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情商】亲密敌人

Spread the love

专家导读

爱与工作是标志着人全面成熟的双重能力,情绪力量是婚姻存亡的关键。防止夫妻反目的关键因素是情商。

 
 

他与她的婚姻:童年根源

婚姻破裂的最后阶段反映了夫妇双方实际上分别存在两种情绪现实:他的和她的。夫妇之间出现情绪差异的根源,有一部分来自生物层面,另一部分则可以追溯到他们的童年,夫妇双方在成长期处于不同的情绪世界。科学家对此进行了大量研究,发现由于男孩和女孩偏好的游戏不同,加上年幼的孩子害怕被起哄说有”女朋友”或”男朋友”,情绪世界的界限由此被加强了。一项关于儿童友谊的研究发现,3岁的孩子表示他们有一半的朋友是异性;5岁的孩子有20%的朋友是异性;而到了7岁,几乎没有男孩或女孩表示拥有一位异性好朋友。这种男女分离的社会圈子,直到他们进入青春期开始与异性约会,才会出现交集。

与此同时,男孩和女孩被教导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处理情绪问题。父母一般较多地与女儿而不是儿子讨论情绪问题——愤怒情绪例外。女孩获得情绪信息的机会多于男孩。父母在给上幼儿园的孩子讲故事时,他们对女儿使用的情绪词语要多于对儿子的;妈妈与婴儿玩耍的时候,她们对女儿展示的情绪范围比对儿子展示的要广泛;妈妈会和女儿谈论情绪,母女之间会讨论关于情绪状态本身的细节,而对于儿子,她们更多的是讨论愤怒等情绪的前因后果(目的也许是为了起到警戒作用)。

莱斯理·布拉迪(Leslie Brody)和朱迪思·霍尔(Judith Hall)总结了不同性别的情绪差异研究,他们指出,由于女孩的语言能力发展快于男孩,因此女孩能更加熟练地讲述自身的感受,女孩比男孩更擅长使用语言探索情绪,用情绪反应替代打架。与此相反,”对于男孩来说,情绪语言化的效果没有得到强调,因此他们对情绪状态多半没有意识,不管是自身的还是他人的”。

对于10岁的孩子,生气时具有明显攻击性、倾向于公开对抗的女孩和男孩的比例大体相同。但到了13岁,开始出现非常显著的性别差异:女孩比男孩更善于运用巧妙的攻击策略,比如排挤、恶意中伤以及间接报复等。总体来说,男孩被惹恼后会继续针锋相对,不懂得采用更加隐蔽的策略。这只是男孩——长大之后就是男性——相对于异性在情绪生活方面不成熟的表现之一。

女孩在一起玩耍时往往会结成亲密的小团体,强调减少敌对、扩大合作;而男孩玩耍时会结成较大的团体,强调竞争。如果男孩或女孩一起玩耍时有人受伤,他们的不同反应可以反映这种主要的差异。如果受伤的是男孩,他感到难受,别的男孩就会希望他走开或停止哭泣,好让游戏继续进行。如果一群女孩在玩耍时有人受伤,她们就会停止游戏,大家一起安慰受伤哭泣的女孩。男女游戏中的差异体现了哈佛大学心理学家卡罗尔·吉利根提出的两性之间的主要差异:男孩为独立自主感到骄傲,而女孩认为自己是关系网的一部分。因此,男孩对任何妨碍他们独立的事情都会感到威胁,而女孩更容易对关系网的破裂感到威胁。德博拉·坦嫩(Deborah Tannen)在其著作《你就是不明白》中指出,这种视角的差异意味着男人和女人对于谈话有不同的要求和期望,男人喜欢谈论”事情”,女人则寻求情绪的关联。

专家导读

女人善于理解语言和非言语情绪信号,善于表达和交流感受,男人则不喜欢表达脆弱、内疚、恐惧和受伤害的情绪。女人比男人更具有同理心、更情绪化。男人和女人在处理彼此之间的情绪问题时,必须克服内心的性别差异。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就容易出现裂缝,最终导致关系破裂。

简而言之,情绪教育的差别造就了男女不同的技能,女孩变得”善于理解语言和非言语情绪信号,善于表达和交流感受”,男孩变得善于”使与脆弱、内疚、恐惧和伤害有关的情绪最小化”。科学研究充分印证了两性之间的不同立场。比如,成百上千项研究发现,一般来说女人比男人更有同理心,至少在根据面部表情、声调和其他非言语线索理解他人未说出来的感受方面,经测试女人的能力要强于男人。同样,根据女性的面部表情了解其感受一般比较容易。但在幼年时期,男女的面部情绪表达不存在差异,到孩子上小学后,男孩的表情变得收敛了,而女孩的表情则更有表现力。这也许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男女之间的另一种主要差异:女性情绪体验的强度和活跃度通常高于男性。从这种意义上说,女性比男性更加”情绪化”。

