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

【原则】最后一年和最大挑战&从更高层面回顾(摘)

Spread the love

早 在40周年纪念日之前,我们就都清楚,转型的进展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么顺利,而在纪念日之后的几个月里,我们的问题集中爆发了出来,这让我们措手不及。尽管桥水的投资部门已达到史上最好水平,但技术、招聘等其他部门都在退步。

我已经不是CEO了,所以管理公司也不是我的事。作为总裁,我的工作是监督CEO们,确保他们把公司管理好。而当时的两位CEO格雷格·詹森和艾琳·马瑞已明显不堪重负。我们都认为公司管理不善,但对于如何改善,我们有分歧。这样的分歧并不意外,因为我们总是希望所有人独立思考,为他们认为的最好做法辩护。所以我们才有原则和解决分歧的程序。

所以我们连续几周交换意见。接着,主要各方将其观点和建议提交给管理委员会和利益相关者委员会(实质上就是桥水的董事会),委员们考虑这些不同建议,最后投票表决。这一程序产生的最重要的决定于2016年3月宣布:格雷格将不再兼任CEO,以便他把所有精力集中于联合CIO的工作(另两位CIO是我和鲍勃),而我将暂时和艾琳成为联合CEO,在此期间我们将落实必需的结构性改革措施,以使桥水在未来没有我的情况下继续良好运转。

尽管当我第一次卸任CEO让其他人接替时,我们都不希望以后会发生这样的事,但这并不完全是出人意料的。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困境很明显,而且我们尝试过不同的解决办法。我们都清楚,领导层转型从来都不容易,而我们的习惯做法一直是尝试、失败、分析原因、改变做法和再次尝试。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而现在,桥水到了改变领导层的时刻。

但这场失败也是很痛苦的,尤其是对我和格雷格而言。我发现,我曾想让格雷格同时做CEO和CIO的工作,但这对他来说是太沉重的负担。这是我经营桥水期间最后悔的一个失误,因为这既伤害了我和格雷格,也伤害了公司。我不仅是格雷格的导师,而且在近20年的时间里,他就像是我的儿子。他想负起经营大任,我也这么期待。同时,耸人听闻和不准确的媒体报道又向我们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尤其使格雷格更加痛苦。一篇篇的报道把此事描述成两个巨头之间的生死决

战,但真实的情况是,一群热爱桥水的人以一种创意择优的方式解决分歧。在格雷格的英雄历程中,这是他”跌入深渊”的经历,而对我以及桥水的许多其他领导人来说也是这样。我这么说,不仅仅因为此事让我们痛苦,还因为它引导我们走向一场转型,带来了很大改善。

格雷格比我小25岁。我经常回忆我在他的年纪时是什么水平,在此期间学到了多少东西。我知道格雷格会继续以他自己的方式取得不凡的成功。我很高兴这件事让我们俩变得坚强,尤其值得高兴的是,我们确定和解决问题的系统像过去一样有效。尽管我们持有不同的观点,但这件事证实了我的信念,我们集体认同的创意择优能带来比任何单个人决策更好的结果。这样的机制,加上深厚的人际关系,使我们团结在一起。

我再次看到,我不知道的东西比我知道的多得多,比如在这件事上,我不知道如何逐步退出自己一直扮演的创始人——领导者角色。于是我向一些我认识的最好的专家请教。我们得到的最好的建议也许来自管理专家吉姆·科林斯。他告诉我们:”想要成功转型,你只需要做两件事——让胜任的人做CEO,同时拥有一套有效的治理机制,可以在CEO无法胜任的情况下替换他。”这正是我没有做到的,而我现在有了第二次机会。所以我开始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思考治理问题。

简单来说,治理就是一套制衡机制,确保一个组织不管谁在什么时候做领导人,都会无比坚强有力。因为我是企业的创始人,所以我已在没有正式制衡规则的情况下经营了桥水35年。(不过我已经建立了一个非正式的治理机制,规定我需要向管理委员会报告,作为对我的决策的制衡。)

尽管这个非正式机制对我是有用的,但在没有我的情况下,它不可能有效。显然,我们必须建立一套新的治理体制,以确保无论谁领导企业,桥水都会保持独特的风格和不掺水分的高标准,该体制还必须很有弹性,在必要时可以更换公司管理层。我在其他人的帮助下继续做这项工作,直到现在。

我已经认识到,我们不能错误地认为在一个职位上成功的人必定能在另一个职位上成功,对一个人有效的做事方式必定对另一个人有效。这艰难的一年也让我对身边的人有了很多了解,尤其是戴维·麦考密克和艾琳·马瑞。像很多其他人一样,他们都展现出了为我们的共同使命而奋斗的决心。也有一些不应该的失败发生了,但由于我们独特的试错与吸取教训的文化,这是在意料之中的。由于我们已进行了一些变革,所以我得以在一年后的2017年4月卸下临时联合CEO的职务。

当我在2017年写下这些文字时,我认为今年是我从人生第二个阶段向第三个阶段转型的最后一年。我将在今年传授完我一路走来学到的知识,接下来就像约瑟夫·坎贝尔描述的那样,我将自由地生活,自由地老去。但现在我不考虑老去那部分,只是考虑如何自由地生活,而且对此感到兴奋。

