的会议不是没有任何成果的一片死寂呢?因为每个与会者会轮流戴上白色思考帽,提出自己知道的中立信息。一般来说,地图会变得更完整、更丰富也更详细。地图绘制完毕后,每个人都能看到应该采取哪条路线。我可没说只需一次会议就能完成这一过程,它可能会持续数周或数月,需要开很多次会议

问题是没有人在会上提出现成的观点。大家都以白色思考帽的形式提出信息。这些信息会逐渐自我组织成为观点,在座诸位只需静待这一过程完成。

西方观念是,只有经过辩论才能形成观点。

日本人的观念是,观点会像树苗一样生长出来,继而养育它,让它生长成型。

上文以多少有些理想化的方式对西式争论和日式信息输入进行了对比。我的目的只是对比,而不是像个哈日者一样,认为日本的一切都是好的,都应该拿来模仿。

我们无法改变文化,因此需要启动某种机制,让自己克服辩论的习惯。这恰恰是白色思考帽的作用。会上每个人都戴上白色思考帽时,它的作用可能意味着:”此刻我们都假装自己是日本人,开一次日本式的会议吧。”

正是为了以实用的方式做出这一转换,才需要像白色思考帽这样一个人造的工具和用语。规劝和解释没有多少实用价值。

(我可不想深入解释为什么创造发明是日本人的弱项。发明可能需要某种自大的文化,喜好辩论的个人偏执地坚持己见,即便周围的人都觉得他就是个偏执狂。我们可以用平行思考中的刻意激发这一更为实用的方式来达到同样的目的,我将在本书其他章节以及绿色思考帽那部分对此展开讨论。)

 
 

 
 

白帽思考:事实、真理和哲学家

事实在多大程度上是真理?

哲学的语言游戏有何用处?

绝对真相和”大体上”。

真理和事实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密切相关。真理与一种名为哲学的文字游戏体系有关,事实则涉及可以核查的经验。不怎么关心此事的实用主义者可以跳过本章,直接阅读下一章。

如果我们碰巧看到的每一只天鹅都是白色的,能否大胆直言”天鹅都是白色的”?可以,而且我们一贯就是这么做的。在某一段时间内,这一陈述是对自己所拥有经验的真实总结。

在这个意义上,它也是一个事实。

从看到第一只黑天鹅起,这个陈述就不再正确了,它会突然从真理转变为谬误。然而如果我们只看事实,看见白天鹅和黑天鹅的经验比例仍然是100∶1。因此作为亲身经历的事实可以是:”大多数天鹅都是白色的”;”大体上天鹅都是白色的”;”白天鹅的比例略高于99%”。

“大体上”这种说法非常实用(大体上小孩子都喜欢吃冰激凌;大体上女人都用化妆品),但对逻辑学家来说则根本没用。在”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这句话中,”所有的”一词至关重要。这是因为逻辑必须从一个绝对真理转向另一个。”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接下来……”

当我们碰巧见到第一只黑天鹅,”所有的天鹅都是白色的”这句话就变成了谬误。除非选择给黑天鹅起一个别的什么名字,那就变成字词和定义的问题了。如果选择将白色作为天鹅之定义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则黑天鹅必然不是天鹅。如果放弃将白色作为该定义的重要组成部分,就可以把黑天鹅也包括进来,对天鹅的定义就以其他特征为基础。这类定义的设计和运用就是哲学的本质

白帽思考事关可用信息。因此”大体上”和”整体来说”等用语是完全可以接受的统计数据的目的恰恰是给这些相当含混的用语增加一些明确性。我们并非总能收集到统计数据,因此往往不得不使用两层结构体系(认为的事实与核实的事实)。

……大体上那些根据所推断的未来销售额数字来确定支出的公司都会遭遇麻烦。(也可能有几家公司这么做了,但运营得很成功。)

……如果产品价格下降,销量往往会上升。(由于投机、担心通货膨胀和害怕被落下等原因,当房屋价格上涨时,销量反而会上升。)

……只要努力,你必将成为人生赢家。(很多非常努力的人并没有获得多大的成功。)

概率的范围可以有如下这些表达方式:

始终如此

往往如此

一般如此

大体上

通常

大约有一半概率

往往

有时如此

偶尔如此

曾经发生过

绝非如此

不可能如此(矛盾)

在这一概率范围内,白色思考帽所允许的空间有多大呢?和前文一样,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取决于我们对信息的设定。例如,有时候知道某事曾经极其偶然地发生过也很有用。

……麻疹往往是无害的,但有时候也会引发次级感染,例如耳部感染。

……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预防接种会引发脑炎。

……据我们所知,这个品种的狗一旦受到刺激会咬孩子。

显然,了解这类信息也颇有价值。还有一种两难困境。在上述第二个例子中,人们感觉预防接种会引发脑炎的危险要比实际统计数字证实的危险高出数千倍:因而就有必要提供实际的数字,以避免不小心的误传。

白帽思考能接受趣闻吗?