所有这些性别差异表明,女性一般在婚姻关系中担任情绪管理者的角色,而男性对于维系感情关系这项任务看得没有女性那么重要。在一项针对264对夫妇的调查中发现,对于女性而言(而不是男性),婚姻满意的最重要因素是夫妇之间有”良好的沟通”。从事夫妇关系深度研究的得克萨斯大学心理学家特德·休斯顿(Ted Huston)认为:”对妻子来说,亲密关系意味着谈论事情,尤其是谈论感情关系本身。而男人一般难以理解妻子对他们的期望。他们说:’我想和她一起做事,而她想做的就是说话。‘”特德发现,在恋爱阶段,为了与未来妻子建立亲密关系,男人更愿意花时间按照女人喜欢的方式谈话。一旦结婚之后,随着时间的流逝,男人——尤其是传统婚姻中的丈夫——以这种方式和妻子谈话的时间越来越少,他们认为像夫妇两人一起种花这种事情也比谈论个没完没了更能增强亲密感

如果要说原因,丈夫渐渐沉默的部分原因也许在于男人对婚姻状态有点盲目乐观,而妻子却习惯于关注出现问题的地方。在一项关于婚姻关系的研究中,男人对婚姻关系中的一切问题,比如做爱、财务、婆媳关系、彼此听取意见的程度,以及彼此缺点的影响程度等,都抱有比妻子更加乐观的态度。妻子一般会比丈夫更多地抱怨,相处不愉快的夫妇尤其会出现这种情况。把男人对婚姻关系的乐观以及对情绪冲突的厌恶联系起来,妻子经常抱怨丈夫对婚姻关系中出现的问题避而不谈的原因就非常明显了。(当然,这种性别差异是概括性的,不是在所有情况下都如此。我的一位精神病学家朋友抱怨他的太太不愿意谈论他们之间的情绪问题,他是发起讨论的那一方。)

男人对婚姻问题表现迟钝的原因,毫无疑问要部分归结于男人相对女人而言缺乏根据面部表情理解情绪的技能。比如,女人对男人的悲伤表情——相对于男人对女人的悲伤表情——要敏感得多。因此,女人总是因为男人注意不到她的感受而悲伤,更不要指望男人会问她为什么悲伤了。

 
 

我们不妨考虑一下,两性的情绪差异在他们处理亲密关系中不可避免的抱怨和分歧时意味着什么。实际上,做爱次数、孩子教育或者家庭借债和储蓄的比例等具体问题并不是婚姻关系维系或破裂的原因。相反,夫妇双方如何讨论这些问题对于婚姻走向的意义更为重大。能否求同存异、达成一致意见,是婚姻关系存续的关键。男人和女人要处理困难的情绪问题,必须克服天生的性别差异。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就容易出现裂痕,最终导致关系破裂。我们下文中将会介绍,如果夫妇当中有一方或双方的情绪智力存在某种缺陷,婚姻的裂痕很有可能会越来越大。

 
 

婚姻断裂层

弗雷德:你帮我取了干洗衣服没有?

英格丽德:(嘲弄的口吻)”你帮我取了干洗衣服没有?”你不会自己去取啊,我是谁,你的女佣吗?

弗雷德:当然不是。如果你是女佣,你至少应该会做饭。

如果上述对话出自情景喜剧,听起来还挺好笑的。不过这是一对夫妇既苦楚又刻薄的真实对话(也许一点也不奇怪),他们在几年后离了婚。他们的针锋相对发生在华盛顿大学心理学家约翰·戈特曼(John Gottman)主持的实验室内,戈特曼对维系夫妇关系的情绪黏合剂以及破坏婚姻关系的情绪腐蚀剂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在他的实验室里,夫妇间的对话被拍摄成录像,研究者根据录像进行几个小时的细致分析,以揭示影响婚姻关系的情绪潜流。研究人员对导致夫妇离婚的情绪断裂层进行分析,充分证实了情绪智力对维系婚姻关系的关键作用。

戈特曼在过去20年间追踪了200多对夫妇的情感起伏,他们有些刚刚结婚,有些已经结婚几十年。戈特曼能够精确地描绘婚姻关系的情绪生态,在一项研究中,他预测出现在他实验室里的夫妇(比如弗雷德和英格丽德)在3年内会离婚,其预测准确率高达94%,精确度之高在婚姻研究中前所未闻!

戈特曼分析的准确性源于其苦心孤诣的方法以及全面细致的探究。受测夫妇对话时,感应器会记录他们最细微的生理水平变化;同时(运用保罗·艾克曼设计的理解情绪系统)对他们的面部表情进行逐秒分析,检测最短暂微妙的情绪差异。对话环节结束后,夫妇双方分别单独来到实验室,观看对话录像,并讲述自己争吵时的内心想法。所得结果类似于婚姻的情绪X光检查。

 
 

专家导读

婚姻出现危机的一个初期预警信号是尖锐的批评、过度的抱怨或人身攻击。抱怨是对事,人身攻击是对人。

戈特曼发现,婚姻出现危机的一个初期预警信号是尖锐的批评。在健康的婚姻关系中,丈夫和妻子可以自由地表达抱怨。不过在怒气冲冲的时候,抱怨经常会以破坏性的方式表达出来,比如攻击配偶的人格。例如,帕米拉和女儿去买鞋,她丈夫汤姆去逛书店。他们相约一个小时以后在电影院售票处会合,然后去看电影。”他在哪里?电影10分钟后就开始了。”帕米拉对她女儿抱怨道,”你爸爸只要有机会搞破坏,他就绝对不会放过。”

汤姆10分钟之后出现了,他很高兴地说自己遇到了一个朋友,并为迟到感到抱歉。这时帕米拉的讽刺脱口而出:”好吧,正好让我们有机会讨论你那破坏我们每个计划的特异功能。你怎么这么自私又自我!”