在 回顾我的个人经历时,想想我的看法是如何改变的,是件很有意思的事。

最初的时候,我遇到的每一个波折,无论是在市场上还是在生活中,都显得非常重大而且十万火急,就像某种独特的生死攸关的经历,不断地朝我涌来。

积累了更多经验以后,我开始把每次遭遇视为”类似情境的重现”,我能以更平静、更严谨的方式应对,就像一位生物学家在丛林里遇到一只可怕的动物时一样:首先确定它的种属,利用已有的知识预测它的行为,然后合理地做出反应。当我面对遇到过的某类情况时,我就利用在此前类似经历中总结的原则。但当我遇到从未见过的事情时,我会大吃一惊。在研究所有这些痛苦的首次体验时,我意识到,尽管我没经历过这些事,但其中的大多数都有其他人在其他时间、其他地方经历过。这一认识让我对历史抱有一种健康的尊重感,渴望对现实的机理形成普遍性的理解,并希望总结出永恒、普适的应对问题的原则。

看到同样的事情反复发生,我开始把现实视为一部华丽的永动机,一些原因引起一些结果,这些结果又成为原因,循环往复。我意识到尽管现实不完美,但至少我们要直面它,因此我在现实中遇到任何问题或挫折时,都不会抱怨,而是通过更具建设性的方式找到有效的应对方法。我逐渐明白,我的遭遇是对我的个性和创造力的考验。我逐渐领悟到,在一个如此伟大的系统里,我不过是渺小的匆匆过客,因此知道如何与这个系统良好互动,对我和系统都是有益的。

在形成这个视角的过程中,我开始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体会痛苦的时刻。我不会感觉沮丧或透不过气,而是把痛苦视为大自然的提醒,告诉我有一些重要的东西需要我去学习。体验痛苦,然后探索大自然希望通过痛苦给我什么教益,开始成为我的一项游戏。这项游戏我做得越多就越擅长,也就越不会对这些情况感到痛苦,同时思考、总结出原则、利用原则获得回报的过程也变得越来越有收获。我学会了喜爱自己的痛苦,我想这是一种健康的视角,就像学会喜爱锻炼身体一样(这一点我目前还做不到)。

年轻时,我仰慕那些极为成功的人,觉得他们因为非凡而成功。当我认识这样的人后,我发现他们都像我、像所有人一样会犯错误,会为自己的弱点挣扎,我也不再觉得他们特别与众不同、特别伟大。他们并不比其他人更快乐,他们的挣扎与一般人一样多,甚至更多。就算在实现最不可思议的梦想之后,他们依然会体验到更多痛苦,而不是自豪。我显然也是这样。尽管我在几十年前就实现了自己曾经以为最难以企及的梦想,但直到今天我还在苦拼。我逐渐认识到,成功的满足感并不来自实现目标,而是来自努力奋斗。想要理解我的意思,可以想象你最大的目标,不管是什么:赚很多钱、赢得奥斯卡奖、经营一家了不起的机构,或者成为运动明星。再想象一下你的目标突然实现了:一开始你会感到快乐,但不会很久,你将很快发现,你需要为另一些东西而奋斗。看看那些很早就实现了梦想的人,如童星、中彩票者、很早就达到巅峰的职业运动员。假如他们没有对另一些更大的、更值得追求的东西产生热情的话,他们通常最终不会快乐。生活总有顺境和逆境,努力拼搏并不只会让你的顺境变得更好,还会让你的逆境变得不那么糟糕。我至今仍在苦拼,我将这么做下去直到离世,因为就算我想躲避,痛苦也会找上我。

由于所有这些拼搏与学习,我已经做了自己想做的一切事,去了自己想去的一切地方,遇到了自己想遇到的一切人,得到了自己想拥有的一切,经历了一段迷人的职业生涯,而最有收获的是,建立了许多美妙的人际关系。我经历了生活中的一切,从一文不名到财富不菲,从籍籍无名到功成名就,所以我知道其中的差别。尽管我是自下而上而不是自上而下地(这是更好的,或许也影响了我的看法)经历这一切,但我的判断是,拥有很多东西、身处顶层的人,得到的边际收益并不像多数人认为的那么大。拥有最基本的东西,如一张舒适的床、良好的人际关系、美食、美好的性生活等,是最重要的,而这些东西并不会因你拥有金钱的多寡而发生明显变化。你在顶层遇到的人并不一定比在中下层遇到的更特殊。

拥有更多东西所产生的边际收益会很快下降。事实上,得到适量的东西比得到太多的东西更好,因为后者会伴随着沉重的负担。身处顶层会给你更大的选择空间,但也对你提出了更多要求。综合判断下,成为名人也许不如默默无闻。尽管一个人可以给其他人带来很多有益影响,但相对来看,这种影响又可以小到忽略不计。由于上述种种原因,我不能说一种充满成就的紧张人生就一定比充满享受的轻松人生更好,但是我敢说,坚强比软弱好,而拼搏让人坚强。性格使然,我不会改变自己的生活,但我无法告诉你什么样的生活对你而言是最好的。你需要自己选择。我看到的情况是,发现自己的性格,过与性格相适应的生活,才是最幸福的。

既然让我自己成功的愿望已经让位于帮助他人成功的愿望,这就成为我现在的拼搏目标。我现在能清楚地看到,我的目标、你的目标、所有其他事物的目标都会演变,都会以某种微小的方式为进化做贡献。最初我没有这种意识,只是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但一路走来,我不断进化,而现在我和你们分享这些原则,以便帮助你们进化。我认识到,传递知识就像传递基因,其意义超了单个的人,因为人死了基因还会延续下去。因此,我把我所学到的关于如何正确拼搏的道理传递给你们,以便帮助你们成功,或者至少,帮助你们从每一次的努力中收获最大的成效。


Spread the love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实践与操练 » 【原则】最后一年和最大挑战&从更高层面回顾(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公路造价算量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微信扫一扫打赏