……有个人没带降落伞从飞机上摔了下来,居然没死。

……据说福特公司是根据市场调查的结果设计出艾德赛尔(Edsel)汽车的,该车型却功亏一篑。

这些可能的确是对事实的陈述,果真如此,白帽思考者应该也将其一一提出。它们必须被设置成”趣闻”或”事例”。

……基于市场调查的设计也常有失手的时候。例如,艾德赛尔汽车据称就是根据市场调查设计的。那是个彻底的失败案例。

以上陈述不是合乎定义的白帽思考——除非还有更多证据能够支持基于市场调查的设计必将失手这一论断。猫可以从房顶上摔下来而幸免一死,但那算不得正常的行为。

例外之所以突出,就是因为它们是例外情况。我们之所以注意到黑天鹅,就是因为它们通常只是天鹅中的极少数。之所以注意到那个没带降落伞从飞机上摔下来还活着的人,也是因为这多少属于非同寻常的情况。人们提到艾德赛尔汽车,也都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白帽思考的目的是从实际出发,因此必须能够提出各种类型的信息。关键是要对其进行合理的设定

……所有专家都预测说利率在今年年底会下降。

……我跟四位专家谈过了,每个人都预测说利率在今年年底会下降。

……我跟弗林特先生、齐格勒先生、卡里亚托女士和苏亚雷斯先生谈过了,他们四人都预测说利率在今年年底会下降。

这是三个不同层次的精准表达,就算是第三个层次也还是不够好。我想知道的是,你是什么时候跟这些专家谈话的。

关于白帽思考,没有什么绝对的是非对错,那只是努力做得更好的方向而已。

 
 

白帽思考:谁戴上了这顶帽子?

戴上你自己的思考帽。

请他人戴上思考帽。

请每个人戴上白色思考帽。

选择以白色思考帽的方式回答问题。

 
 

以上四种表述能够覆盖大多数具体情形,也就是说,你可以要求、被要求或做出自己的选择。

……销售活动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得戴上白色思考帽。我们接触过34%的零售商,其中只有60%带走了产品。在那些带走产品进行销售的人中,有40%只拿了两件,说要试销一下。与我们谈过的人中,70%说价格太高了。市场上有两种竞争产品的价格都比这个低。

……现在来点儿红帽思考吧。

……我们的产品不过关,定价过高。我们在市场上的形象不佳。竞争对手的广告做得更好,他们还有更多的后续广告计划。我们无法吸引到最好的销售人员。

在这个例子中,红帽思考的”感觉”部分或许更加重要。但这些”感觉”无法放在白帽思考项下,除非是在报告顾客可能会说的话

……先戴上白色思考帽,说说关于少年犯罪,我们都知道些什么。数据如何?报告在哪里?谁能给出证据?

……你说过你准备订购Prime电脑。能说说关于这个问题,你的白帽思考都有哪些结果吗?

……我不想让你猜测,如果我们把横跨大西洋的船票减到250美元,情况会如何。我想知道你的白帽思考结果。

显然,白帽思考排除了诸如预感、直觉以及基于经验、感觉、印象和成见所做的判断这类有价值的东西。当然,那正是白色思考帽的宗旨:这里只要获得信息

……关于为什么换工作这个问题,你让我谈谈白帽思考的结果。薪水没有更高,津贴也持平,离家远近没变,事业前景差不多,工作类型一样。戴上白色思考帽,我能说的就这么多了。

白色思考帽小结

想象有一台按要求提供事实数据的电脑。电脑是客观中立的,不会提供解读或成见。戴上白色思考帽的思考者就应该模仿电脑的行为。

信息需求者应该提出焦点问题,才能获得信息或填补信息空白。

实际上,信息是一种两层结构体系。第一层包括已经核实或证实的事实—— 一级事实。第二层包括据信为真但尚未充分核实的事实—— 二级事实。

概率范围从”始终如此”到”绝非如此”不等,其间是一些有用的层次,诸如”大体上”、”有时”和”偶尔”。这类信息都可以成为白帽思考的输出项,条件是必须使用适当的”设定框架”来表明其概率。

白帽思考是一种纪律,提供思考的方向。思考者力图更加中立客观地呈现信息。你可能会被要求戴上白色思考帽,也可以请别人戴上白色思考帽。你还可以选择戴上或摘下白色思考帽。

白色(无色)本身就象征着中立


Spread the love
 收藏 (0) 打赏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Living in the flow » 白帽思考

分享到: 更多 (0)
avatar

评论 抢沙发

  • QQ号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

我们将发送一封验证邮件至你的邮箱, 请正确填写以完成账号注册和激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