帕米拉不仅在抱怨丈夫迟到,而且发起了人身攻击,这是对人而不是对事的批评。汤姆实际上已经道歉了,可是帕米拉却给他的过失贴上了”自私和自我”的标签。大多数夫妇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对伴侣行为的抱怨最终演变成对人不对事的人身攻击。比起理性的抱怨,尖锐的人身攻击会产生破坏性更强的情绪冲击。人身攻击,尽管可以理解,却有可能让丈夫或妻子越发感到配偶对他们的抱怨充耳不闻或者置之不理。

抱怨与人身攻击的区别很简单。正常的抱怨是,妻子就事论事,具体地说出自己的不快,批评丈夫的行为而不是他本人,表明她对丈夫行为的感受。比如,”你忘记到干洗店帮我取衣服,这让我感到你不关心我”。这是基本情绪智力的表达方式,直言不讳,但并不挑衅或消极。如果是人身攻击,妻子就会借题发挥,对丈夫进行全面攻击:”你总是这么自私,不关心别人。这正好证明了我不能指望你好好地做成一件事。”这种批判会让对方感到耻辱、厌恶、羞愧和有过失,很有可能激发自我辩解,而不是改善做法。

充满轻蔑的批评还会使事情雪上加霜。轻蔑是一种破坏性特别强的情绪。轻蔑很容易伴随愤怒而来,通常轻蔑不仅体现在用语上,还体现在声调以及愤怒的表情上。轻蔑最明显的形式是嘲弄或侮辱,比如”白痴”、”贱人”、”懦夫”。此外,传递轻蔑情绪的身体语言造成的伤害同样严重,尤其是冷笑和撇嘴,这是表示厌恶最普遍的面部信号,翻白眼也是一种信号,这好像是在说:”噢,有什么了不起的!”

轻蔑的面部特征与酒窝正好相反,轻蔑是面部肌肉将嘴角向两边拉伸(通常向左边),同时眼睛向上翻。在无声无息的情绪交流中,如果配偶一方闪现轻蔑的表情,另一方会被检测到每分钟心跳比平时增加两三次。戈特曼发现,这种隐性对话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如果丈夫经常对妻子表示轻蔑,妻子比较容易出现一系列健康问题,比如频繁感冒、膀胱发炎和酵母菌感染,或者出现肠胃系统症状等。如果在15分钟的对话中妻子出现4次或以上厌恶(与轻蔑类似)的表情,这种迹象表明这对夫妇可能会在4年之内分手。

当然,偶尔轻蔑或厌恶的表示不会对婚姻造成破坏。负面情绪的攻击作用类似于心脏病的风险因素——吸烟和高胆固醇,强度越大,时间越长,危险就越大。在通向离婚的道路上,可以从一个风险因素预测另一个因素,而且不幸的程度逐渐升级。习惯性批判和轻蔑或厌恶是危险的信号,表明丈夫或妻子在对配偶进行变本加厉的无声评判。他们把配偶当成经常谴责的对象。消极和敌对的想法自然会引发人身攻击,导致对方抗辩,或者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战斗或逃跑”反应模式适用于配偶对人身攻击的反应。最明显的方式是还击,把怒火发泄出来。这种方式通常以毫无结果的骂战告终。不过,另一种方式——逃跑——可能更加致命,尤其是当”逃跑”演化成顽固的沉默时。

消极作对是最后的防守。消极作对的一方毫不理睬,拒绝对话,取而代之的是冷漠或沉默。消极作对所传达的信息既强烈又可怕,有点像冷冰冰的疏远态度、优越感和厌恶感的混合体。消极作对主要出现在走向危机的婚姻关系中。在85%的个案中,丈夫属于消极作对的一方,他们面对妻子的批判和轻蔑采取了这种策略。如果消极作对演变为习惯性的回应方式,婚姻关系的健康将会受到极大的破坏——消极作对切断了解决分歧的所有可能性。

 
 

有害的想法

孩子们正闹成一团,他们的父亲马丁感到很厌烦。他用刺耳的声调对妻子梅兰妮说:”亲爱的,你不认为孩子们应该安静下来吗?”

他实际的想法是:”她太宠爱孩子了。”

梅兰妮对丈夫的愤懑感到生气。她紧绷着脸,皱着眉头回答:”孩子们正玩得开心,反正他们很快就要上床睡觉了。”

她的想法是:”他又来了,总是抱怨个不停。”

马丁显然被激怒了。他身体向前倾,拳头紧握,样子很吓人,他不耐烦地说:”我现在应该让他们睡觉吗?”

他的想法是:”她事事都反对我,我不发威不行。”

梅兰妮突然被愤怒的马丁吓住了,她温顺地说:”不用,我马上让他们上床。”

她的想法是:”他要失控了,他会伤害孩子的,我最好屈服。”

这些夫妻之间的对话,不管是有声的还是无声的,被认知疗法的创始人艾伦·贝克写入报告,以此为例说明危害婚姻关系的各种想法。梅兰妮和马丁之间真实的情绪交流由他们的想法决定,这些想法反过来由另外一些更深层次的想法——贝克称之为”自动想法“——所决定。“自动想法”是对自身以及他人转瞬即逝的基本假设,反映了我们最深层的情绪态度。梅兰妮的主要想法类似于”他总是发怒来吓唬我”。马丁的主要想法是”她没有权利这样对待我”。梅兰妮在这段婚姻中感到自己是无辜的受害者,而马丁则对自己受到不公正的对待感到义愤。

 
 

专家导读

“自动想法”是对自身以及他人转瞬即逝的基本假设,反映了我们最深处的情绪态度。成为无辜受害者或感到义愤的自动想法常见于婚姻出现问题的伴侣,这种想法会引起情绪失控。乐观的想法有助于消除情绪失控,悲观的伴侣容易发生情绪失控

成为无辜受害者或感到义愤的想法常见于婚姻出现问题的伴侣,这种想法会继续助长怒火并加深伤害。一旦义愤填膺的想法变成无意识的自发行为,它们就会自我确证。感到受害的一方会不停地检查对方所做的一切,以此证实对方伤害自己的想法,忽视或怀疑对方任何善意的行为,而这些行为原本可以质疑或者推翻自己受迫害的观点。

这种想法会激活神经警报系统,威力很大。一旦丈夫受害的想法触发了神经失控,他就会不断回想起女方伤害他的种种行为,怀恨在心,完全忘记了女方在婚姻关系中所做的能够打消其受害者想法的其他行为。这样,对方永远翻不了身,即使是女方出于善意的行为,男方也会用负面的态度来看待,并认为这是女方企图否认自己是施害者的行为而加以唾弃。

伴侣之间如果没有这种触发困扰的想法,在相同的处境之下他们对当前状况的理解就会善意得多,因此相对来说不太可能引发情绪失控,即使出现情绪失控,往往也能比较轻易地恢复正常。至于维持或缓解困扰情绪的想法,其一般模式遵循心理学家马丁·塞利格曼所概括的悲观和乐观的人生观(参见第六章)。悲观的看法是对方天生卑劣,无法改变,因此注定了婚姻关系的不幸:”他又自私又自我。他从小就这样,以后还会一直这样。他希望我全心全意地服侍他,却完全不顾我的感受。”与此相反,乐观的看法类似于:”他现在在发号施令,但他过去一直很体贴。也许他只是心情不好,不知是不是工作上出了问题。”这种看法不会把丈夫(或婚姻)一笔勾销,认为他已经无可救药、毫无希望。相反,它把当前的糟糕状况归结于环境的因素,而环境是可以改变的。第一种态度会引发持续的困扰,第二种态度则可以减轻困扰。

 
 

悲观的伴侣非常容易情绪失控,他们对配偶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受伤或者困扰,而且负面情绪一旦发作,就会使他们困扰不已。因此,他们内心的困扰和悲观态度使他们在与伴侣发生冲突时更有可能诉诸批判和轻蔑,反过来又增加了对方自我辩护和消极作对的可能性。

有害想法最恶劣的结果是导致丈夫对妻子使用身体暴力。印第安纳大学心理学家关于暴力丈夫的研究发现,他们的想法和校园流氓一样,他们无中生有,把妻子的中立行为视为恶意行为,并把这种误解当成他们使用暴力的借口(实施约会强暴的男性,其行为有相似之处,他们用猜疑的眼光看待女人,因此完全不理会女人的反抗)。我们在前面已经知道,这种男人对妻子的轻蔑、拒绝或公开的为难尤其感到威胁。虐妻者暴力合理化的想法起源于这种典型的情节:”你参加社交聚会,你注意到妻子一直在和一个迷人的男士谈笑风生,足足有半个小时。那家伙似乎在和她调情。”这种男人如果认为妻子对他们表现出拒绝或嫌弃,他们就会怒火中烧。不难想象的是,类似”她准备离开我”的想法促使丈夫情绪失控,他们在冲动之下实施家庭暴力,用研究人员的话说就是”无能的行为反应“。

 
 

泛滥:窒息的婚姻

令人困扰的态度常常会触发情绪失控,而且使个体很难从伤害和愤怒当中复原,因此它的直接后果是制造了永无休止的危机。戈特曼用”泛滥”一词贴切地形容经常性情绪困扰的易感性情绪”泛滥”的丈夫或妻子被配偶的否定和自身对此的反应压倒了,他们被失控的恐惧淹没。这种人无法正常地听取意见或头脑清晰地进行回应,难以组织思路,只能以原始反应行事。他们只希望事情停止,或者想逃跑,有时候还想反击。“泛滥”是一种自我保持的情绪失控。

 
 

专家导读

情绪泛滥就是情绪失控。在情绪完全失控的时候,个体的情绪太强烈,观点太狭隘,思维太混乱,根本无法听进他人的意见或用理性解决问题。泛滥会使个体丧失情绪自我意识和自控的能力,使同理心荡然无存。

有些人不容易进入泛滥状态,他们对愤怒和轻蔑的承受力比较强,而有些人只要配偶提出轻微的批评就可能触发情绪泛滥。泛滥的生理特征是心率高于平静时的水平。在静止状态,女性的心跳大约是每分钟82次,男性大约是72次(具体的心率因个人体型的不同而有较大差异)。如果每分钟心跳比静止状态增加10次左右,就表明泛滥开始了。如果心跳达到每分钟100次(愤怒和哭泣的时候很容易达到这种水平),身体就会分泌肾上腺素和其他激素,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度困扰。心率水平可以明显地反映出情绪失控:心跳比正常状态每分钟增加了10次、20次,乃至30次。肌肉紧张,呼吸变得困难。有害情绪泛滥成灾,恐惧和愤怒席卷而来,让人无处可逃,个体感到”永远”都无法复原。在情绪完全失控的时候,个体的情绪太强烈,观点太狭隘,思维太混乱,根本无法听进他人的意见或理性地解决问题。

当然,大多数夫妇在争吵中经常会出现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刻。婚姻关系的问题始于某一方的情绪持续泛滥。如果有一方对情绪攻击或不公正待遇总是处于防卫状态,对任何攻击、侮辱或怨恨的迹象过于警觉,肯定会小题大做、反应过度。如果丈夫处于这种状态,妻子只要说”亲爱的,我们需要谈谈”,丈夫就会想”她又准备挑起战争了”,从而触发情绪泛滥。从生理唤起中复原会变得越来越困难,这反过来又使个体更容易把原本没有恶意的交流视为用心险恶,并再次引发情绪泛滥。

这也许是婚姻关系中最危险的转折点,感情关系开始恶化。情绪泛滥的一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对方最恶劣的一面,消极地看待对方所做的一切。琐事可以引发激烈的争吵,感情持续受到伤害。由于情绪泛滥本身破坏了解决问题的所有尝试,渐渐地,情绪泛滥的一方开始把婚姻中所有的问题都看得过于严重、无法修复。这种情况如果持续下去,对话将变得无济于事,夫妇双方只好依靠自己的力量舒缓困扰的情绪。他们开始过着没有交集的生活,彼此隔绝,孤单寂寞。戈特曼发现,下一步通常就是离婚。

在滑向离婚深渊的过程中,缺乏情绪竞争力导致的悲剧是不言而喻的。一旦夫妇双方陷入批判与轻蔑、辩护与消极作对、情绪困扰与情绪泛滥的恶性循环,循环本身就会瓦解个体情绪自我意识和自控的能力,同理心以及舒缓自身或对方情绪的能力也荡然无存。

 
 

其实男人更需要关怀

情绪生活中的性别差异是导致婚姻瓦解的潜在因素。有研究发现,即使夫妇已经结婚35年甚至更长时间,丈夫和妻子如何看待彼此的情绪冲突仍然存在根本的区别。相对于男性而言,女性一般不介意为夫妻吵架感到不快。这一结论是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罗伯特·利文森提出的。他对151对婚姻维持多年的夫妇进行了调查,发现丈夫们一致认为为夫妻吵架感到不安是不愉快甚至令人厌恶的,但他们的妻子却不太介意。

对于较轻微的否定,丈夫比他们的妻子更容易出现情绪泛滥,被配偶批评后情绪泛滥的男性要多于女性一旦出现情绪泛滥,丈夫会分泌更多的肾上腺素,妻子轻微的否定触发了丈夫的肾上腺素流动,他们生理上从情绪泛滥中复原所需的时间也比较长。这说明男人坚忍克己很可能是为了防止情绪崩溃。

戈特曼认为,男性消极作对通常是为了保护自己免受情绪泛滥的危害。他的研究显示,一旦男性开始消极作对,他们的心跳每分钟大约减少10次,主观上感到有所解脱。不过,一旦男性开始消极作对,妻子的心跳就会突然加速,这是情绪极度困扰的信号。两性之间寻求慰藉的方式正好相反,这种”情绪探戈”导致了他们对情绪对抗的不同立场:丈夫希望摆脱情绪对抗的热切程度与妻子主动寻求情绪对抗的程度是一样的。

 
 

专家导读

女性一般不介意为夫妇吵架感到不快,男性却很在意。被配偶批评后情绪泛滥的男性要多于女性,因此男人更需要关怀。男人刚强但是脆弱,女人柔弱但是坚韧。丈夫消极作对的时候,妻子就会产生情绪泛滥。

正如男人更容易消极作对一样,女人更容易批判他们的丈夫。妻子倾向于谋求情绪管理者的角色,从而导致了这种不对称性。妻子试图直接面对并解决分歧和不满,他们的丈夫却不愿意参与注定会越演越烈的讨论。妻子看到丈夫不愿意参与讨论,就会变本加厉地抱怨,开始批判丈夫。如果丈夫对此进行辩护或消极作对,妻子就会感到沮丧和愤怒,为了减轻沮丧,她就会表现出轻蔑。一旦丈夫发现自己受到妻子的批判和蔑视,就会开始产生无辜受害者或者愤慨的想法,很容易触发情绪泛滥。为了保护自身免于泛滥,丈夫的防卫心理越来越强,或者对一切都采取消极作对的态度。不过请记住,丈夫消极作对的时候,妻子就会产生情绪泛滥,陷入困境。夫妻争执的循环不断升级,最后局面很容易失控。

 
 

对两性的婚姻忠告

 
 

由于男人和女人处理婚姻关系中的困扰情绪的方式存在重大差异,而这种差异很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那么他们应该怎样维系彼此之间的爱和感情呢?也就是说,应该如何维系婚姻关系?婚姻研究专家对婚姻维持多年的夫妇的互动模式进行了研究,以此为基础分别对男性和女性提出了特别的忠告,还有一些建议适用于男女双方。

 
 

专家导读

婚姻忠告对男人:不要回避冲突,妻子发泄不满或者提出分歧,是为了维护婚姻的健康。避免太早提出实际的解决方法,对她的感受产生同理心更重要。

婚姻忠告对女人:可以抱怨他们的行为,但是不要进行人身攻击或者表达轻蔑。

男人和女人通常需要不同的情绪调节。对于男人,建议不要回避冲突,当妻子发泄不满或者提出分歧时,应该意识到她这样做也许是爱的表现,是为了维护婚姻的健康,使其不偏离正轨(当然妻子的敌意还会有其他动机)。如果牢骚一直引而不发,强度就会渐渐增大,直至剧烈爆发。如果牢骚得到发泄或解决,就不会酿成严重的后果。不过丈夫必须意识到,愤怒或不满并不等于人身攻击——妻子闹情绪只是为了突出她对问题的强烈感受。

男人还要注意避免太早提出实际的解决方法,导致双方讨论出现”短路”。对妻子来说,感到丈夫愿意听她发牢骚,并对她的感受产生同理心(尽管他不需要赞同她),这种感觉更加重要。妻子也许会把丈夫提出的建议看成是他对她的感受不够重视。丈夫如果能够与怒气冲冲的妻子保持交流,而不是把她的牢骚看得无足轻重,那么妻子就会感到丈夫愿意听她的话,愿意尊重她。尤其重要的是,妻子希望自己的感受得到认同和尊重,即便丈夫不赞同,它也是有价值的。如果妻子感到丈夫愿意听她的话,愿意了解她的感受,她往往就会平静下来。

对女人的建议与对男人的建议刚好相反。男人的主要烦恼是妻子牢骚太盛,因此妻子要特别注意不要攻击丈夫——可以抱怨他们的行为,但不要进行人身攻击或者表达轻蔑。抱怨不是为了人身攻击,而是为了清楚地表达丈夫的某个特定行为让妻子感到困扰。愤怒的人身攻击通常会导致丈夫的自我辩护或者消极作对,让事情更加糟糕,使争吵不断升级。如果妻子的抱怨能放置在更广泛的背景之下,使丈夫确信妻子对他的爱,也会很有帮助。

 
 

吵吵更健康

新闻晨报提供了一则关于如何解决婚姻分歧的反面教材。玛琳·兰尼克与丈夫迈克尔发生争执,迈克尔想看达拉斯牛仔队与费城鹰队的比赛,玛琳想看新闻节目。迈克尔坐下来看比赛,这时玛琳告诉他,她”受够了橄榄球”,然后到卧室拿出一支点38手枪,对窝在沙发上看比赛的丈夫开了两枪。玛琳被控故意伤害罪。兰尼克先生腹部中了两枪,子弹从他的左肩胛骨和脖子穿出,据报道他正在康复之中,情况良好。

当然,夫妇争执很少会演变成如此惨烈的暴力事件,不过,这正好为情绪智力引入婚姻提供了大好机会。比如,婚姻持久的夫妇往往就事论事,双方都有机会表达各自的观点。而且这些夫妇还会更进一步,他们会互相听取意见。受委屈的一方真正想要的通常是聆听和认同,因此,对配偶的情绪产生同理心是缓和冲突的法宝。

离婚收场的夫妇最显著的过失是:在争吵时双方都没有尝试减少冲突。是否采取措施修补裂痕,是婚姻关系健康的夫妇与离婚收场的夫妇在争执时的主要区别。防止争吵升级为可怕冲突的修复机制,其实只是很简单的举动,比如就事论事、同理心以及减少冲突。这些基本的举动如同情绪恒温器,防止情绪表达不断升温,从而导致夫妇双方丧失就事论事的理性。

保持婚姻健康的一个基本原则是不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夫妇争吵的具体问题上,比如孩子教育、性爱、金钱,家务等,而要培养双方共同的情绪智力,提高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一系列情绪竞争力——使双方保持冷静、同理心以及善于倾听等,能使夫妇有效地解决争端,还可以促成健康的分歧,即”有益的争吵”,确保婚姻健康发展,克服种种负面因素。如果任由负面因素发展下去,就会摧毁婚姻。

专家导读

情绪反应从童年期开始形成,通过最亲密的关系或者以父母为榜样得到学习,然后被带入婚姻,全面成形。对配偶的情绪产生同理心是缓和冲突的法宝。

冷静、同理心、善于倾听,能使夫妇有效地解决争端,促成”有益的争吵”。如果任由负面因素发展下去,就会摧毁婚姻。

当然,没有哪一种情绪习惯可以在一夜之间发生改变,这需要坚持不懈、提高警惕。夫妇双方能否发生关键的变化与其努力程度紧密相关。我们在婚姻中容易引发的很多或大部分情绪反应是从童年期开始形成的,首先通过我们最亲密的关系或者以父母为榜样习得,然后被带入婚姻,全面成形。尽管我们发誓不会重复父母的老路,但我们总是会受到某种情绪习惯先入为主的影响,比如对轻蔑过度敏感和过度反应,或者一遇到争执就立刻回避等。

 
 

保持冷静

每一种强烈的情绪从根源上来说就是一种行为的冲动,对冲动加以调节是基本的情绪智力。对于爱情关系,由于涉及切身利益,控制冲动尤为困难。由此引发的反应触及我们最深层次的需要——被爱和被尊重,害怕被抛弃或者情绪被剥夺。难怪夫妇争执时表现得如同生存受到威胁一样。

即便如此,如果丈夫或妻子一方出现情绪失控,就很难用积极的方式解决问题。婚姻竞争力的一个关键是夫妇双方必须学会舒缓自身的困扰情绪。这就意味着掌握从情绪失控引发的情绪泛滥当中迅速复原的能力。在情绪失控时,个体失去了清醒地聆听、思考以及说话的能力,因此保持冷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如果个体无法保持冷静,就无法进一步解决当前的问题。

 
 

专家导读

对冲动加以调节是基本的情绪智力。婚姻竞争力的一个关键是夫妇双方必须学会管理自我情绪,掌握从情绪失控引发的情绪泛滥当中迅速复原的能力。

有决心的夫妇在发生激烈冲突时,可以学会大约每隔5分钟测量自己的脉搏,即感受颈动脉的脉搏(经常进行有氧运动的人很容易学会这个方法)。测量15秒内脉搏跳动的次数,然后乘以4,得到每分钟脉搏跳动的次数。以心平气和时测得的脉搏作为基准,如果每分钟脉搏跳动次数比基准多了10次,这就是情绪泛滥开始的信号。如果脉搏升高到这个水平,夫妇双方需要暂停20分钟,在继续讨论之前恢复冷静。尽管暂停5分钟已经感觉够漫长的了,但实际的生理复原更缓慢。我们从前面解到,残留的愤怒会触发更多的愤怒,等待时间越长,身体就越有足够的时间从先前的唤起当中恢复正常

当然,有些夫妇可能会觉得吵架的时候测量自己的脉搏有点尴尬,较为简单的做法是进行事先声明,在任何一方首次出现情绪泛滥迹象时暂停讨论。在暂停期间,进行放松活动或做有氧运动(或者参照我们在第五章介绍的方法)有助于从情绪失控中复原,恢复冷静。

自我释放

由于对配偶的负面想法会触发情绪泛滥,因此,如果为此感到不快的丈夫或妻子直接面对并加以解决,也能阻止情绪泛滥。类似”我不能再忍受了”或”我不该受到这种对待”的情绪是无辜受害者或易怒者的口头禅。认知治疗师艾伦·贝克指出,如果捕捉并质疑这些想法,而不是简单地被这些想法激怒或者感到受伤,那么丈夫或妻子就开始摆脱它们的控制了。

专家导读

管理好自我情绪,不让负面想法引发情绪泛滥,进行积极的正面解释,可以让自己的紧张情绪得到缓解。

我们需要对负面的想法进行监控,意识到我们不一定要相信这些想法,并有意识地努力寻找质疑这些想法的证据或者角度。比如妻子在气头上也许会想到”他不关心我的需要,他总是这么自私”,此时她可以回忆丈夫以前的体贴行为,以此质疑这种负面的想法。这样妻子也许会换一种想法:”他有时候还是挺关心我的,尽管他刚才的表现不够体贴,让我生气。”后面这种想法为改变和积极的解决方法提供了可能性,而最初的那种想法只会激起妻子的愤怒和伤害行为。

 
 

非辩护性的倾听和交谈

他:”你吼什么!”

她:”我吼又怎么样,我说的话你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你就是不听我讲!”

倾听是一种维系夫妇感情的技巧。夫妇俩即使吵得不可开交,情绪都失控了,其中一方或双方也可以努力做到在怒火过去之后进行倾听,理解并回应对方补救性的姿态。即将离婚的夫妇内心往往充满了怒火,陷入当前具体问题的纷争而不能自拔,根本无法做到倾听,更别提回应对方缔结和平的暗示了。一方处于防卫状态的表现是忽略或立即反驳配偶的抱怨,将其视为一种攻击而不是改变行为的努力。当然,夫妇俩吵架时,一方说的话经常会表现为攻击的形式,或者语气中充满强烈的否定,除了攻击之外再没有别的意思。

即使到了最糟糕的地步,夫妇双方也可以有选择地接收所听到的话,忽略争执当中恶意及负面的部分,比如厌恶的语调、人格侮辱、轻蔑的批判等,只听取主要的信息。如果能把配偶的否定看做重视的表现,即要求对有关问题进行关注,这将会有助于问题的解决。假如妻子大喊:”你不要打断我的话好吗,看在老天的分上!”在这种情况下,丈夫对妻子的愤怒可以不作过度反应,而是说:”好吧,你继续说。”

非辩护性倾听最有效的形式当然是同理心,即真正倾听和领会对方的言外之意。之前谈到,在夫妇关系中,一方要对另一方真正产生同理心,其自身的情绪反应必须保持冷静,提高接收能力,自身生理才能达到反映配偶感受的水平。如果没有这种生理协调,一方对另一方感受的知觉可能会完全错误。如果自身情绪过于强烈,凌驾于一切之上,破坏生理和谐,个体的同理心就会受到破坏。

 
 

专家导读

倾听是维系夫妇感情的技巧。理解并回应对方补救性的姿态,有利于婚姻的健康。尊重和爱可以瓦解婚姻中的敌意。在夫妇关系中,一方要对另一方真正产生同理心,其自身的情绪反应必须保持冷静,这样其生理才能达到反映配偶感受的水平。

有效倾听情绪的一个方法叫做”镜像”,常见于婚姻治疗。比如妻子对丈夫抱怨时,丈夫对妻子重复同样的话,其目的不仅在于了解妻子的想法,还在于努力领会妻子的感受夫妇双方在实施镜像疗法的时候,要注意复述的准确性,如果不准确,就要再次复述,直至准确。镜像疗法看起来很简单,但操作之困难却令人意外。准确反映配偶的感受,其效果不仅在于理解配偶的感受,还能够增强彼此情绪协调的意识。镜像本身有时能够瓦解潜在的人身攻击,而且能有效防止发牢骚升级为争执。

夫妇之间非辩护性交谈的艺术,其核心是交谈必须围绕特定的问题,不能升级为人身攻击。有效传播项目的创始人、心理学家海穆·吉诺特向我们推荐了抱怨的最佳法则”XYZ”:”当你做了X,我感到Y,我希望你转而做Z。比如应该这样抱怨:”你没有打电话告诉我晚餐约会你会晚点来,我感到不受尊重和生气。我希望你打电话告诉我你会晚点到。”而不是这样抱怨:”你是个自私的家伙!”——这是夫妇吵架常见的情形。总之,开诚布公地交流,不能恐吓、威胁和侮辱对方,也不能想方设法为自己辩护,比如找借口、推卸责任、批评对方等。此时同理心再次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最后,和人生的其他领域一样,尊重和爱可以瓦解婚姻中的敌意。防止争执升级的一个有效手段是:让对方知道你还可以从其他角度看问题,尽管你本身并不赞同,但这种观点也许有一定的合理性。另外,如果你认为自己有错,就要承担责任并且道歉。认可至少可以传递出你在倾听并认同对方感受的信息,尽管你并不赞同对方的看法,比如”我知道你不高兴”。有时候,如果夫妇没有吵架,认可还可以表现为赞美的形式,比如发现对方的优点,并作出赞扬。认可是舒缓配偶情绪或培育积极情绪的一种有效途径

 
 

练习

以上介绍的一些方法派上用场之时正是夫妇双方剑拔弩张、情绪高度唤起之际,因此,要在平时充分练习这些技巧,以便在需要的时候运用自如。这是因为情绪脑会按照过去愤怒和伤害时所获得的经验进行回应,过去的情绪经验具有主导作用。如果不熟悉积极有效的情绪回应,或者没有很好地练习,个体在情绪不安时要作出这种回应就会极为困难。如果经常练习,这种情绪回应就会逐渐变成自动反应,在出现情绪危机时就有可能发挥出来。因此,我们要对这些策略进行练习和预演,不仅用在压力没有那么大的时候,还要用在激烈争吵的时候,使其有机会成为情绪神经回路指令系统后天习得的第一反应(或者至少是第二反应)。从根本上来说,这些婚姻的黏合剂是情绪智力提供的一项小小的补救性教育


Spread the love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实践与操练 » 【情商】亲密敌人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公路造价算量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